菲律賓學員:不斷純淨自己 打好營救電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今年六月份走上電話組講真相平台,先在RTC打了一個多月,後來又上了營救平台。一路過來,深深感謝師尊的呵護,感謝平台提供的這個比學比修的環境。在這裏和同修分享打營救電話的一點心得,交流中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一、擺正自己打營救電話的基點很重要

我加入營救平台,是因為在自己所在層次悟到:向迫害部門講真相,是在配合大陸同修揭露邪惡、清除邪惡,救度那裏的有緣人,同時減輕大陸同修的壓力。也是利用海外這個相對寬鬆的環境,做大陸同修不容易做到的事──向公檢法等部門傳遞真相。

我在大陸被迫害時,看到有一些良知尚存的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投以同情的目光,有的想了解法輪功真相卻不敢在公開場合流露,我親眼看到一個派出所警察,趁同事不在,拿起桌上的小冊子很認真的看,(他們把我包裏的真相資料搜去,全部擺在桌上)然而聽到門外響起腳步聲,趕緊把小冊子丟開。那一刻,我真的發自內心同情這個生命的處境,對參與迫害者存有的對立情緒蕩然無存。而且我也切實體驗到,當面對參與迫害者,我們真的無怨無恨的時候,他們根本惡不起來,甚至有些警察才很兇的訓斥了其他犯人,轉過來對大法弟子說話,卻是一種帶著尊敬的態度。所以我相信,如果我們做的更好,不把他們擺到我們的對立面,本著善意告訴他們迫害的嚴重後果,會有更多的警察擺脫邪惡操控,良知覺醒,放棄行惡,成為有救的生命。同時也會給大陸同修開創更好的救人環境。應該說這段和警察打交道的經歷,是一個促使我想打營救電話的重要因素,因為我對師父法中講的迫害者其實也是受害者,有在自己那個層次的體會。

因為抱著這樣一個基點,所以,打營救電話過程中,不管順利也好,有難度也好,我都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來這裏打電話的初衷,是希望用修煉人的真心、善心喚醒那些迫害者的良知,不要再對大法犯罪,毀了自己生命的永遠。我也相信他們中確有能救度的生命。基點擺正了,出現干擾、假相的時候就要少些。遇到難度時,也就不會輕言放棄。

二、只有不斷純淨自己,才能打好電話

打電話中,會暴露許許多多的執著心,這些不好的心直接會影響講真相的效果,只有法能洗淨自己,法能幫助我意識到那些人心、觀念,不斷清除,狀態好時,自己也會感覺到正念更強,電話打過去時,底氣十足。對方的反應也不一樣。過程中,會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有各種不同的態度、不同的說法,甚至提出很刁鑽的問題,有時也會一下不知如何應對,尤其剛開始打的時候,這種現象比較多。

我現在悟到:邪惡變著花樣想讓我們放棄,或者削弱我們的正念,就看你在有難度的時候怎麼對待。師父也在反過來利用這些干擾因素,讓我們修出源於法中的正念,救度眾生的同時,在修煉中昇華。後來,對方再提刁鑽問題或態度不好時,我馬上調整自己,清除干擾,解體人心,並不與他爭搶說話,好些時候,對方反而安靜了。甚至有幾次,我在對方言辭很激烈的時候,只平靜的說:「你看不到我的用心嗎?」他馬上有了變化。善念使他背後的邪惡解體了。個人體悟:他們表現再千變萬化,我們都不順著他們問題走,不去想:啊,這個問題怎麼應對?那個警察怎麼制止他往下說。只是平和對待,他們就會變,因為那一瞬間,我們修煉人的狀態使邪惡鑽不了空子,也操控不了那個警察了,他還會兇嗎?刁鑽問題也不再提了。

整個打電話過程,真真切切體驗到他們的反映,不管正面的、反面的,的確是衝著我們的人心來的。修去人心,符合法的時候,他們就會表現出越來越接受真相。

有個監獄警察,我領了三次有他號碼的案例,前兩次罵,第三次,我提醒自己:解體愛面子的心,也許他就有那麼大緣份,需要我放下更多自我去救他。我打了多次他才接,這次不罵了,說:「你還真的打個沒完了。」我笑了:「沒把你救下來,是還沒完啊!」電話那頭他態度大轉彎,也笑起來。我們交談很久,最後叫我把他電話記下來,回國給他打電話,他請我吃飯,還叫我在國外多保重。我說你能不能保證不參與迫害,他說「不會參與」,語氣很鄭重。

還有個勞教所的警察,開始吊兒郎當說話,我正告他:「你應該尊重我,因為我在真心為你好」,他的態度真就變了,和我講了四十多分鐘,他說:大姐,我甚麼都不信,但我相信你為我好,說他真的沒迫害法輪功學員,以後有機會儘量保護他們。我叫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他說,大姐,你不用重複啦,你和我說了這麼久,好不好我從你那就曉得了。還說你們以後不要太晚打電話,攪了他們睡覺,他們會罵你們。這通電話給我印象很深,那個警察說的,其實你們不用太強調你們怎麼好,人心都有桿秤,你打電話怎麼說話的,態度如何,別人一聽不就判斷出來好不好了嗎?我一直記著這話,也深信是師父借他的嘴點我,一定要好好修自己,眾生是明白的。

有個武漢洗腦班的人員,剛開始接電話,一會否認,一會說歪理,還挖苦我文化水平不夠,不管他甚麼表現,我都不被帶動,我就是告訴他,珍惜你的生命才這樣的不放棄你,你不要失去機緣。後來他問,對他有甚麼建議,我說,讓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回家是你最好的選擇。他說,沒別的方法嗎?我說你是聰明人,當你明白怎麼做才是於人於己都有利,肯定會有辦法。至少你會善待他們,絕不會去「轉化」他們。現在警察保護大法弟子不是稀奇事了。他說「嗯」。這通電話打了近一小時,我問他,說這麼多,不知道你把我講給你的話聽進去了沒有,他說沒聽進去的話,早撂電話了。我說謝謝你明白我的苦心,告訴他運用舉報電話很重要。我說:「祝你未來平安,但這靠你自己,再參與迫害,絕對不會有平安的。」他停了一會,低聲說謝謝。

有時遇到說話態度流裏流氣的警察,我會平靜的告訴他:「中共邪教把你教壞了,你不該是這個樣子的。說流氓話對你不好。」他們真就不那樣說話了,有個小警察還把手機和QQ號留給我,他看了很多真相,在QQ中留言:都是真的嗎?快告訴我!告訴我!當然遇到這樣的事情過後我也要找找,是不是色慾心等等,讓自己空間場不純,才會碰到這類警察。

相反,人心不去造成的教訓也不少。一次和對方的互動挺好,感覺自己說了很多妙語,對方很認同,還誇了我幾句,禁不住飄飄然起來,打下一通電話時還在想著:待會兒和某某同修分享一下,這個講真相的角度不錯。表面上希望同修也可以得到啟發,其實隱藏著強烈的顯示心、歡喜心、證實自我的心,結果電話接通,對方大罵我一頓。我馬上清醒了,趕緊向師父認錯。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有甚麼值得炫耀的呢,真是不知天高啊。

我講出這些,真的不是要表明自己做的多好,而是希望和同修共勉,當我們心態越符合修煉人的標準時,講真相的效果就越好。其實,自己有許多時候都沒做好,就是人心起來了,才在救人中造成了損失。

三、修去負面思維,從修煉人的角度看問題

有同修說,有的警察很狡猾,當面答應你不迫害,背地裏照樣幹。我的理解是,那還是我們的問題,真相沒講到位,沒有真正喚醒他。當然也有一些邪惡之徒,完全失去做人底線了。但我想,我們就是講真相,不去想他負面的東西,打過去的都是為他好的善念,選擇甚麼是那個生命自己的選擇,我們做到無悔就夠了。

比如以前碰到警察說,有本事到我們這兒來說吧,我的反映馬上就是,你還威脅我,想抓我,爭鬥心、怨恨心隨之而來,效果可想而知。一次一個警察直接說,你都想我們是壞人,還給我們講甚麼呀。我吃了一驚,意識到師父借他嘴在點我。向內找,思維方式不好,不去正面理解事物,把自己擺在和常人一樣高的位置。試想一個大覺者,會這樣去感受常人話中帶的負面信息嗎?絕對不會的。其實還是執著自我,容不得別人輕視我,衝撞我,沒把救度他放在第一位。調整心態後,在遇到不太善意的說法時,就會泰然面對了,也會有智慧的回答,其實是此時自己符合了修煉人的狀態,師父在幫我。

再比如有的警察否認自己是我找的人,或罵,或假裝委屈,或說本來對法輪功挺有好感,你們這麼搞,就反感了,等等說法,有的很迷惑人,好像真的打錯了。剛打電話時,還真不知該不該再打。後來悟到,還是衝著人心來的,愛面子心、求名的心等,同時也是要求修煉人有更強的正念,解體那個生命背後操控他不理智的邪惡,因為我相信,不管打沒打錯,只要我的心是純善的,誰都不會反感,誰都會接受良言。當我笑著再一次叫那個名字,平和而肯定的說,×××,你不要那麼兇,法輪功學員在救你,你還這樣對待?對方不再吼叫打錯了,也不說髒話了,絕大多數默認了,有的急掛,有些會靜靜聽下去,有些最後有氣無力的說,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別打了。

到目前為止,只有一兩個把握不好是不是打錯了,我請他理解我們的心情,人命關天,因為他的電話和那個迫害者的一樣,我只能這樣打,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絕不會無故騷擾他,只是在制止迫害,勸他下次再接到這種電話,善意解釋一下,就好了。我說你越罵,他們越覺得你就是那個壞人,因為幹了壞事心虛才罵人壯膽嘛。對方笑起來。我還告訴他,接到佛門弟子的電話是福音,千萬別說不好的話,他態度就順了。

其實,這些迫害部門的電話是大陸同修歷經艱辛收集來的,絕大多數不會錯的。即使個別有錯,我的個人體悟:也是有我們修煉的因素在,才會出現的,因為師父的法身在看著,不會允許我們身邊出現任何與修煉無關的事的。想想以前,遇到這種事,心裏還會隱隱有點埋怨提供號碼的同修:怎麼不仔細核實。遇到問題馬上推責任,不去正面圓容,更忘了看自己有甚麼要修的。這就是不在法上的我。

寫到此,心中充滿對師父的感恩,師父一路苦心呵護、點化,才讓今天的我有了一些時候能在法上看問題,修去了一些負面思維,同時對師父講的「佛法無邊」[1]的法理又多了一點體悟。

四、是在證實法,不是證實自己

我經常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因為有時電話打的比較順而沾沾自喜,那絕不是自己的甚麼本事,沒有師父,自己能做的了甚麼呢?有時候,打了一通電話後,自己都有些驚訝:剛才怎麼說出那些話來?根本不是腦子中準備好的。法理上非常明白,是自己有了那顆救人的心,師父在幫弟子開智開慧。而心態不純淨的時候,就甚麼智慧也沒了,說出的話自己都感到沒有力量。是由於自己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師父幫不了我。所以,每當顯示心、歡喜心冒出來,我馬上清除,絕不允許這些東西干擾救度眾生。

打的不好時,一方面調整自己,歸正偏離法的地方,修去做事心、完成任務的心等等。個人體悟:其實打電話狀態不好時,情緒低落,不也是執著自我、證實自我的心出來了嗎?打電話的過程其實也是不斷的歸正自己,在法中純淨自己的過程。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在長春講法答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