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真相電話中修煉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月開始修煉的老弟子,用手機打真相電話斷斷續續也有幾年了,現在我就打真相電話中去怕心,修煉昇華的方面與同修切磋。

一、師尊點悟我修煉中有空白

回顧我的修煉歷程,在大魔頭和邪黨狼狽為奸,瘋狂迫害中,我曾做過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同修的錯事,並消沉了幾年。這幾年裏混同於常人之中,雖然心裏有大法好一念,但很少學法煉功。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在師尊的點悟下,我回到了大法修煉中。很想精進起來,但阻力干擾很大,頭腦昏沉,晚上學法睏。

師父看我真想精進,就安排辭掉臨時打工的工作(我每月有幾千元的退役金,不打工也夠吃喝的),讓我集中時間學法修煉。儘管我悟到了這一點,但心裏還是放不下打工的事,家人也多次催我外出找工作。有一次在我取的真相資料裏,有兩份資料其中有幾頁空白頁。我沒找自己卻找傳遞資料的同修,說這樣的資料要發出去常人會怎麼想?影響多不好,其它資料裏是否還有空白頁?還抱怨印資料的同修。於是兩位老同修不辭辛苦的把裝好袋的資料重新打開查找,結果沒再發現有空白頁。我還不悟。在一次集體學法時,我隨手拿起一份資料一翻,又翻出了一頁空白頁。這才引起我的重視:為甚麼讓我看到空白頁?這在點悟我甚麼呢?我得好好找找自己的問題。

經過認真找自己,我悟到師父點悟我修煉中有空白,有斷層。我有三、四年基本沒有修,很少學法,混跡於常人中。感謝師尊的兩次點化,弟子一定要靜心學法,彌補空白,精進實修。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學法不睏了,打坐時間也延長了,感到提高較大。

二、在手機卡充值中去怕心

打手機真相電話是一個非常好的講真相救眾生的項目。現在電話這麼普及,都是為法而來的,為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提供了便利條件。

我用手機講真相剛開始怕心很重,為防止定位騎車很遠,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地點。感覺到處都是眼睛,就好像我一開機就會被發現似的。剛發幾條短信,就覺的有危險,趕緊離開。所以第一次發短信,剛發了幾條,就發不出去了。心情很沮喪,就停下來了。過一段時間調整好心態換卡後再發。通過學法,發正念,與同修交流,怕心去了不少。

做過此項目的同修都知道,用手機打真相電話比較費錢。但我始終堅持用自己的收入做,花再多的錢也值得。開始用手機卡時,用完一張卡就扔掉,改串號後再換一張新卡。後來我發現有些卡收座機費和月租,如果打完一張卡就扔掉,再換新卡還要座機費和月租,有點浪費資源。如果給舊卡充值,就會節省座機費和月租。明慧網關於手機打真相電話安全須知中說,一張卡用完後就要扔掉,不再續費。這樣說是沒錯,但也不是絕對的,關鍵看正念和心態。通過學法,發正念,我悟到:手機卡也是有生命的,他很願意配合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建立威德。給手機卡充值是為了更好的講真相,救度有緣人。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1]。充值這個做法符合法,可行,只要自己正念足沒問題。

當自己準備去充值時,腦子裏突然冒出一念:這部手機卡可能被記錄定位了,他們正找不到人呢,你去充值不是自投羅網嗎?我一愣,似乎有道理。但又一想,這一念從哪來的?這不是我想的,我不要,是衝著我的怕心來的。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聖的事,不是我怕,是邪惡怕,正說明我做對了。發正念清除它,請師父加持,請正神幫助。於是發了一會兒正念,感到自己空間場純淨了,正念足了。再從常人角度看,我去充值,他們賺錢,店主是歡迎充值的。

於是,我默念著正法口訣,找了一家路邊小店,先後兩次給一張卡充二十元,給另一張卡充三十元,整個過程非常順利。感謝師尊的加持。

這裏要補充說明的是:充值這個做法不能簡單效仿,關鍵看正念是否足,心態是否穩。

三、在警車突然出現在面前時,正念否定假相

一天晚上,我用半自動手機打語音電話,戴著耳機,騎上自行車邊走邊打,連續打了約一個小時。時而騎車時而推車走,走了兩條街區。不少眾生完整聽完了一條語音,最多的一個人聽了三遍(該語音最後有三退電話號碼,感謝明慧同修的精心製作)。當我一腳站地一腳跨在車上給一個人撥打時,突然一輛警車停在我面前。我心沒動,若無其事的關機,卸下電池和手機卡,不慌不忙的往前騎,邊騎邊念正法口訣。同時加一念:邪惡看不見!當我騎車超過警車時,後邊的警車又開到我前邊停下來。這次我心一動:怎麼回事?會不會被定位了,被發現了?我加快速度騎,騎到前邊突然右拐進入一條小巷子,心跳也快了。向後看,警車不見了,我拐個彎回家了。

到家後,立即雙盤發正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清除干擾破壞我用手機講真相救眾生的一切邪惡因素;即使我有不足,有執著,我會在大法中歸正的,絕不允許邪惡以此為藉口迫害我。在發正念的過程中,邪惡不斷往我思想上反映:有危險,趕緊清理一下手頭用過的手機卡,電話記錄。我想這些東西沒用了,是不應該留著。就把電話記錄燒了,把清理出來的六個用過的手機卡銷毀了。這時腦子裏又打入一念:電腦裏有許多敏感資料,還有智能手機也不安全。這才引起我的警覺:這一念哪來的?這不是我想的,我不要。電腦、手機等是大法弟子救人的工具,師父都給下了罩,沒問題。這更不是「罪證」,怕甚麼!這一念從哪來的還回哪裏去!過一會兒又有一念說:剛才處理的手機卡放在那裏不安全,萬一被翻出來怎麼辦,把它扔到外邊去。我正想這麼做,轉念一想不對。我如果這麼做了,這不是默認邪惡到家裏翻東西嗎?不是允許邪惡上門迫害嗎?再說了,那也不是「罪證」。師父說:「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2]。這一念不正,就有可能成為事實。我不聽你的,不配合你,手機卡這樣處理沒問題。邪惡還不死心,把這一念又打過來一次,我沒理會。過一會兒,外邊有警笛鳴叫,腦子裏又出現一念:警車是不是往你家來了?我心裏一動,轉念一想:不會!「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隨即發出強大的一念: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黑手、邪魔爛鬼、共產邪靈!背誦師父的法:「歷盡萬般苦 兩腳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橫空立巨佛」[3]、「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4]。又發了一會兒正念,感覺心態平穩了,邪惡清除了。整個發正念的過程,經歷了半宿時間,在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以邪惡被清除而告結束。在師尊的加持下,我終於闖過來了。如果闖不過來,被邪惡牽著走,是很危險的。

現在回想起來,這場迫害假相是自己起了執著心招來的:在打語音電話中,沒有始終保持強大的正念,而被來往行人車輛和店鋪廣告干擾了,看到一家店鋪的廣告詞和汽車尾部的一句話,覺的挺有意思。雖然也知道明慧網有關安全事項中撥打十五分鐘後,應關機換個地方再打,但那是固定在一個地方。我這是在移動中,問題不大,以前也有連續發短信一個多小時的經歷。

另外這次撥打比較順利,就放鬆了安全意識。當第一次警車出現時,自己心沒動。邪惡不甘心,又來一次,自己有點心動了,這就是漏。被邪惡抓住放大,一個又一個邪念打過來。讓我清理手機卡就清理,是配合了邪惡,潛意識裏有「罪證」的念頭。直到正念否定清除這些念頭時,邪惡才被抑制住,最終被清除。感謝師尊的加持,同時也證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關鍵是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

這次正念清除邪惡也去掉了我對電話號碼有分別心和對數字的執著。我是用「號碼管理程序1.0」軟件隨機截取250個手機號碼,再用「電話號碼程序集3.5」軟件提取號碼,用川宇229讀卡器存入手機卡的方式,用半自動手機撥打的。看到末尾數字是「168」覺的這是個靚號,肯定有人用,結果一打是停機。看到末尾數字是「164」時,覺的數字不吉利,可能沒人用。結果一打電話通了。向內找自己,是自己的後天觀念和人心,是我對數字的執著。甚麼風水,甚麼地形,甚麼數字對煉功人是無效的。我不要這個後天觀念和執著。

我在自己所在層次的體會是: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很重要。反映出來的念頭不要輕易放過,要用大法來衡量是否符合法。不符合法的及時否定清除。這時主意識要強,心一定要正。如果潛意識裏默認邪惡的念頭,甚至順著邪惡的想法去做,就是配合邪惡,它就要操控你了,就要修理你了。這是很危險的。因為這是你要的,按照宇宙的理你要的誰都不管,師父的法身和護法神乾著急也沒辦法。

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大覺〉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