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聲裏的罪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唱歌是人們喜聞樂見的一種藝術形式,常被用來讚頌美好的事物,表達愉悅的心情。但是,中共邪黨利用唱歌對中國人進行洗腦卻無處不在,歌聲中往往包含著罪惡。

中共搶奪政權時,就是靠慘無人道地殺人來恐嚇民眾聽命於它的。在那時,中共已經懂得利用歌聲來為自己的殺人進行美化了。《九評共產黨》引述了雷震遠神父在《內在的敵人》一書中記載的一段史實:「一天,中共要求所有的人都到村子的廣場上去,小孩子們則由他們的老師領著,目的是讓他們觀看13個愛國青年是如何被砍頭的。在宣讀了一些莫須有的罪狀後,中共命令已經嚇得臉色發白的教師領著小孩子們高唱愛國歌曲。在歌聲中出場的不是舞蹈演員,而是一個手持鋼刀的劊子手。『劊子手是一個兇狠結實的年青共兵,膂力很足。那共兵來到第一個犧牲者後面,雙手舉起寬大銳利的大刀快如閃電般的砍下,第一顆頭應聲落地,在地下滾滾轉,鮮血像湧泉般噴出。孩子們近於歇斯底里的歌聲,變成了不協調雜亂的啼叫聲。教員們想打著拍子將喧囂的音調領上秩序,雜亂中我又聽到鐘聲。』劊子手連續揮動了13次鋼刀,砍下了13顆人頭,隨後中共的士兵們一起動手,對死者剖腹挖心,拿回去吃掉。而這一切暴行都是當著孩子們的面。『小孩子們嚇得面孔灰白,有幾個已經嘔吐,教員們責罵著他們,一面集合列隊返校。』

從此之後,雷神父常常看到孩子們被迫去看殺人。直到孩子們已經習慣於這種血腥場面,他們變得麻木,甚至能夠從中獲得刺激的快感。」中共利用歌聲扭曲人性,真是無比邪惡。

文革十年,中國人的人性更是被徹底扭曲,道德底線幾近喪失。那時的中國人哪有甚麼文娛生活,看來看去,就是幾個樣板戲。頭腦中充斥的就是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可是,就在這種環境下,民眾還被逼著每天至少兩次唱紅歌讚頌中共的領導,據統計,當時每天都至少有十億人次在唱紅歌。當一、二十年在溫飽線上掙扎的中國人如癡如醉地唱著「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社會主義好」、「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時,就等於中國人已經把自己的思想全部交給了中共。文革中,夫妻反目成仇,子女與父母劃清界限,學生批鬥老師,各地都有不同的派別,從文鬥到武鬥,從農村到工廠、到軍隊,整個社會秩序都亂了,連國家主席都不能倖免,可是,不但看不到民眾對中共的聲討,卻到處充斥著對中共的歌功頌德,中共對中國人的洗腦之深由此可見。

中共也往往根據當時的形勢,創作一些給民眾洗腦的歌曲。還有一些歌曲,作者創作時可能沒有甚麼邪惡的用意和政治意圖,或者因為被中共洗腦太深,已經意識不到創作的歌曲含有對民眾洗腦的因素了,但是一旦中共拿來邪惡地利用,就成了替中共洗腦的媒介了。例如《同一首歌》就是這樣被中共利用的。

《同一首歌》創作於一九九零年,歌唱的是人們歡聚一堂的快樂生活。可是,在六四慘案剛過去一年的中國,屠城的血腥還沒有散去,中國上空瀰漫著無處不在的恐怖氣息,民眾的抗議被壓制了,但到處都是對中共的譴責。很多西方國家對中共進行制裁,甚至有人提出制裁一九九零年在北京舉行的亞運會。就在這樣一個特殊時期,這首歌被中共選中了。中共為了淡化屠殺之後的民怨,以達到其粉飾太平愚弄百姓的目的,用巨資力推《同一首歌》演出,並利用這一首歌支持其舉辦亞運,在全國巡演。

當民眾唱《同一首歌》時,因為它優美的旋律和富有詩意的歌詞,人們感歎的是生活的閱歷與相聚的不易。當中共主導著各階層民眾,特別是有著中共背景的特殊人士與民眾在一起唱同一首歌時,人們漸漸淡化了屠城的血腥,甚至不知不覺地對中共的統治表達著贊同。經過中共宣傳部門的策劃與包裝,許許多多的中國人莫名其妙地與中共站在了同一個立場上了。

中共對《同一首歌》的利用還不止於此。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中共中央「610辦公室」耗巨資召集專家研究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二零零零年初,中共首先在北京團河勞教所利用《同一首歌》對法輪功學員洗腦,隨後大面積推廣至各地勞教所。當時,許多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迫要學唱《同一首歌》,還被逼收看央視每週五晚的以《同一首歌》命名且作為主題曲的文藝晚會。那時,法輪功學員被洗腦後的第一件事不是寫甚麼「悔過書」之類的「三書」,而是被要求唱《同一首歌》。遼寧省瀋陽市的法輪功學員石勝英因拒絕唱《同一首歌》,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同一首歌》是中共在精神上迫害法輪功的象徵,也是它掩蓋暴行的伴奏曲。

除了《同一首歌》,中共利用唱歌來對法輪功進行殘忍迫害的例子更是不勝枚舉。這其中,最典型的酷刑叫「每天一歌」。「每天一歌」是重慶西山坪勞教所的典型酷刑之一。這種酷刑的施暴方法如下:吸毒犯將法輪功學員撲倒在水泥地上,然後兩人各拉一隻手反扭按著,臉貼地,兩條腿被三、四人踩著。然後,吸毒犯一人按住頭用塑料凳砸;一人用木棍在背部、腰部、腳脖子等處亂打;一人用膠凳或飯缽打踝關節骨頭;還有的用腿踢、跺、蹬;還有的用鞋子打。在毆打的同時,另有一些犯人則在窗口大聲唱歌,掩蓋施暴者的打擊聲和受害者的叫喊聲。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不僅通過唱歌,還有的勞教所通過用音箱放歌來遮掩罪惡的聲音。重慶市長壽區八顆鎮梓潼村三組的法輪功學員黃正蘭,曾在重慶茅家山女子勞教所遭酷刑迫害。黃正蘭說,該勞教所在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施以酷刑時,都用音響的最大音量放歌來掩蓋施刑的聲音,以及被毒打時法輪功學員的慘叫。

還有的惡警更邪惡,他們一邊毒打法輪功學員一邊唱歌。山東省臨沂市蒙陰縣垛莊鎮黃營村的農民魯興德,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他與兒子、弟弟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在北京上訪時,被當地政府及派出所所長綁架。在臨沂駐京辦事處,惡警用手銬把他們倒背手銬著。惡人就像瘋了一樣,喝一會酒,拿起話筒對著電視唱一陣,然後就用手扇魯興德的臉。打累了就去喝,喝夠了再來打,如此反覆多次,直到惡人們盡興為止。

不僅是讓犯人唱、用音箱放、惡警自己唱,惡人們還逼著法輪功學員唱歌頌邪黨的歌曲。黑龍江省依蘭縣依蘭鎮法輪功學員趙秀雲曾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遭受長期折磨。據她說,萬家勞教所七大隊隊長張波強迫法輪功學員睡覺前唱歌頌邪黨的歌曲,不唱不讓睡覺或拉出去毒打。

除了被逼唱歌頌中共的歌曲外,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被逼唱極其邪惡的歌曲。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內,吸毒犯將法輪功學員強制貼坐在鐵床前,左右兩邊由人把他們手和肩死死按住,一人抓住他們的頭髮把頭拉起,一人掰開他們的眼睛,兩人坐在床上拿著黃色畫逼他們看,後面有人拿著木棒準備打。另外還逼唱流氓歌曲,如「把你砍成肉砣砣,一刀一刀的奪(刺)死你……」中隊長李其偉公開無恥的咆哮:「逼法輪功學員唱流氓歌曲、逼看黃色畫,是幫助法輪功學員回歸社會。」

中共利用唱歌對中國人進行洗腦到了極其荒唐的地步。現在淪為階下囚的薄熙來,在前幾年發起了「唱紅」運動。一時之間,唱紅歌能減刑、為唱紅歌母死不奔喪、唱紅歌能治療精神病之類的宣傳報導充斥報端。「唱紅」運動中還出現了五大宗教的教徒齊唱紅歌的醜陋一幕。有神論的宗教教徒,在同一個舞台上為無神論的中共大唱讚歌,看來他們真正信奉的是中共這個大邪教。

將罪惡的洗腦因素溶到歌曲當中,因為過程是潛移默化的,對人的毒害也是非常深的,起到的作用非常持久,讓人自己都意識不到。有一個故事,說有一個廚師,家人深受共產黨迫害,後移民到美國加州定居。在餐館廚房剁肉時,伴著一刀一刀的節奏哼著小調,煞是來勁。不過,對共產黨深惡痛絕的他,唱出的居然是「毛主席的書,我最愛讀,千遍萬遍下苦功夫」,別人給他指出,連他自己都哭笑不得。人們的思想中被灌輸了太多的中共私貨,思想被嚴重毒化。

最近,中共中宣部等五部聯合發出通知,《同一首歌》節目被正式停播。也許連中共自己都意識到了,廣大的中國民眾已經不再和它站在同一個舞台上唱同一首歌了,所以,才被迫撤下這個節目。發起唱紅運動的薄熙來也已經被審判,成了中共權鬥的犧牲品,廣大的中國民眾正在迅速覺醒。中共的歌曲在薄熙來發起的唱紅歌運動中迴光返照了一下後,正在快速地衰退。中共的政權也確實到了日暮途窮的地步。

願大家早日看清中共歌聲裏的罪惡,早日認清邪黨的醜陋面目,遠離中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