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眼中的中共邪教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小時候,我在自家的院子裏玩耍,旁邊的大樹呼呼的搖晃著,不知道哪裏想到的一個詞,我不停的在地上亂畫著,嘴裏不停的念著:「返本歸真。」我心裏在想:「我好喜歡這個詞,這個詞是甚麼意思啊?」

漸漸的我上學了,我會寫這幾個字了,我好像知道它的意思了,卻好像並不是很清楚,不過我非常喜歡最後一個「真」字。但是我在接觸的環境中,因為我不會說謊話,大家都說我是一個老實人,可是他們卻不喜歡說真話的人,他們認為說真話的人、相信他人的人只能被他人利用。我和他們的世界格格不入,我和他們明明是同齡人,我卻不了解他們。

在為人處世中,我永遠抱著說真話,相信他人的態度,卻總是被騙,我很奇怪。我還是很喜歡「返本歸真」這個詞,只是我把這個詞放在了心裏,對周圍的人採取了非常的冷漠態度,對任何人都不敢再相信了,因為我很怕再傷害到自己。

後來我看《九評共產黨》,才知道中國大陸人受邪黨文化毒害太深。生活在大陸的人很可憐,彼此都是受害者。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我一直認為自己沒有妒嫉心,因為我看到他人在畫畫方面超過我,並得到老師的表揚,我和其他人一樣替他們鼓掌,而且替他們開心,老師偷瞄我,我覺得很奇怪,一直到下課我心裏都非常開心。但是後來這種感覺再也找不到了,我不知道在哪一天突然看到別人喜歡妒嫉他人的心居然轉到了我的身上,我很痛苦,雖然我不知道怎麼辦,我總覺得心裏很不舒服,為甚麼他人的妒嫉心會傳染給我?

直到我修煉法輪功,不斷的去掉那些不好的心,包括去掉妒嫉心的時候,我心情非常的平靜,非常的舒暢。我還記的第一次看《轉法輪》的時候,我看了幾頁,然後在心裏說:「這本書寫的非常非常的好,我應該把他整本背下來。」當時很多老師,還有很多雜誌上,或名人傳上都在說要做一個博學的人,雖然當時心裏迷迷糊糊的有點動心,但是心裏深處一直認為看書一定要精,並且是要值得看的書。現在我認為世界上只有《轉法輪》是好書,而像以前總想著出名、追求名利的看的那些名人傳,我統統都不再看了。

從小到大毒害我最大的莫過於「情色」這兩個字,現在走過來都覺得非常的可怕,而且想想都很恐怖。現在我周圍的朋友也有一些亂搞男女關係,好可怕,我和媽媽到朋友家講真相,住了幾天,朋友跟我說他亂搞男女關係,我說會遭報應的,他媽媽說我們家太封閉了,現在社會就是這樣,又不犯法。我聽了,真替他們家悲哀,共產黨就是想害死這些老百姓啊,更可悲的是,對真正叫你做好人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你卻聽任共產邪黨謊言欺騙避而遠之。

邪黨惡徒闖進我家時,劫持了媽媽,把我也帶到派出所時,我聽到有人說是誰報的案(誣陷)?罪魁禍首就在我的身邊,可是一個和我同齡的警察看了我一眼,居然撒謊說,是我爸爸報了案。看來共產黨在這種小事上也要撒一下謊,難怪《九評共產黨》上說,你在甚麼事情上相信了共產黨,你就會在甚麼事情上丟掉小命。共產黨甚麼人都騙,甚麼事都想騙。一個年紀輕輕的警察還沒在工作崗位上工作半年,就學會了謊話張口就來,而不是按良心行事,能不說共產黨從上到下不是徹底的腐敗嗎?

更甚的是我看見兩個年紀輕輕的警察沒事幹,在玩網絡遊戲、買點卡,我很疑惑,那不是用了納稅人的錢在玩遊戲嗎?我還記得小學時去夏令營,跟不同學校的同學玩,我們在聊玩QQ遊戲時,要充Q幣的事,我們說:「充Q幣很浪費錢。」然後一個同學說:「我們家充Q幣不用錢。」我們問為甚麼?她說他和他的朋友用政府的電話衝Q幣,不用錢,想充多少就充多少。我說:「沒人會說你們嗎?」她說:「沒人管。」現在想想就是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囉!形成的就是無官不貪。在共產黨無神論的鼓吹下,小孩子佔了他人的便宜,也不會感到任何的羞恥。

共產黨就是逼迫人們變,而且越變越壞。法輪功教人做好人,而且越變越好。但是,共產黨卻迫害法輪功,不讓人們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足以證明共產黨是多麼的邪惡。作為一個小孩,我從一個目睹周圍的小孩不喜歡說真話,到自己也很快學會共產黨那一套喜歡騙人、也不喜歡說真話,我開始感到被陰暗包圍,看到周圍的不懷好意的大人對著懵懂的小孩露出淫邪的眼神。這是多麼的天理不容。

我從一個純真的小孩到認為自己的思想是多麼的骯髒,就快要墮入地獄了。是師父把我洗乾淨,拯救過來。我非常的感謝師父李洪志老師又把我變得乾淨了,現在我知道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