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敵我矛盾」之話語恐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淮南子﹒原道訓》記錄了這樣一個故事:很久以前,夏部落首領建造了三仞高的城池來保護國家,結果各諸侯都想離開他,別的部落也虎視眈眈。而禹當了夏的首領後,拆毀了城牆,填平了護城河,散財物,焚兵器,對人民施以德政,於是各諸侯各盡其職,外族部落紛紛歸附,禹在塗山開首領大會時,來進獻玉帛珍寶的首領上萬。

於是,五千年來,中國流傳著這樣一個對待敵人與善解矛盾的方式──化干戈為玉帛。這個古老的東方國度也被稱為「禮儀之邦」、「天朝上國」。

縱觀歷史上幾十個朝代興替更迭,每個開國帝君建立政權後,都沒有對本朝百姓施以規模的屠殺。特別國力強盛的朝代,無一不是帝君的德政讓百姓安居,令四夷賓服。連沒有文化的漢朝皇帝劉邦,都懂得「馬背上打天下,不能馬背上治天下」的道理。

然而,自從中共這個西來幽靈在中國篡奪政權後,它創造了一個奇怪的理論,把本國百姓分成兩部份,一個是人民內部矛盾,一個是敵我矛盾。它分時期的把中國百姓一小撮、一小撮的劃為敵人的範疇施以專政,或批鬥、或殘酷改造、或迫害致死,和平時期製造了無數整人的「運動」,造成八千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總和。中國差不多有一半的人被輪番挨整,「敵我矛盾」成了一個恐怖的代名詞,人們談之色變。

因為共產專制是個西來的邪說,它信奉那個叫「馬克思」的外國人,稱共產黨員死後是去見馬克思,而不是中國人的老祖宗;它不產生於華夏文明,當然就不會承傳華夏文明,它來在中國這塊土壤,只為了以八千萬冤魂的鮮血來祭奠它這個嗜血為生的幽靈。它讓中國的百姓在歷次運動的恐怖中喪失了正常思維,每個中國人,想要在各次運動的荒謬中保全性命,就得唯中共的指令馬首是瞻,就得放棄人性中的是非善惡。遂五千年傳統道德良知被損失殆盡,江海嗚咽,山川變色,血雨腥風,古老的禮儀之邦再不見了往日風采。

失去了文化之根的中國亂象叢生,是非顛倒。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的明慧網報導:河北省泊頭市南皮看守所是個迫害好人的黑窩,警察預備著一米多長、兩寸寬的皮鞭,隨時隨地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吊起來鞭抽。有個警察直接在院子裏喊:「殺人放火是人民內部矛盾,法輪功是敵我矛盾!」

他喊的這句話,外國人都聽不明白,難道殺人放火比「真、善、忍」還好嗎?在中國的古代社會,以天理王法來界定好與壞,在當今正常的自由社會國家,人們用法律來界定,哪些人應該受到懲罰,哪些人不該受到懲罰,沒有觸犯法律,就是法律保護的對像,享有一切公民所有的正常權益。

唯獨在中國大陸,中共看誰不順眼,就把你劃為「敵我矛盾」,不管你是不是好人,犯沒犯法,都要遭遇難以想像的殘酷折磨,或精神的,或肉體的。今年二月底,河北省唐山市開灤十中教師卞麗潮被當地公安綁架,被非法抄家,七、八萬現金被警察搶走,他的妻子、唐山十一中教師周秀珍女士,為了營救丈夫找到他的單位領導、開灤十中校長張冬梅,張冬梅卻說:「現在咱倆是敵我矛盾,你對像這樣,你還替他呼籲,你不覺的是在縱容他?要我對像這樣,我早跟他決裂了!」

張冬梅所謂的不能縱容,應該決裂的人究竟是甚麼樣呢?從明慧網的報導中我們得知,卞麗潮是個工作認真、誠實善良的人,是個全校師生公認的好老師,是個路有不平,別人不管,他自己搬石頭填坑的好人,也是個負責任的好丈夫和好父親。

這樣的好人被劃分為「敵我矛盾」,在中共的歷次運動中屢見不鮮,歷次被劃為「敵我矛盾」的人,他們不是坑矇拐騙,不是殺人放火,更沒有想奪取中共的權力,他們是家業興旺的土地主、富裕農民、是企業家、實業家、是敞開心扉給中共提意見的知識份子、是中共的異見人士、是想要反腐敗的六四學生,是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

所以中共給「敵我矛盾」這個詞語強加的罪行是根本不存在的,這個理論是根本上荒謬的。歷次運動給中華民族帶來的災難還不夠深重嗎?為甚麼我們允許這樣的荒誕一次次的發生?其實,只要擺脫中共的統治,回歸正常社會,尋回古老的文明,遠離自相殘殺,中國百姓才能過上安穩的幸福生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