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冤獄將滿 盼母親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母親不為強權打壓,堅持自己對「真、善、忍」法輪大法的信仰,像蓮花一樣出淤泥而不染。

我的母親李秀榮因傳播法輪功真相資料,二零一零年七月被綁架,被中共人員操控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現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我去探視母親時發現原本健康的她,身體虛弱,心臟難受、呼吸困難、乳房疼痛、視物模糊、聽力下降等症狀,原本黑黑的秀髮出現了絲絲白髮……

我珍惜和母親在一起的日子,我期盼她早日回家,期盼人們的信仰和維護信仰的權利不再受到侵犯。

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

母親是個理髮師,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修煉前的母親患有神經衰弱、膽囊炎、腦供血不足,經常眩暈,點滴、針灸,花了很多錢也沒好。母親不但身體痛苦,內心也很難過,因為父親脾氣暴躁,總是埋怨母親身體差,掙錢少、花錢多。家裏總是爭吵不斷。直到有一天,母親得到了一本書《轉法輪》,母親通過看書、煉功使自己的身體一天天得到好轉,身體不再柔弱,工作更加得心應手,三個月後所有病症全沒了。

修煉法輪功在身心上讓母親受益良多,也改善了母親的脾氣,父親看到母親身心的轉變也很高興,家裏也變的其樂融融。鄰居們誇我父親能有這麼賢惠漂亮的妻子,有這麼好的孩子真是有福啊。

上訪被非法關押、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江澤民流氓政治集團公開對法輪功實施殘酷的打壓迫害,突如其來的鎮壓,打破了我家的寧靜。一時間恐怖陰霾籠罩,誣陷謊言遍地,毒害眾生。為了澄清事實真相,母親決定進京上訪。被邪黨灌輸謊言的家人知道後告訴所在轄區的長安派出所的一霍姓警察,佳市原永紅分局國保大隊惡警郭維山、石秀文直接把母親劫持到了佳木斯看守所,並向家人勒索一千元錢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父親哭著告訴我母親去北京了,當時還在上小學五年級的我眼淚不聽話的流了下來,但我知道母親修真善忍沒有錯,只是內心極度不安,很擔心母親的安危。後來聽母親說在北京被關押了一陣後又被本地永紅公安分局送到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了一個多月,勒索了四千多元後(即所謂車票和吃飯費用,其中包括這些警察往返車票,吃喝玩樂所花費掉的錢),於新年前被釋放回家。

講真相被勞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我與母親來到伊春市上甘嶺區的姥姥家,母親和我向有緣人家發放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就在我們去往火車站準備回家的途中被巡邏警車攔下,不容分說的翻我們的行李,從包裏翻出了真相資料,強行拽我母親上警車,我極力的拽著母親,警察惡狠狠的瞪我,我害怕極了!都不知怎麼到的公安局,這個時候我已經被迫和母親分開了,大腦一片空白,只和我姥爺在屋子裏,我想母親,想去找她,但我不敢說。一個女警察翻我的書包沒翻到甚麼就讓我姥爺領我回家了。

後來我母親被非法勞教三年。三年的歲月我不知母親是如何度過的,我和父親每天都生活在痛苦與期盼當中,期盼著母親早日歸來,可是等到的卻是母親被迫害病危在中心醫院搶救觀察的消息。這期間我更加提心吊膽,每天晚上放學馬上到醫院看望母親,生怕晚去一秒鐘就看不見母親,每當看見母親日漸消瘦的臉龐,看見母親柔弱的身軀,看見監視的警察虛偽的笑容,看見本不該承受這一切,卻在痛苦的承受著這不公的對待。警察的威嚴、正義已在我眼中消失殆盡。

我忍著面臨失去母親的痛苦,告訴母親離開醫院。晚上就收到消息說母親走脫了。警察把父親叫走,我不知具體情況就偷偷的跟在父親身後,等我回家的時候警察已在家中等我,問我是不是知道母親在哪兒,我說不知道,警察威脅我說:不說就告訴你學校老師。從這以後,我們家人成為了監控對像,警察住在我家、跟著我上學放學,學校也讓警察攪的不得安寧,老師不斷的找我談話,同學們奇異的眼光、家人的不解,都給我造成極大的傷害,我強露笑顏,只能自己躲在被窩裏偷偷的哭,不敢讓家裏人知道,我真的好想母親!

然而母親沒能逃過勞教所的魔掌,幾經周折最後還是被劫持回勞教所。就這樣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盼著母親歸來。中秋節這個象徵著家人團圓的日子,我收到了母親給我的來信。當我手中拿著母親在勞教所裏給我寫的信,內心久久不能平靜,當我看到信中母親為我畫的畫時我對母親的思念再也無法克制,眼淚頃刻間奔湧而出,畫中一女子遙望著圓月,不知這圓月中寄住著多少苦楚與辛酸。信雖輕,但信中表達的思念卻如此沉重。

三年的時光,對我來說是如此的漫長,在等待著母親回來的同時我知道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牽連到了我所有的親戚家,也讓他們受到了驚嚇,迫害的發生也使我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心靈的創傷也無法回補。

在勞教所,為了迫使母親放棄信仰,惡警對母親實施常人無法承受的刑罰:大背銬、體罰、坐漆包線轂轤以及灌食迫害,灌食使母親吐膽汁,出現心臟病症狀。在這樣殘酷的迫害下母親還在為別人著想,為了不使惡警對善良人犯罪,有一個好的未來,在自己被迫害那麼嚴重的情況下還苦苦的勸說她們。

酷刑演示:大背銬
酷刑演示:大背銬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被誣判三年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母親被長青派出所警察綁架,藉口是傳播法輪功真相資料。這些年的迫害給我們帶來的痛苦使我不想再承受,母親的自由被一次次的剝奪,我無法忍受這種踐踏人權的行為,決定到綁架母親的長青派出所找有關部門要人。

初次去派出所很害怕,小時候的紅色恐怖記憶又浮現在腦海裏,但一想到母親所遭受的苦難,我告訴自己不能害怕,當我和同母親一同被綁架的朋友的孩子來到派出所時,警察問我們的來意,我們告訴他,家人被綁架到這了,警察大概的說了當時母親被綁架的經過就趕我們走了,我們不甘心就又到郊區公安分局說明情況,接見的警察靠著床,我們跟他說母親修煉大法後的變化,他不但不聽還問我們煉不煉,那口氣好像也要把我們抓進去。我們再次被趕了出來,無助的我們商量明天再來。

回家的路是如此的漫長;此時的心情是如此的沉重,不知道為母申冤的路要走多久。第二天、第三天我們一直往返於各相關部門。在公檢法司系統互相推脫,警務人員的蠻橫、威脅、恐嚇下,我真正見識了中共政府極力描繪的公檢法司光輝神聖下的黑暗,所謂維護國家顏面的公檢法司只是一紙空文,他只會打壓正信,欺壓百姓,我心底裏那份顫慄已經崩潰,頓時消極,恐懼,怨恨湧上心頭。在這期間,修煉法輪功的叔叔阿姨給了我寬慰。和他們在一起讓我平靜,她們告訴我不要怨恨警察,因為警察也是被矇騙的,叔叔阿姨們相互間的真誠、善良、寬容、平和讓我感動。這也是我能堅持在為母親鳴冤的道路上前進的動力。

八月十八日,我和父親去長青派出所要人時,警察金澤華態度蠻橫的告訴我們:「不用再來要人了,她已經被批捕了!」從長青派出所出來我們再次到郊區檢察院,得知案卷已經移交到郊區法院。我和父親決定聘請律師為母親作無罪辯護。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上午,母親被佳木斯郊區法院非法庭審。當天在法庭裏還有 「六一零」、 安全局的人參加了庭審。在答辯和申訴過程中,母親堂堂正正、平靜從容的講述了自己修煉大法以來的身心變化,以及在高壓下為甚麼不放棄修煉,始終堅稱自己無罪,信仰真、善、忍無罪。面對法庭內的法官、檢察官、當事人的家屬、及旁聽席上的各界人士,正義律師當庭作出了無罪辯護:「信仰自由,法輪功無罪」。律師義正辭嚴、有理有據的辯護使在場的每個人都感到震撼,使法官及公訴人理屈詞窮。在庭審過程中,公訴人自始至終沒有一句反駁的話。庭審結束時未宣判,審判長只好宣布由合議庭合議後擇日再定。

然而母親還是在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由佳木斯市郊區法院蓄意冤判三年。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第十一監區的集訓區進行迫害,我和父親每個月都去看望,母親在集訓區裏不讓正常休息,從早到晚坐板凳,嚴密監管,她的身體每況愈下,出現心臟難受、呼吸困難、乳房疼痛,視物模糊、聽力下降等症狀。我真的很擔心她在那裏的情況。

我心裏的話

回想一下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至今已有十四年,在這期間我們家都沒有寧靜過,母親的信仰權被剝奪,連最起碼的人身自由都得不到保障。母親經歷了被綁架、被非法勞教、被非法判刑,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

我珍惜和母親在一起的日子,我知道是大法給予她的力量,讓她在大風大浪中不迷失方向,像蓮花一樣出淤泥而不染。雖然母親還在冤獄中,雖然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持續,但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努力讓很多人了解了真相,目前國內外已有很多人了解了法輪功真相並給予支持,我相信終有一天在中國這片土地上不會再有為說一句真話而遭迫害,為堅持信仰而被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