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將他們推向風雨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十四年。十四年的淒風苦雨對法輪功學員來講是多麼的艱難!這其中的苦難非人所能想像。我們通過一些具體的案例,看看中共惡徒是怎樣將法輪功學員推向真實的暴風驟雨中的。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縣回龍鎮農民辜興芝等七、八個法輪功學員,在本村一功友家開法會,米易縣小街派出所的警察和一幫惡人將他們綁架到小街鄉政府。鄉政府官員晚上強制他們站在鄉政府院壩中被雨淋了一宿,法輪功學員從頭到腳,頭髮、衣服、褲子和鞋襪都被雨水淋濕。

二零零零年九月,在山東省沂水縣高莊鎮,以沂水縣宣傳部主任高仲平為總指揮,成立了一個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惡徒們採用「軍訓」變相體罰法輪功學員。一天下雨時,邪惡之徒高仲平和張金鋒陰險地策劃將大法創始人的名字寫在地上,逼法輪功學員去踩師父的名字,不服從的就被強制到雨中跑步。因法輪功學員被長時間體罰,又吃不飽,體力耗盡,跑不動,結果惡徒們就將法輪功學員王春梅、劉京梅打趴在泥濘中,讓她倆飽受雨淋水泡之苦。

河北秦皇島市青龍縣看守所院內有一曬衣服的鐵絲和兩根立管。惡警們將法輪功學員的雙手銬在鐵絲上,只能腳尖點地,這種酷刑被稱為掛桿。看守所冬天的天氣很冷,可在鐵絲上不管白天黑夜經常有人被掛在那裏。特別是女法輪功學員張志彬、周繼燕,經常只穿內衣內褲被掛在那裏凍著。夏天被掛著暴曬,即使下著大雨,仍然被掛在那裏任雨淋。一次下著雨,地下很深的積水,法輪功學員周繼燕被手腳連銬坐在水裏,嘴裏被所長王金塞上髒襪子。周繼燕當時只有十七、八歲,她經常被手腳連銬,有一次被銬了二十三天,在水泥地上坐了二十三個晝夜。

這個惡所長王金還強迫法輪功學員戴著三十斤重的手腳鐐,鼻子插著管,在外面淋雨,不下了才讓進屋。法輪功學員因為戴著手腳鐐不能自理,只好讓別的法輪功學員給衣服換上。剛換好衣服,外面又下雨了,王金又派人將這幾個法輪功學員拉出去淋雨,連續好幾次。直到被雨澆的昏倒了,才罷休。

原甘肅省建工局木材廠職工張鳳雲,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她因到西固河口地區發真相資料,被綁架至蘭州市第一看守所十四隊。七月三十日張鳳雲開始絕食。惡警田慶萍,張玲玲等直接授意王香蓮、黨麥琴、徐平等幾個牢頭獄霸,將張鳳雲用被子蒙上毒打。打完後又給張鳳雲插胃管。惡徒借插胃管又在她胃裏亂搗。此後,她的身體一直很虛弱。八月十日夜晚,雷電交加,風雨大作,邪惡之徒將已被折磨得身體極度虛弱的張鳳雲扔到垃圾平台上,任憑風吹雨打,直至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五歲。

二零零零年八月底,河南省溫縣香雲鎮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去北京上訪途中被抓,被遣返回香雲鎮派出所關押受審時,由於她不肯表態放棄修煉法輪功,不肯寫悔過書,被警察打的遍體鱗傷,並且讓她跪在水泥地上。當時雷電交加,大雨傾盆,她被大雨淋了一個多小時不肯屈服。於是香雲鎮派出所所長張建國喪心病狂的衝上去用皮鞋猛踢她,並下流的朝她的陰部猛踢幾腳,直到她趴在地上起不來為止。後來她被送往河南省第一女子勞教所。

這個河南省第一女子勞教所又被稱為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在這個勞教所,二零零二年夏天,有一次法輪功學員們正在車間幹活兒,外面突然狂風大作,電閃雷鳴,暴雨傾盆,異常罕見的天氣。又沒甚麼緊急情況,平常還讓法輪功學員加班加點拼命幹活的管教,這時卻一反常態,讓法輪功學員立即停止工作,馬上離開車間趕回住地。從車間到住地有一段路途,幾個法輪功學員互相挎著胳膊才能走,眼睛被風雨打得睜不開,回到住地法輪功學員們渾身上下像是從水裏剛撈出來。勞教所的管教就是這樣利用惡劣天氣來折磨法輪功學員的。

在廣州市第一勞教所,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堅持學法、煉功,高呼口號,拒穿囚服,排隊點名從不答「到」,見到管教從不蹲下。因此,一些學員受到了更殘酷的迫害。有的人被雙手吊在操場的籃球架下,兩腳踮起,白天除了吃飯、上廁所外,其餘時間全部吊著,任憑風吹雨打,日曬雨淋。晚上十一點後除下手銬睡覺,第二天早上六點鐘起床後接著吊銬,而且一吊少則二十多天,多則三、四個月不等。由於每天踮腳十多個鐘頭,有的人腳趾站腫,雙腿顫抖不止,手臂要支撐整個身體重量,手腕處皮膚磨破,手銬嵌入皮肉,傷口根本無法癒合。白天人被折磨得昏昏沉沉;夜間,兩個小腿輪番抽筋,痛得無法入睡。廣州市衛生防疫站職工饒卓元,生前遭受過這種酷刑,他於二零零二年八月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三歲。

然而,讓世人想像不到的是,惡人們還將這種惡毒的方式推廣到法輪功學員的親人身上。

遼寧省黑山縣常興鎮義合村郭家自然屯農民張鵬雲,因修煉法輪功被兩次綁架到錦州勞教所。二零零六年八月五日,他的妻子去接見他遭到拒絕。當時天下著雨,惡警副所長於海斌將她兩次推出門外,被雨淋了兩個多小時。

原佳木斯市製藥廠技術人員項曉波,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被劫持到黑龍江省戒毒女子勞教所。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項曉波母親在親友攙扶下,坐了一夜的火車,又倒了兩次公交車來到勞教所。一到勞教所,大隊長劉巍和另一個著便裝的女警就衝了上來,吼著陪同的親友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甚麼親戚?管項曉波母親叫甚麼?隨後就開始叫囂「攆他們出去!」陪同的親友解釋說:項曉波母親快八十歲了,上下車都離不開人,沒人陪伴不行。外面還下著大雨,我們出去上哪呆呀?上哪避雨呀?

不一會,勞教所管理科科長郭彤旭衝了上來,怒氣沖沖地大喊大叫:不是接見的親屬,都不能在這屋裏呆,如果再不走就要叫派出所來抓人,說著就用手推家屬。在郭彤旭的指使下,四個男警察衝上來攆人。親友們出去後無處避雨,又返回接見大廳,來回四五次進去都被攆出來。

即使在世風日下的今天,如果遇到風雨中行走的路人,人們恐怕都會讓其在自己家中暫避一下風雨。可是中共對法輪功十四年的迫害中,卻在利用著淒風苦雨摧殘法輪功學員,這,恐怕是世人想像不到,也不敢相信的,可它卻是真實存在著。中共惡徒的獸心暴行由此可見一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