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心修大法 怪病一瞬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我是一個農村婦女,因為從小被中共無神論灌輸,所以我曾經是一個根本就不相信有神的人。每逢周圍年齡比較大的人提起神,我都會笑話他們。

可是命運卻捉弄人,偏偏讓我得了一種怪病(也就是老人說的『鬼魅纏身』)。每逢出門經過一些墳頭時,回到家裏,我就會出現四肢無力,頭暈眼花,眼睛也很難睜開,整個身體像是被捆上一樣特別難受,老想睡覺。有時一睡一個星期也不見好轉,到醫院也查不出甚麼病來,但就是整天無精打采的。到後來就發展到出門回家時,我就得使盡全身力氣哭,哭得簡直是渾身冒火,自己也無法控制,哭的聲音鄰居都能聽到。後來就叫村上的小醫生,拿大針把十個手指尖和人中都得扎上一遍,才可以暫緩一時,最後發展到年關我都不大敢出門。不出門也不行,誰上我家串門都能把這些陰鬼帶進來,然後我就又使出全身的力氣哭啊、哭啊……一家人被我搞得心神不寧。

鄰居家的大嫂學法輪功,她告訴了我並且也讓我學。她說這個功法很正,一正可以壓百邪的。我根本不相信,所以,後來再上她家去玩,走到她窗戶跟前聽到她在家放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我就會悄悄地退回來。這樣一直持續了大概大半年,可是我犯病的次數卻越來越多了。一到發病時,又是哭又是叫的,搞得一家人都跟著發愁,又無可奈何,給家庭蒙上一層陰雲。

後來就到巫婆那裏看,她說是有鬼魅纏身,就給攆一攆,然後又告訴家人買些燒紙,拿上大針夜深人靜時在十字路口燒了就行了。你別說,這樣一做還真管用,我這邊就好了。可是不能長時間管用,過後還是照樣犯。讓她們一看,說是有兩個、三個的鬼魅不離體,真是急人。

當時我三十多歲,正值年輕力壯,但是甚麼也幹不了,整天無精打采的,像個病秧子,活得簡直是太痛苦了。晚上頭疼也睡不著覺,有時睡著了又常被噩夢嚇醒,那個難受的滋味別人是體會不到的。怎麼辦?怎麼活下去?

到九八年年關的一天,我又發病了。我就想,再這樣下去咋能行?或許是機緣成熟了,晚上我就去了鄰居大嫂家,我告訴他們我要學法輪功。他們一家都學大法,大哥不太相信我的話,但我堅定地說我確定要學法輪功。就在我說出這句話時,一瞬間發沉的腦袋清亮了,像被捆綁的身體鬆綁了,舒展了,整個身體從頭頂到腳後跟就像被很清很清的水沖洗了一遍,我也說不準確,實際上比這還要舒服,反正是用語言表達不出來的感覺。

自那天晚上開始一直到現在,我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一次那些不好的症狀,並且身體越來越好。我真正體會到做人無病一身輕的滋味真好。

從那以後,我十幾年從來沒打過針,也沒吃過一片藥。因此在惡人迫害我時,讓我不學法輪功。我就告訴他們:我自己學了法輪功身體越來越好,越來越健康了,如果不學你們能保證我有個好身體嗎?他們說誰能保證啊?所以我就告訴他們,你們不能,但我學了法輪功就可以,所以我是不會放棄的。豈止是這些啊,自己學了法輪功以後,我努力的按照師父說的做好人,不打、不罵別人,生活中儘量的替別人想想,鄰居之間以真誠相待,家人和睦相處。

如果不是中共迫害我們,朋友你想一想,我們該是多麼的幸福和快樂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