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大法神奇 丈夫走入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一九八六年七月的一天,我突然雙耳轟鳴,聽力驟然下降,由於當時工作忙沒有及時治療。過了二十幾天後,去醫院檢查確診為突發性耳鳴,要住院治療。住了一個月也沒甚麼效果,耳鳴還是一秒鐘都沒輕鬆,和別人說話時都要仔細看別人的口形來判斷別人說的是甚麼,有時候根本就一點都不知道別人說的是甚麼,真是苦不堪言。後來經多家醫院治療也無濟於事,當時心裏非常的痛苦。後來又聽說扎針效果好,又抱著一線希望去一家康復院針灸,可是針灸了一百多天,情況還是依舊。在扎針就要結束的時候,醫生對我說:「很抱歉,沒治好你的病,要不我教你一套氣功練,說不定有效果呢。」那是我第一次接觸氣功,從此我就開始練起了祛病健身的氣功,後來又接觸過幾種所謂的氣功,效果都不明顯,雖然這樣,我也沒死心,總想著總會有治好我病的功法。

一九九六年五月一天,我兒子拿回來一本書《法輪功》,我看完之後覺得和以前看過的氣功書不一樣,就照著書上的教功圖學起來,煉完以後馬上就覺得身體很舒服,時間不長又得到新版《轉法輪》,煉功時間不長聽力就有了顯著的提高,工作、生活都恢復正常,煉功不到半年,原來折磨了我幾十年最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坐骨神經痛、頸椎骨,胃潰瘍等,多種疾病消失的無影無蹤,身心得到脫骨換胎的改變。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慈悲的師父給予的,弟子無法用人間的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只有精進,再精進,做好自己該做的事,使自己成為真正的大法徒,跟師父回家。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老伴原來患有支氣管炎,從年輕就有這個病,到冬天更嚴重,一天到晚咳不停,多方治療都無效,他在我一九九六年得法的那個冬天後,再也沒咳嗽,一直到現在都再也沒有犯過,這就是明顯的說明我煉功他受益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被誹謗被迫害後,當時我和兒子都煉功,老伴雖然很害怕,但是他沒有阻止我們。有一次他從外面回來,拿回來兩張被撕破了的大法真相資料給我,說是在路邊揀來的,我說大法的資料不能浪費,他就拿膠帶把它粘好了,後來我又發了出去。當時邪黨惡徒經常闖來我家,丈夫怕大法書被搶走,拿塑料袋包好,藏了起來,保護了大法書。

由於老伴認同大法,維護大法,所以師父也一直在保護他,有一次他被摩托車撞,還有一次他半個身子掉下水井,都在師父的保護下有驚無險,毫髮未損的回家了。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的上午,丈夫看見天花板上落了幾隻蚊子,就站在小板凳上去拍蚊子,當時我在臥室只聽見「撲通」一聲,出來就看見他趴在地上,右邊臉挨著地,旁邊有血,再看,小板凳已經散架了變成幾塊木條壓在他腿下,當時他已經不能動了,我也扶不動他,就對他說:你別動,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把木條從他腿下拉出來,他就在地上靜靜的趴著,聽人說過老年人特別是有高血壓的人,摔倒了不能馬上起來,再說他都七十多了,血壓也很高,他趴了不到十分鐘,看他腿子動著似乎要起來,我就問他自己能起來嗎,他只「嗯」了一聲,我就扶著他慢慢的坐到沙發上,我問他胳膊、腿沒傷到吧!他自己活動了一下腿、腳說:「沒事。」我這才看他臉、眼眶上破了一個大口子,在眉毛的中間好像兩片張開的嘴一樣,我就用紙巾把血給沾了下,把翻起來的皮壓住,問他去縫針吧!他說不去,我又問疼嗎?他說不咋疼。我知道這是師父幫他減輕了疼痛,說那就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他閉著眼睛答應「嗯」。

第二天早上我問他,昨天夜裏傷口疼不疼,他說傷口不咋疼,可是頭很疼,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就睡著了,結果他看見了一些美妙的情景,看見了師父在給他治頭疼的經過,師父治完頭就再沒疼了。我聽了非常的激動。後來丈夫的傷口一個星期就自己好了,外觀根本上就看不出來,比縫合的還平整。

從此丈夫開始修煉了,到現在已經快三年了,他的高血壓,支氣管炎,都已經全部好了,也再沒吃過一顆藥,以前的老同事都很羨慕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