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安特務之危

——寫給被中共利用迫害法輪功的國安秘密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八日】中共前頭目江氏悍然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大陸國安等特務機構的幫兇角色被發揮的淋漓盡致。

在河北省石家莊市的國家安全局與石家莊市政法委直接管轄的公檢法、六一零(中共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相互勾結,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採取監控上網、監聽電話、培訓特務打入內部、綁架法輪功學員等陰暗手段,破壞法輪功學員維護修煉權利、揭露中共謊言的正義之舉。

國安機構多次出動各色男女特務便衣,喬裝打扮,對所謂「重點」法輪功學員實施全方位跟蹤、監控,有的還竄到法輪功學員的工作單位威逼利誘,幾乎所有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惡性綁架事件背後都有國安的鬼影。略舉身邊數例:

1、二零零三年七月三十一日,石家莊法輪功學員王晟標在雲南西雙版納被河北國安長時間監控之後實施綁架,後被羅織罪名冤判十一年半,目前還在石家莊市監獄非法關押。

2、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旬,石家莊市國家安全局綁架保定市法輪功學員牛登峰。

3、二零零四年四月四日下午六點左右,尹俊彩被石家莊市國家安全局綁架。

4、二零零四年六月,石家莊市國安局綁架石家莊法輪功學員萬鑫河(音,女,二十多歲,原籍河北省景縣)。

5、二零零五年八月七日上午九點左右,保定市國安局綁架該市東郊法輪功學員楊金英。

6、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半夜一點左右,保定法輪功學員支佔民、魏海武、小杜在保定市區與滿城中間某地又被保定市國安局綁架,有跡象表明他們的手機被竊聽、定位。

7、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河北省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邱立英被綁架時,現場就有省國安廳的特務督陣,還說甚麼已經奮戰一個多月了,攔截了重要情報。利用卑鄙手段謀害信仰真、善、忍的無辜民眾,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8、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早上八點多鐘,河北省張家口法輪功學員李海軍和常德市法輪功學員陳開利從常德市大潤發超市出來,剛走到大街上,突然被五、六個撲上來的便衣綁架。其中三人是河北省國安派來的特務。

9、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石家莊法輪功學員吳磊,被國安特務在單位綁架至石家莊孫村派出所,惡警郭清亮對他進行了酷刑迫害,將他綁在鐵椅子上,蒙上眼睛、戴上手銬,找人按住他用鐵板抽他的腳底,致使他的腳腫得猶如饅頭一般大,鑽心疼痛,同時還用禁止上廁所這種最基本的人體生理需要迫害他,一天後惡警將吳磊送入南貨場拘留所,拘留了半個月,而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10、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河北石家莊法輪功學員於茵、曹凱夫婦被石家莊國安局特務綁架。第二天家人突然收到了一張蓋有石家莊市國家安全局的拘留通知書。親友經多方打聽,才找到位於石家莊槐安西路和通向西崗頭村交叉口路邊上的國家安全局拘留所。這個拘留所很奇怪,沒有牌子,只有一個黑漆漆的大門,並且找不到任何人。問附近居民,誰也不清楚這是甚麼地方。在外面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一個崗樓。

11、二零一二年發生的「二二五」綁架事件,經過了國安特務大範圍長時間秘密跟蹤、竊聽,最後實施綁架。迫害範圍覆蓋河北、山東、遼寧三省,冤及上百名法輪功學員,多人次被非法判刑、勞教。其中唐山卞麗潮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現關在石家莊第四監獄;唐海縣鄭祥星,被非法判刑十年,僅在保定監獄二個月左右時間,竟被迫害致左側頭骨斷裂,連續兩次開顱,被摘掉直徑大約6-7cm的頭骨,位於左側的語言、視覺、記憶神經被切除。

12、河北省正定縣二零一二年發生了民眾簽名聲援法輪功的七百紅手印事件,之後遭遇中共的報復和綁架,國安全程參與監控,並積極勾結警察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人類的歷史上,秘密警察(所謂情報特務)的存在並不很久遠,設立其存在的真正意義也並非為了維持法律秩序,而是源於最高當權者的危機感和對官民的極度不信任,圖謀掌攬極權,監控民眾、製造恐怖氣氛、謀求正當路徑無法實現的某些私利,都是怕見光的。如果遭遇了邪惡的政治體制或奸佞之徒的控制,更會成為政治迫害的得心應手工具。古今中外,許多臭名昭著的特務機構和其代表人物,一手遮天的短暫榮耀過後,或被正義力量法辦懲處,或被政敵整肅成為炮灰,或被主子拋棄成為替罪羊,下場極為悲慘。

本文特意整理了幾個典型的實例,給被中共欺騙誤入歧途、參與迫害修煉者的國安特工們參考、反思,希望其中還能理智清醒、善念猶存的人,及早回頭,切勿為虎作倀、自誤誤人。

最早的特務機構之一:明朝東廠

東廠,即東緝事廠,中國明代的特權監察、特務、秘密警察機構,是世界歷史上最早設立的國家特務情報機關,於明朝永樂十八年(一四二零年)設立,由宦官擔任首領。其分支機構遠達朝鮮半島。東廠權力甚至在著名的錦衣衛之上,只對皇帝負責,處事可不經當時的司法機關刑部、都察院、大理寺批准,可隨意監督緝拿臣民,從而開明朝宦官干政、黑暗時局之端。

先後主掌東廠的有:號稱「立皇帝」的劉瑾,最為貪婪專權,當權共五年,排斥異己,陷害忠良,最終落得個凌遲處死、千刀萬剮的下場。

曾經權傾一切的魏忠賢,一大批不滿魏忠賢的官員士子慘死獄中;一大批無恥之徒都先後阿附於他,更有某些阿諛之臣到處為他修建生祠,耗費民財數千萬。他自稱九千歲,排除異己,專斷國政。明崇禎繼位後,魏忠賢被治十大罪,被逮捕法辦,走投無路之下自縊而亡,其餘黨亦被徹底肅清。

最臭名昭著的特務機構之一:蓋世太保

蓋世太保(Gestapo),全稱「國家秘密警察」,是納粹的秘密警察部門,擁有特權,可以不受法律的約束,逮捕任何他們懷疑人員。蓋世太保專門負責迫害一切反對的聲音,共有三萬餘名成員,滲透並控制著德國社會的各個領域和德佔區,擁有大量監獄和集中營,利用發布監護拘留令和押送集中營的特權,大肆迫害和殘殺猶太人、民主人士和無辜居民。

納粹戰敗後,蓋世太保被取締。一九四六年,被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宣判為犯罪組織。蓋世太保頭目是希姆萊和海德裏希。希姆萊後背叛希特勒,一九四五年五月二十三日,他在檢查口腔時,咬破藏在口腔的氰化鉀膠囊而自殺。海德裏希後被炸死。

最殘忍嗜殺的特務機構之一:前蘇聯國家政治保衛總局、內務人民委員部(克格勃前身)

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三年間,當烏克蘭飢荒橫行的時候,前蘇聯國家政治保衛總局說飢荒的主要原因是「階級敵人」和「反革命陰謀分子」的破壞事件。全力抓「階級敵人」和「反革命陰謀分子」。猶太人亞戈達為斯大林殘忍地迫害政敵,領導了「大清洗」的前一半。從一九三三年開始並持續到一九三四年末的黨內清洗,號稱是為了根除腐敗。到了一九三五年,清洗擴大化,並開始暴露其政治迫害本質。一九三六年,亞戈達撈到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總政委這一相當於元帥的頭銜,穿上了為他特製的將帥服。

亞戈達的罪行和民怨登峰造極,斯大林出於形勢所迫,謀劃卸磨殺驢。一九三七年三月十八日,亞戈達的一幫得力工作人員被逮捕了。斯大林反過來把亞戈達推上被告席並指控他殺害了基洛夫。亞戈達在被告席上的出現轟動一時。曾幾何時,在執行斯大林的恐怖政策時,在簽署那些無辜者的判決書時,亞戈達是何等志得意滿,可如今,亞戈達自己也被推上了被告席。也在自作孽的路上再無回頭機會。

亞戈達對前下屬斯盧茨基他說:「看來,上帝畢竟是存在的!」「我忠心耿耿地效力,斯大林僅僅給了我嘉獎,其它甚麼也沒給。我本來就應該受到上帝最嚴厲的懲罰,因為我屢屢破壞他的戒律。現在,你看看我這下場,自然就能判斷出,上帝在還是不在?」

看看有見識的同行們怎麼說

二零零九年,大陸前國安部資深諜報官李鳳智,應邀參加了當年四月十五日在歐洲議會舉行的關於中國宗教信仰自由及法輪功受迫害十週年的聽證。他通過現場國際連線在聽證會上發言:

「我自一九九零年至二零零四年在中國國家安全系統工作十四年,自二零零四年至今也對中國的情況極為關注。在此鄭重地做以下證詞:

中國共產黨脅持中國,將黨的利益放於國家和人民之上,為維護其獨裁統治無所不用其極。中國的人權狀況,特別是宗教信仰自由,持續惡化。除中共控制的所謂宗教外,基本無宗教自由。對法輪功信仰團體和家庭教會等的迫害慘無人道,並未停止且越演越烈。中國共產黨對宗教的控制、打壓和迫害運用了所有它能調動的機構和力量,包括警察、國安等政法系統,外交、宣傳、統戰和低至居民委員會的各級行政機構,以及非政府組織和海外親共力量。所運用的資金和資源本質上無所限制。對法輪功等宗教信仰團體的打壓和迫害完全超越了中國現有的法律體系和組織結構。

中共國安自成立以來一直插手於對中國宗教信仰團體和人士的迫害,並且越來越深,越來越廣。政治方面,國安一直將維護中共的利益放於首位,在許多的文件中都有明確的規定,政治教育、灌輸和控制無處不在。」

「中共國安自對法輪功的迫害準備階段就已經參與其中。初期側重於情報搜集、監控、分析研究和重點案件的偵破和處理,之後,如上所述,涉及的內部機構、調動的資源和運用的手段等越來越多,參與的層面越來越深、越來越廣,成為名副其實的對法輪功進行迫害的主要機構之一。」

「中共國安系統內部有識之士曾力圖對現有國安架構進行改組,使對外情報相關機構相對獨立,特別是與所謂的對內處理政治問題的相關部門保持一定距離,但並不徹底和成功。根源就是中共的獨裁統治和對國安的嚴密控制。」

二零一二年三月,重慶「薄王事件」之後,海外媒體刊文報導了北京市公安局某科級警官決然退黨的心路:「王立軍出事,我心裏一驚。這幾年,他們重慶警察在全國公安系統多火啊,王立軍多牛啊,這說倒就倒了。我的第一反應是他手下的警察要跟著倒霉了。果不其然,後來傳出王立軍的親信被薄熙來清洗,甚至丟命。」「宣布薄熙來下台,我心慌了,有種大難臨頭的恐懼感。薄熙來是大太子黨,而且挺強勢的,真象演戲似的,說沒戲就沒戲了。他聯著周永康呢,是不是也懸了?北京警察都知道,周永康和重慶薄熙來關係好,重慶來人幹甚麼,我們不敢怠慢。現在中央力查重慶黑幕,能不牽扯周永康嗎?兩會上週還挺薄呢,我看周永康懸了。」「周永康要是倒台了,週的政績就得翻個兒。各地像重慶的黑案,都曝光,網上說的器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內幕要揭出來,黨中央就懸了。」「看薄熙來和王立軍魚死網破的勁頭,我們辦公室的人都咋舌,真狠真黑,翻臉不認人,不如社會上的黑社會。我是看透了,不出事便罷,一旦出事,誰還不是推得一乾二淨!我們一線幹活的警察是頭號替罪羊,任務是我們執行的。那時候,誰為你說話?誰保障你平安無事?有朝一日,我上面的領導們也像王立軍、薄熙來互相火拼,又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你靠誰啊?!聽說大頭目都有外國護照了,隨時開溜!我們往哪去?民憤民怨那麼大,我都不敢穿警服帶孩子逛街。」「現在最想求的,就是一家人平安。」

二零一二年後段,一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國某市政法委官員委託其親屬,給曾被他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寫告饒信,他在信中寫道「十幾年來,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沒有在社會上公開表態過一次支持迫害法輪功,將來習近平,李克強上台,重新對待法輪功是獲取民心的最好辦法。當年毛澤東一死,甚麼都變了,簡直就是改天換地,現在,江澤民沒死也差不多了。江澤民的人馬也是江河日下,一敗塗地。」「趕快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有備無患啊!我們不能成為領導的替罪羊和擋箭牌。需要我們了,是領導的墊腳石,出了問題了,是替死鬼,這叫甚麼事情啊?」

一點忠告

大陸一位法官私下詢問律師:「法輪功國家不讓煉呀?」律師答:「不是國家不讓煉,國法讓煉,是那幾個人不讓煉,『上邊』更多的人不反對煉。」法官問:「法律是為政治服務的,外國也一樣啊?」律師答:「法律是為合法政治服務的,不是為非法政治服務的。非法政治不能支持,支持者最終要承擔後果的。例如納粹戰犯,例如文革,支持者最後都丟掉了性命。」法官無言。

律師說:「迫害的多,償還的也大,這個運動就是先整他,後整你,都是受害者。解脫他就是解脫你,你不害他,你也平安。可惜好多人眼光太淺,看不到這一點。」

法輪功民眾堅持「真、善、忍」信仰,是真正的好人,被中共無理迫害,中共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支持法輪功自由信仰、傳播,越來越多的中共迫害真相被國際媒體曝光,越來越多的國際組織在譴責中共迫害者一夥,並呼籲國際上一切正義力量都來制止這場罪惡,把犯下國家恐怖主義、「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罪惡的前頭目江××集團繩之以法。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發布成立公告。公告希望知情人保留並公開迫害證據,包括人證、物證、文件、照片、錄音、錄像,惡人姓名、個人資料、惡行細節,曝光江××一夥的罪惡。

大陸的局勢正在急速變化。迫害者心底在戰慄,他們深知:只要正的力量有一次把江××一夥的氣燄壓倒,真相就將大白於天下,屆時,憤怒的知情民眾,吐唾沫也能把罪大惡極的迫害者淹沒。這艘破船行將沉沒之際,誤入賊船的人不設法趕快逃離,還滿懷憧憬的往船上擠,那才是愚不可及、無可救藥了。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二零零六年二月九日發表了經文《除惡》,對眾生講述了這樣的法理(摘錄):

「其實這些年來我傳大法度眾生是包括一切社會階層、一切職業,對人是沒有區別的。在大法救度中眾生是平等的,其中也包括特務這種非常不好職業的人。」

「修煉與人類這些最下賤的流氓特務之間沒有甚麼修煉上的必然關係。因此我不再承認這種東西,人類的未來也不會有這種專職機構與大量從事這種下賤職業的人。」

「從現在起,我與眾神完全撤掉人類這種職業的前程,撤掉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所有中共惡黨製造出的流氓特務的人生福份,叫他們在自己造下的罪惡償還中走完極短的人生。特別是所有參與和策劃亞特蘭大事件的人,他們的人生福份將全部被撤掉;從現在開始,他們將會在還惡業中生不如死,而且會很快的一個個的死去後下地獄。如不悔改,所有海內外的中共特務都將面臨同樣下場。我是在救度一切眾生,不想有未來的也不能叫其毀掉眾生得度的機會。」

「那些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我希望你們真正了解一下法輪功是甚麼、惡黨為甚麼迫害大法弟子,更希望你們有好的未來。」

正告中共特務:認清自身的危險境地,立即停止參與作惡,聲明退出中共,將功補過,才能給自己和家人解脫地獄之厄,才是唯一的正確選擇,才能贖回光明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