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警察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的警察們:

我的妻子李珊珊現在被關押在你們勞教所的二大隊,正是因為這樣的緣份,我有機會給你們寫一封信。

我的妻子是因為我被非法關押於在天津市港北監獄(現改名為濱海監獄)時,向有關部門申訴、控告港北監獄對我的酷刑迫害,遭到報復陷害,於2011年11月25日被送到河北省女子勞教所的。

當時妻子只看了一眼唐山國保拿的「勞教通知書」,上面既沒有理由,也沒有起止日期。當有人問唐山國保警察勞教時間時,警察隨意的說「那就算今天吧。」(那一天是2011年11月9日,珊珊被綁架是2011年10月29日)。直到今天律師和家屬也沒有見到那張所謂的「勞教通知書」。這就是中國的勞教制度滋養的罪惡。(那些穿著執法衣服的人真正的行為卻是在犯法。)

我從港北監獄回家後,不久就到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要求會見妻子,長達一年時間我和律師都遭到無理拒絕。直至上週我去勞教所時,終於見了妻子一面。

我是親身經歷過勞教所和監獄酷刑迫害,也親眼看到過太多的身邊發生的迫害大法學員的事,我的四位朋友(唐堅、魯德旺、朱文華、李希望)就是被監獄和勞教所酷刑迫害死的。

你們也應該知道今年在大陸傳媒《財經》旗下的雜誌《Lens視覺》雜誌所發表的《走出馬三家》,被大陸各大門戶網站登載,雖然只一天時間,大部份網站就刪除了該報導。但是這件事也已經廣為人知。知情人都知道,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主要迫害對像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十年來,明慧網曾發表了8000多篇揭露馬三家勞教所迫害大法學員的報導。但由於新聞封鎖和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給人們思想造成的障礙,很多人不接受這些真相。但現在第三者媒體通過多方調查取證所曝光的部份勞教所迫害大法學員的真相我想應該引起你們重視了。

也許有人說,政府公布的調查結果不是「那樣」的。必須說明的是,該事件的調查組組長張凡、副組長張超英皆是遼寧省迫害法輪功的頭目,而張超英本人原來就是馬三家教養院院長,他就是迫害直接責任人。現任遼寧省勞教局局長張超英原來曾任馬三家教養院的院長兼黨委書記。這樣的調查能是客觀公正的嗎?

也許你們有些人覺得,這與我們沒有太大關係。但是我想提醒你們的是馬三家勞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殘酷手段的示範點,全國監獄和勞教系統曾多次組織去馬三家勞教所學習「經驗」,而你們河北省女子勞教所是作為現在河北省唯一的關押女大法學員的勞教所(河北省的「馬三家」),近些年來也發生過太多的迫害大法學員的事件。法輪功學員趙燁、郝玉枝、劉偉就是被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胡苗苗、馮曉梅、馮瑞雪、李慧琪、李惠雲、李豔香、張利民、郤麗莉等都曾在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被酷刑折磨,還有很多迫害大法學員的典型事件我建議你們到明慧網查一下。這些年來有多少發生在你們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學員的報導,有名有姓,有時間有事件有迫害人。我想你們應該對你們身處的工作環境和發生在你們身邊的事有一個全面客觀的了解。

基於這些事實,我對妻子李珊珊在你們勞教所的處境非常擔憂,再加上長時間不讓我會見妻子,這種擔心就與日俱增。上個星期我去你們勞教所,終於見到了妻子珊珊。簡短的幾分鐘,我了解到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不讓她給家裏打電話和寫信。而且目前情況下,每天出工幹完活後,把她單獨關到隔離室(據說是禁閉室改的),有警察和多名被勞教人員每天強迫和她「談話」,一直到晚上10點才允許回去睡覺(最近又聽說還在更嚴重迫害她)。當說到這些情況時,會見的通話電話被警察切斷了……我妻子是被惡人陷害後被非法關押在你們河北省女子勞教所的,是屬於非法拘禁。每天還要幹大量的活,收工後還要強迫她改變自己的思想。當我問勞教所警察(管理科魏科長)時,魏科長說這是他們必須要做的「教育工作」,還說對我妻子實施的是隔離式管理,魏科長說這都是正常的。我想提醒你們的是,強迫別人改變自己的信仰是不道德的,試圖改變別人對「真、善、忍」的信仰更是錯上加錯。這都是顯而易見的道理。而且勞教所的行為已經構成「強迫他人改變信仰」犯罪。當我給勞教所所長安煥娥打電話問及此事時,安所長說:「絕對沒有此事。」可是這件事是我妻子本人,勞教所管理科魏科長(警號1356074),二大隊隊長(女,警號1356095)都證實了的。

你們勞教所的行為已經構成「非法拘禁罪」,「非法剝奪他人信仰罪」,而且你們還給我妻子「加期」15天,更是罪上加罪。你們應該立刻停止對我妻子本人的迫害。

現在不斷的在有善良正義民眾簽名營救法輪功學員。聽說目前有很多位善良民眾簽名營救我妻子李珊珊。這和你們勞教所對她的傷害已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而且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反對對大法學員的迫害中來。也會有越來越多的正義民眾會督促和要求政府及相關部門調查勞教所和監獄等場所對大法學員用各種手段迫害的罪惡。

每次在你們勞教所,看到進進出出的警察,我時常想,你們也都有自己的親朋好友,每個人在社會上都表現自己人性的一面。有著正常的思維方式。為甚麼一到勞教所、監獄裏,面對這些被非法關押的人,有些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就會充份發揮人性惡的一面,當然我也知道很多是環境造成的,有些老獄警在帶小獄警的時候都說必須要這樣,甚至說「不能把他們當人看」。因此一些年輕的獄警就以為這些手段方式都是 「正常」的了。但是有句話「人做事、天在看」。人做甚麼事都是要自己承擔後果的。千萬不要以為你是「按照上面的意思」做就保險了,上面用你的時候,會縱容你們胡作非為。當他們不需要你的時候,你們就會成為替罪羊。這種例子已經很多了。文革結束後,紅極一時的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第一個「畏罪自殺」,積極效忠 「紅色路線」的793名警察、17名軍管幹部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然後給家屬一張「因公殉職」通知單了事。柏林牆的衛兵,沒有因為執行命令槍殺逃亡者而逃避法律的制裁,以良知這個最高審判原則被判三年半徒刑等等。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學員惡行被調查是遲早的事,那些被迫害致死、致殘、致傷的大法學員和家屬們以及那些被勞教所迫害過的其他人,不會讓你們勞教所迫害完就完了的,因為這個世界永遠有「正義」二字,這是不能改變的。何況「善惡必報」是天理,不管人信還是不信,天理就是天理,他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稍懂法律的人都知道,中國的勞教制度本身就是非法的(沒有經過法院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違背憲法、法律,違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勞教所的解體是必然的,關鍵是在這個過程中每個人的表現都是實實在在的個人行為,都會因此獲得「善惡必報」的結果。趕緊遠離迫害大法學員的罪惡吧,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請不要把不符合個人觀念的事情都看成是對立的。也許這是你們了解事實真相,端正自己行為,選擇美好未來的越來越少的機會。

周向陽
2013年5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