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領導和老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按:北京大法弟子鄭旭軍,原是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的一名博士研究生,2000年,由於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電科院勒令退學,同時電科院將其戶口註銷,使鄭旭軍成為黑戶,被剝奪了在社會上生活的一切權利。當時電科院隸屬於國家電力公司,兩年以後,公司總經理兼黨委書記高嚴(正部級)因為涉嫌嚴重貪腐而畏罪潛逃,至今逍遙法外。以下是鄭旭軍給電科院領導的信:

尊敬的領導和老師:
你們好!

我叫鄭旭軍,是2000年被電科院開除的博士研究生。

99年7月江澤民不顧其他領導人反對,悍然掀起迫害法輪功運動,第二年我被電科院違規開除,同時被非法註銷戶口,自此成為「黑戶」,至今已經十三年。此後,雖然海澱區人大等部門先後多次到電科院協商,希望電科院能依法解決我的學籍和戶口問題,但是電科院的歷屆領導都是不做任何回應。

法輪功帶給人們的是健康的體魄和高尚的道德,當年在電科院的煉功點上就有患絕症的人通過修煉法輪功而痊癒的。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法輪功也沒有奪取政權的想法,這一點即便是親自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也已明白。團河勞教所的一個姓郭的大隊長在研究了法輪功和其它邪教的書後,坦言:法輪功沒有邪教的特徵;還有一位姓岳的大隊長說:所有出了問題的氣功師幾乎無一例外的存在不正當的男女關係問題,法輪功有那麼多學員,你們老師卻做的很正,很不簡單。這麼多的人修煉法輪功,如果真是有甚麼政治企圖,那是根本無法掩蓋的,而且在整個十幾年的迫害中,李洪志先生一再告誡所有的弟子,法輪功不搞政治,這個修煉原則一直沒有變。

有人把中共執政的歷史分為前後三十年,前三十年裏有長達十年的「文革」,中共自己都承認是「浩劫」,給中華民族帶來巨大的災難,從國家主席到老百姓,直接被迫害死的人數非常驚人,然而文革的始作俑者和罪魁禍首,卻不予追究,甚至放在水晶棺讓人膜拜,按他的罪行槍斃一萬次都不為過,何況他犯的罪遠遠不止「文革」之罪,一個執政黨如此包庇一個死了的罪大惡極的人,使這個執政黨裏的每一個成員都難逃罪責;後三十年裏江氏的迫害法輪功運動,造成的罪惡甚至超過「文革」,只是由於大陸的體制下,很多人還在麻木之中。這場運動的起因和其後的手法都與「文革」類似,但時間更長,迫害範圍更廣,直接受迫害的人數眾多,殘酷程度也愈加史無前例,這場運動無可避免的將徹底葬送中共政權。「文革」始於毛氏妒忌心的中共高層權力之爭,迫害法輪功運動始於江氏妒忌心的荒唐的洩私憤,迫害法輪功一開始便遭到其他常委的反對,在此後的歷年「兩會」中也都討論過如何停止迫害法輪的議題,然而江氏仍一意孤行。這個體制就是「樂一人而苦天下」,它的罪惡不僅僅在於它犯下種種滔天罪行的本身,而更在於它能始終如一地掩蓋罪惡和堅持錯誤,江氏下台以後卻仍能夠通過江氏舊臣手握重權繼續迫害法輪功。這個體制就像是有劇毒的春藥,使人興奮和發狂,最後在可恥中死去。體制裏人人為敵,需要的時候就是「親密戰友、接班人」,不需要的時候就是「叛徒內奸工賊、駕機叛逃者」。「文革」徹底毀滅了中華傳統文化,迫害法輪功運動則徹底摧毀了人的道德底線,強制洗腦「轉化」、活摘人體器官等等,在人類社會還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罪惡。

一個民族失去了傳統文化,就如無根之木,在別人的眼中就是異類,即便身在他國亦無法融於其中;一個人沒有了道德底線,便喪失了做人的資格,自江氏執政和迫害法輪功之後,中國人的道德迅速下滑,官員無法無天,醫生參與活體摘器官,教師竟然性侵幼女、學生(此等傷天害理之事二十天之中,報導出來的就有8起)。姜太公說過「治國之道,愛民而已」,一個政權若不但不能保護百姓,卻將千千萬萬的善良民眾作為迫害對像,從道德的層面來說,這個政權已經名存實亡

前段時間,國內的媒體登出了《走出馬三家》,文中揭露出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用酷刑迫害上訪人員的罪惡,法外行兇,人神共憤,舉世震驚。遼寧官方迅速組成由前馬三家教養院院長為首的調查組,調查組的報告在極力否認了對上訪人員的迫害之後,卻公開承認了《走出馬三家》一文中極力避諱的內容:馬三家關押了大批的法輪功學員,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轉化」,還特別強調這是執行了黨的方針,其目的是江澤民集團想讓新一屆的領導人能繼續他的迫害法輪功政策。那麼他們究竟採取了甚麼樣的方法使眾多的法輪功信仰者在誣蔑法輪功的「轉化三書」上違心簽字呢?就像一個無辜的人,要在殺人的認罪書上簽字,預審警察都會採取哪些方法呢?前幾天國內媒體刊登了一篇文章:《專家研究中國20起典型冤案:刑訊逼供無一例外》。所以調查組的報告無疑間接揭示出勞教所在轉化過程中對法輪功學員施以酷刑的更大的罪惡。著名律師高智晟先生僅僅因為上書中央要求停止殘酷迫害法輪功,就被施以酷刑並最終關進監獄。不難想像,這十幾年來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監獄和強制洗腦的學習班中會遭受甚麼。調查組的負責人之一竟然是馬三家教養院的前院長,組建這樣的調查組的本身便是罪惡,顛倒黑白的報告更是罪惡。

其實即便是調查組矢口否認的對上訪人員的迫害,對其他勞教人員的犯罪行為,那也都是千真萬確,鐵證如山的事實,在2008年的奧運會和2010年的上海世博會前夕,馬三家勞教所關押過成千上萬的來自全國各地的勞教人員,對《走出馬三家》文中的描述都有親身經歷,所以馬三家勞教所的罪惡在國內已舉世皆知,豈能否認。對那些不認罪的上訪人員他們的「待遇」就和法輪功學員一樣,幾十年以來,在馬三家勞教所,警察毆打勞教人員、索賄都是公開進行的。我在馬三家勞教所男所被關押過兩年,幾乎每個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酷刑,馬三家男所成立專管大隊時,專門購置了80萬伏的電棍(電擊普通勞教人員的電棍是40萬伏),我被4、5根電棍電擊,和我一起被高壓電棍電擊的一個法輪功學員(名叫孫書忱)被電擊得精神失常。法輪功學員一到勞教所,警察就要你在 「三書」上簽字,如果不簽就是高壓電棍和酷刑,直到你在「三書」上違心的簽字,然後就下到車間做苦役,這便是勞教所的「轉化」,上級根據「轉化」的名額給警察發獎金。其他普通勞教人員被打被罵也是經常的事。經常每天勞動十個小時,有時更多,所生產的產品銷到國內外,我們沒有拿過一分錢報酬,相反吃藥、住院都是勞教人員自己花錢,連取郵包時的汽油費都是勞教人員自己出的。

調查組的報告最後一段還有許多跟調查內容毫無關係的語句,指責境外的法輪功媒體造謠,其實如果法輪功學員的媒體報導失實,那就根本無法在國際社會立足,國外社會的透明度、法制程度顯然比國內要好,在國際上法輪功學員的媒體越辦越好,吸引人們的正是法輪功學員辦的媒體敢講真話。在江氏執政期間,光《焦點訪談》就做了不知多少集,沒有一集不造謠的,而且謠言都經過精心的包裝,例如在天安門自焚,完全是中共設下的抹黑法輪功的騙局;在另一集關於日內瓦人權會議的報導中,有個英國老學員叫彼得(Peter),在英國幾乎所有法輪功學員都認識他,他只是身材高大一些,就被說成是法輪功雇來的保鏢。大陸的官媒自稱是黨的喉舌,它們沒有眼睛和耳朵,所以滿紙荒唐言,一年又一年,60多年不講真話。

以我在勞教所和看守所的經歷看,遼寧的司法系統無疑是最黑暗的。在馬三家勞教所裏有個普教告訴我,他的媽媽在大北監獄服刑,家裏每年給警察的錢是7萬左右,給錢的目的是希望她媽媽能多減刑、幹些輕鬆的活。另外一名來自安徽的普教,他盜竊電力設備,按刑法他應該判10年以上的徒刑,但是在給預審送去20萬元錢之後,預審以連接電力設備的電纜線的價值為他定罪,最後被勞教兩年。有個進過監獄的人告訴我,在看守所、勞教所或監獄死去的人都是被人毆打或其他人為原因致死,病死、老死者只佔少數。這樣的情況在其它省市也都有,但遼寧是最嚴重的。對於普通的違法者,各個省市的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待遇會有所不同,但是如果是法輪功學員,無論在任何一個省市的勞教所、監獄都同樣會面臨酷刑、強制「轉化」等迫害。

也有許多老師和同學對我不理解,為甚麼要修煉法輪功?其實學習法輪功18年了,我還沒有見過李洪志先生本人,而李老師的著作《轉法輪》已讓我震撼不已。《轉法輪》的讀者不僅有高級知識分子,各個知識階層、各個社會階層,而且男女老少都有,東方人西方人都有,白種人黑種人都有。我想任何一個文學家、科學家都寫不出這樣一本書來。書中道理高深,語言卻深入淺出得能讓所有的讀者明白,就這一點就足以說明李洪志先生的了不起。當然也有些人不理解,最主要的原因是傳統文化被徹底破壞了,大陸的知識分子只有知識沒有文化,使自己的思維限制在了一個很小的框框當中。

古語說「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這是對師者的最貼切的定義,只有深諳傳統文化者或者是修煉者才能真正理解「師」的含義,「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一個真正掌握了「道」的人,便可以為人之師。作為一個真正的師要做三件事:傳道,受業,解惑。目前全世界能做這三件事的只有李洪志先生一人而已,能成為法輪功學員,是何等幸運。傳道就是要傳給弟子闡述宇宙特性的「道」;受業,就是要能替弟子承受業力;解惑,就是要能解答弟子在學道過程中的任何疑問。傳道的內容已經在《轉法輪》裏說的很清楚了;「受業」這個一般人不太理解,甚至有人認為「受」是「授」的意思,其實根本不是,這個答案也可以在《轉法輪》裏找到;「解惑」,在李洪志先生歷次講法和解答學員的提問中已經證實了。在團河勞教所的調遣處,有一次,除了班長之外其他人都是法輪功學員,那個班長說,哇!今天我們班除了我,最低學位是碩士,我知道你們都不是盲從者。是啊,經過這腥風血雨的迫害,已經沒有盲從者了。

李洪志先生說過:「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孔子也說過「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經過這十幾年的迫害運動,反而使法輪功在國際上的知名度空前提高,目前法輪功已經傳播到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其實即便是在國內,法輪功也沒有像大陸媒體說的那樣銷聲匿跡了,有人在壓力下放棄了,但也有不少人走入法輪功修煉中來了,北京奧運前我被昌平610非法關押並勞教,在勞教所裏我們一起被送走的5名法輪功學員中,其中一人是2004年開始學法輪功,還有一個人是2006年開始學法輪功,都在迫害之後。昌平的610告訴我只要我寫保證書就可以放我,他們從來沒有抓過像我這樣高學歷的法輪功學員,企圖「轉化」我來立功。我不予妥協,他們便極力想羅織罪名企圖將我判刑,他們將我科研用的GPS衛星接收機非法沒收,並造謠說我在開發專門用於法輪功的衛星電視接收機。我在四維公司工作期間,由於工作任務極其繁重,一心都撲在開發新產品上,平時連電視都沒有時間看,GPS衛星接收機和衛星電視接收機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找不到罪名後就將我非法勞教。這些警察不是辦案人員而是作案人員。

十幾年來,我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關過三個看守所,在北京法制培訓中心強制洗腦時間長達半年。第一次勞教前,警察告訴我,如果電科院同意復學就可以不勞教我,他們找過電科院黨委,電科院黨委不同意我復學,於是我被送到團河勞教所。在北京法制培訓中心,看守我的有8個武警,一個武警每天的伙食費就是120元,參與做「轉化」洗腦的有四個警察和四名勞教人員,我一個人的轉化洗腦費用便是幾十萬,耗巨資維繫的這場迫害,僅僅是為了取悅江澤民一人而已,人們也看到了,那些跟隨江氏的人幾乎無一例外的都是貪官、殺人不眨眼的惡棍,他們不僅迫害法輪功學員,也禍害百姓,為害一方。

在這十幾年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政治運動中,官場流氓化,社會道德底線崩潰,食品、空氣和水也被毒化,特權貴族逃離中國大陸,外國的使領館也成了高官權鬥失敗後的避風港。只要迫害法輪功運動還在繼續,這個社會的每一個人都在危險之中。毀滅中共的是這個體制的本身和依附這個體制獲得權力的無惡不作的中共集團。法輪功學員即便是在最嚴厲的迫害形勢下也不曾採用過激的行為,在北京的法制培訓中心,有位武警士官告訴我,在99年的7.20之前的幾天開始,成千上萬的武警便已荷槍實彈不分晝夜的埋伏於天安門附近的地下掩體中,只要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稍有過激的行為,子彈便會從槍中射出。在每一次節假日,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就會多,武警們每次也都是這樣荷槍實彈的奉陪,但是法輪功學員沒有一次出現過激行為,武警們深深的感受到了法輪功學員的平和、善良。武警們也目睹見證了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在北京法制培訓中心,有一次,一個看守隔壁女法輪功學員的武警臉色煞白的跑到我的監室裏來,他無法忍受看著四五個高大的男警察折磨一個瘦小的女法輪功學員,那個女法輪功學員被毒打時,這個武警嚇得渾身哆嗦。培訓中心的領導還開會威脅他們,要他們保守秘密,即便他們退伍之後,十年之內明慧網上如果出現關於法制培訓中心迫害法輪功的報導,他們都將會被追究責任。

在整個這場迫害法輪功運動中,江氏和他的追隨者所犯下的罪惡,遠遠的超過古今中外任何一次政治迫害和宗教迫害,這群無惡不作的人正在毀滅這個政權,正義隨著天滅中共而到來,所有罪惡也必將會遭到清算。而這個體制內的其他人、黨員,只有退出中共才能免於被清算,重新做人,大法弟子冒著種種艱難講真相和勸「三退」救人,只是希望被權力、利益和謊言迷惑了的人能作出正確的選擇,從而有美好的未來。天要滅中共,任何人無法阻擋,不是法輪功學員針對共產黨在做甚麼,明白真相退出中共的人才會有未來,法輪功學員做的只是為了救人。

法輪大法給予人類的只有美好。經過這場最最嚴酷的迫害後,法輪大法將成為未來人類各個民族一個最主要的信仰,人類的道德將迅速回歸到最美好的狀態。人們看到,短短的幾年裏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使東西方人都為之驚嘆,西方主流社會的人都趨之若鶩,一個演出能看到使人激動得流淚。是因為神韻所展示給人的純善純美的中華傳統文化和普世的價值,那是人們內心善良的本性裏最最本質的東西,內心善和美的共鳴。雖然這些年來我失去了人中的一切,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從沒有後悔過,我感到自己無比的榮幸和自豪,因為我知道未來會是甚麼樣。

德國納粹集團在迫害猶太人中犯下大罪,這幾十年來,國際社會一直不遺餘力的在清算那個集團中的每一個成員。即便從已經揭露出的冰山一角的殘酷暴行看,迫害法輪功運動中所犯下的罪行已經遠遠超過了納粹集中營裏的罪惡,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都將面臨即將來臨的清算,國際社會早已成立了專門的追查組織記錄法輪功迫害者的罪行,以便在正義到來時清算。在這十多年來,我沒有做過違法的事,卻被電科院違規開除,甚至越過法律底線將我的戶口註銷使我成為黑戶,有好幾個警察說,電科院做的太過分了。此後的歷屆領導上任我都通過各種方式表達了我的訴求,但是沒有任何回音。今天我再一次向你們表達我的訴求:恢復我的戶口;賠償這十幾年給我帶來的一切經濟損失。對你們而言這是一次糾正自己錯誤、選擇自己的未來的機會,我沒有怨恨,我希望你們能有美好的未來,我不希望歷史翻過這一頁時,連你們的子孫也要為你們現在的行為而羞愧。

此致

敬禮
鄭旭軍
2013年5月24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