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一九九七年我正在讀大學。放假回家,母親告訴我她修煉法輪功了,說法輪功可以讓人長生不老,讓我也學。我想,秦始皇想長生不老,到處尋找靈丹妙藥都找不到,世上這麼好的東西竟然讓你這個平民百姓得到了,怎麼可能?我笑她太傻。

那時母親剛得法不久,法理不是很清晰,就這樣向我介紹大法。

魔難中走回大法

後來,我發現原來一身病的媽媽越來越健康,家裏還成立了煉功點。很自然的我放假回家也就跟著煉起功來了。那時也經常看《轉法輪》,只是覺的大法好,並不會修,心很浮躁,有些像師父說的「中士聞道」,談不上真修和精進。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對大法鋪天蓋地的迫害開始了。那年正好我畢業。回到老家,發現煉功點沒了,一切都停滯下來,連大法書都藏了起來。由於自己求安逸,感覺煉功得吃苦,又沒有了集體煉功的環境,加上工作繁忙,接下來又是結婚、生子,大法書一放就是幾年。一切混同常人,浪費著寶貴的時間。

成家以後,自以為找到了人生的幸福,找到了愛我的丈夫。但是與公婆生活在一起,家庭矛盾日益增加。下班時,看到別的同事都高興的奔家去,我卻覺的回家對我是一種煎熬──公婆對我挑三揀四,丈夫對我也越來越冷淡,有時晚上乾脆不回家,且連聲招呼也不打。看著幼小的孩子,我欲哭無淚,心中鬱悶到了極點,精神簡直就要崩潰,只覺的蒼天對我不公,不知這樣的日子何時是盡頭。

不知怎的,這時我突然想起法輪功。從母親那兒借來《轉法輪》,苦悶時就獨自一人翻開看看,看書讓我覺的心裏舒服。丈夫的變化讓我對婚姻絕望。一次我試探說:這樣過日子已經沒甚麼意義了,咱們離婚吧。他嘆息了一下,同意了。我說那就明天去辦理吧,他又同意了。我的心都碎了,哭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不知為甚麼他又不肯去民政局辦離婚了。逐漸的我才了解到,那時他已經搞了很長時間的婚外戀了,我卻蒙在鼓裏。當我發現他把情人領到我們買的那處房子中同居,並且那女士已經懷孕了,我的世界轟然倒塌。這樣的事實我實在是無法接受。特別是爭吵中丈夫竟然對我大打出手。我決然的回到娘家,一呆三年。

這些年,魔難不斷。婆家人和丈夫到處造謠說我因為煉法輪功不要家了丈夫才有外遇的。鋪天蓋地的輿論壓力壓的我喘不上氣來。我感歎,真如師父所說「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1]。我開始認真學習《轉法輪》和各地講法,對這些慢慢釋懷。回想起來,那時如果沒有大法支撐,我不知自己會變成甚麼樣。

可是,從回大法,談何容易!但是我又是幸運的,因為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大法歸正了我 挽救了我的家庭

隨著學法的增多,明白了世上沒有偶然的事情,所遇到的魔難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的,師父只是利用了這些魔難讓我提高心性。心中一點點的不再怨恨丈夫和婆婆。《轉法輪》開篇第一講師父就告訴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我執著錢財利益,丈夫和婆婆就說我們共同買的房子不給我,我將一無所有;我執著親情,丈夫連兒子也不讓我見;我怨恨丈夫無情,想用人的辦法報復,就有很多男士對我表示好感,要跟我交往……。

當心裏感到委屈時我不再去向別人訴說自己的委屈,就背師父的經文〈境界〉、〈何為忍〉、〈修者忌〉,心中有法在,臉上就會掛著微笑,充滿陽光的去生活和工作。同事和朋友對我的變化很是吃驚。在魔難中,是大法賜予我力量。我儘量用修煉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

但是仍然有人說我因煉法輪功而不要家。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助師正法,如果周圍的很多人都這樣看待大法,他們豈不將失去被救度的機緣,我這不是犯了大錯嗎?我就考慮是否應該回家。父母不同意,他們害怕我再受到傷害。我理解父母的心情,其實我的心裏也沒底。我跟周圍的同修切磋,大家說法不一。有的認為該回去,大法弟子不能離婚;有的認為不能回去,婆家的人對我不僅僅是傷害,那是嚴重的迫害。

學法,與同修交流,我知道師父會給我安排最好的修煉道路,以前是因為自己心性沒把握住,才上了舊勢力的當,正是這個舊勢力給我設了這巨關巨難。思考再三,我決定回到已經離開三年的家。

回去後,在生活中我儘量關心體貼家人,心中沒有任何怨恨。真是相由心生,家人的變化出乎我的意料:婆婆對我比以前任何時候都好,丈夫也歸正了,一切都變的和諧。心中對師父充滿了無限的感恩,如果沒有大法,這個家庭註定是要破裂的。是大法挽救了這個家。人們再也不說我學大法不要家了

助師正法,開小花

我周圍的同修中年輕人極少,大部份是老年人。真相資料是靠外鄉鎮提供,距離我們有三十多里地。我買了輛摩托車,主動承擔起取資料這個任務。

當我知道做資料的同修是一個只有小學文化的家庭婦女時,我對她很佩服,看到她救人的心那麼純真,更讓我感動。我想我有一定的電腦知識,為甚麼不自己也開朵小花呢,這樣既省去很多麻煩,也是承擔自己該承擔的義務啊。知道我有這顆心的時候,同修很快就幫我置辦了所需要的一切。雖然開始時心裏還是有些不穩,有點怕,但當我摸索著終於打出第一份資料時,心裏特別激動,再往後那個怕就消失了。

做資料有苦有樂,也是一個修心和提高的過程。開始時噴墨打印機經常出問題,有時向內找,找到心性的不足時,它馬上就恢復正常了;有時實在沒辦法了,又不想麻煩技術同修,就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幫助,這時問題總能得到解決,真的感覺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弟子。母親總是承擔著一切家務,默默的支持著我。當我有事不能完成當週的資料時,另外同修就會及時配合,保證週刊和救人的真相資料按時完成。這幾年,我們做資料的幾個同修就這樣默默的配合,連成一片,達到無脈無穴的境界。

講真相,救度有緣人

我是一名老師,接觸學生和家長的機會相應的就多。我想,我接觸到的學生一定都是跟我有緣的人,利用學校講真相救人,這可能就是當初我選擇的救眾生的道路。平時我嚴格要求自己,用善心對待老師、學生和家長,但也有沒守住心性的時候,每次跟學生發火後,心裏很後悔,很難過,知道心性沒提高,反而下降。多年的反覆,現在心性提高多了,不再像以前那樣點火就著。

平時,我儘量保持祥和慈悲的心態對待學生。凡事多為學生想,讓學生感覺老師真心為他們好,他們也願意跟我交往,在適當的時機,我跟他們講大法真相,大部份都能選擇退出團隊。看著一個個生命得救,真的發自內心的高興。

當然,不是所有的學生和父母都能理解的,個別的還去教育局舉報我。不過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總能走過來。

在修煉的路上,有酸甜苦辣,但我會義無反顧的走下去,這是我無悔的選擇。今生幸遇大法,我定會永遠珍惜。謝謝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