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經歷證明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

一、大法破迷

我於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日在辦公室值班時,看到同事的一本《轉法輪》,當初只想翻翻裏面到底寫些甚麼,沒想到一看就合不上書了,多虧那天客戶很少,越看越吸引我,他解開了我很多很多永遠都無法解開的謎:有沒有另外空間?天上有沒有神?地下有沒有鬼?人生在世上到底為甚麼?人有來世轉生嗎?

我當年讀的是數學系,從理論上,我們都能證明另外空間的存在,美國有位數學家從理論上已經證明到有十一維空間的存在,當年我抄寫下來這位數學家的證明題,並且一直保存著。可是我們只能從理論上證明而無法知道它的存在形式。有位朋友用以下例子來推理,證明另外空間存在的可能性,我覺的很有意思:

如果人眼睛的功能只能看到一維空間,那麼他看一個人就是一條直線;如果眼睛能夠看到二維空間,那麼他看一個人就是一個平面,就像一幅畫;現在我們人的眼睛能夠看到三維空間,那麼我們看到世界上的任何物體就是這樣的,立體的;如果人的眼睛能夠看到三維以上的空間,那麼他就看到另外的空間了。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人的眼睛侷限了人看世界的本事。」我很願意相信除了我們人類生存的空間外,一定還有另外空間的存在,既然有另外空間的存在,那麼一定有另外空間的生命存在了,可是由於從小受到無神論的灌輸,因此我的這些問題、好奇,最後被現實社會的物質追求給埋沒了。

當我看了《轉法輪》,李洪志大師用最淺白的語言,最通俗易懂的向我們闡述了甚麼是另外空間及另外空間的存在。雖然我還不能用這雙肉眼直接看到另外空間和另外空間的生命,但是從大法的法理上我完全明白了並確信他們的存在及存在形式,師父還向我們揭示了龐大宇宙的奧秘。

怪不得世界上有那麼多的學者、科學尖子、博士、雙博士學位的科學領域的佼佼者都在修煉法輪大法,都是法輪大法的篤信者。因為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學。「《轉法輪》是天書!這是本天書!我要修煉!」我明白了這就是我一直在冥冥中尋找的,我找到師父了!初得法的激動無以言表。

二、小腹部位的法輪常轉

師父在法中說過要給每個修煉的弟子下法輪,我常常會摸摸肚子:「我有沒有法輪呢?怎麼沒有感覺呢?」有時覺的肚子「呱呱響」,那是不是法輪呢?

得法幾個月後,一次我去原單位有點事,有個同事是修佛家單傳法門的,他天目一直是開的,能看到另外空間的很多東西,因為以前我身體一直不好,他看到我身體裏很多部位有病,就常常給我發氣,幫我治病,而我偏偏甚麼感覺也沒有,所以,後來我也不要他發甚麼氣治病了。

這次,去他辦公室,他表現出一種非常古怪的神情,他眼睛上下左右的看我,我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功很好的,我身體沒病了。」他說:「我看到你小腹裏的法輪了,金色的,左轉九圈,右轉九圈。你身體的右邊有光,很亮的。」我壓抑著內心的激動:「哦,我不但有法輪,我的身體已經變化那麼大了!」他也感到法輪功對人體改變的神奇速度表示不可思議。

又過了幾個月,我第二次去是為了給他送《轉法輪》,他驚嘆道:「不可思議,你的法輪已經有這棟樓那麼大。」我明白了我在另外空間的身體就已經很大很大了,才修煉了半年,我身體本質上的改變已經超過了他幾十年的修煉。

三、無病一身輕

修煉前我身體一直不好,最嚴重的就是「乙肝病毒」,俗稱「大三陽」,從二十多歲開始一直到四十多歲,二十多年間從西醫到中醫,從中醫到西醫,從土方到專家門診注射昂貴的進口藥,病不但沒好,卻越治越重,最後醫生告訴我,你血的陽性指標已經高的我們的儀器都測不了了,你只有靜靜的養著,如果爆發肝炎,只有死路一條。

聽了醫生聳人聽聞的話,我乖乖的休息了幾天,但是在名利的驅使下,馬上又投入到常人社會的追名逐利中去了。

40多歲我喜得大法,修煉後,人越來越有精神。原來走樓梯氣喘的不行,一進門,先在門口的椅子上要坐一會,歇過勁後,才能走進房間。修煉沒幾天,我就能一口氣走上樓,每天還能將自行車推上樓。(家母看到我身體的巨大變化,也走入了修煉。)當我的主治醫生知道我的變化,覺的不可思議,我將《轉法輪》送到他家。那時,醫生還是讓我去再驗一次血,看看是不是真的好了。我堅信師父說的:「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而且師父在法中很多地方都寫了給我們「淨化身體」,「不斷的淨化,不斷的淨化」[1],我已經沒有病了,師父已經給我淨化了,我不需要用醫院的驗血來證明。

其實在我身體表面上已經能夠證實我的肝病徹底好了,修煉不到一年,我臉上的肝斑褪沒了,我曾經為此去做美容,沒用;去看中醫美容,醫生說:「你的肝不好,這個斑是不會褪的。」無奈,我徹底放棄了美容臉部的兩大塊黃褐斑。一日,我無意中照鏡子,發現臉上乾乾淨淨的,白裏透紅,兩大塊黃褐斑沒有了。我更加確信自己的肝病好了。在我修煉兩年半後,中共邪黨對大法開始了瘋狂迫害,我被惡警綁架到監獄做體檢時,我的驗血報告指標全部都是正常。

四、大法無所不能

當年在我們煉功點上來了一對東北的老夫婦,在一次切磋交流中,他們告訴了我們大法的超常:那位老太太六十多歲,她的子宮被切除了,而且年紀也那麼大了,可是修煉大法後,來例假了,真是太神奇了。我當時想,我也沒有子宮,我能不能也有例假呀?後來我馬上打消了這個念頭:「我怎麼能和人家跟班的老學員比呢?只管努力修吧。」

修煉兩年後,奇蹟真的在我身上發生了,我有例假了!開始我有點懷疑,會不會是消業呢?可是很有規律,一段時間出現一次,不多,我確信這是例假。這在現代科學永遠都無法解釋的,可在大法弟子中並不是特例。我深信大法無所不能,深信師父說的句句都是真的。

師父說:「而且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因為性命雙修功法,需要經血之氣來修你的命。來例假,但不會多,在現階段那麼一點,夠用就可以了,這也是一個普遍現象。不然的話,你缺少它怎麼去修命?」[1]

師父還說:「有的人問我:老師,我能不能煉功啊?我做絕育了,或者摘除甚麼了。我說這個都不影響的,另外空間你那個體沒有做手術,而煉功是那個體在起作用。」[1] 因為我另外空間的身體是健全的。這是用人的任何先進技術或先進理論都永遠無法達到的。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學。

五、大法使我道德回升

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人人都在為自己的利益爭啊搶的,大家都在隨波逐流,自己也在隨著這股爭名奪利的洪流中向下滑著,雖然內心也常常不安,但是一想大家都這樣了,也就「隨遇而安」了。在看《轉法輪》的過程中,知道了師父告訴我們宇宙特性「真、善、忍」是衡量一個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師父教我們如何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遇事如何為別人著想,如何做一個大法修煉人。對照師父的法,我心裏很愧疚:原來我已經變得那麼不好了!往下滑的那麼厲害了,我還一直以為自己是好人呢。我當時就有兩個決定要做:放下利和名。

我原是一個外資公司在某市辦事處經理,大小事一手抓。剛接手的時候,老闆給我一大筆資金,為建立公司擴大業務,給我作為與客戶應酬的費用。我的客戶是一家非常大的集團公司,我在與客戶的交往中,大家相處的比較好,他們覺的我比較單純、實在,人也和氣,我也不太會那套「應酬」,所以,我沒怎麼請客吃飯,在業務上,他們卻比較照顧我。老闆一個月後來辦事處,看到給我的錢幾乎沒有用,就責備我了:「你怎麼不花錢呢?看他們需要甚麼,買給他們,一個月請幾次吃飯。這樣關係才牢靠。」我嘴上沒說,可是心裏想:「我沒請客戶吃飯,你不是也表揚我業務做的好嗎?不是花錢就能辦到的。」在那半年中,每次老闆都要叫我多花錢,他的觀點是,如果我在交際上多花工夫,那麼業績會更好。同事、朋友也說:「你怎麼那麼傻,錢還不會花。要有誰給我錢叫我去花,多少都能花的了。」

我心裏也挺憋的,我為公司節約開支,卻屢屢受到批評。我開始不節約了,首先進出常常揚手招的士,免去擠公交車身體受苦,每月請客戶吃一次飯,還是覺的花錢不夠。因為我不太會交際應酬,所以乾脆請家人吃飯報銷,吃多了家人也不願意,後來有幾次乾脆買假發票,自己填上個數字,錢就歸自己口袋了。在這個世風日下的大洪流中,都不知道這已經是在貪污了,貪財的心起來了。

公司走上正軌後,貪財的心沒去,我們就將公司下達的指標完成後,額外盈利都作為小金庫,每月底大家分攤。得法後我羞愧萬分。

看《轉法輪》的第二天,我去上班,就告訴同事,他的《轉法輪》書我要了,我要修煉了,同時,我將放在保險箱裏,把剛剛分得的五千元拿出來,我說:「這個錢,我不能要了,因為這不是我們的正當收入,所以我不能要。」同事們傻傻的看著我,以為我在開玩笑,我說是真的。隨後,我告訴他們《轉法輪》這書有多好,我們應該如何做一個好人。他們就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我,覺的我「瘋」了。而我心裏卻非常的輕鬆。

一個月後,我向老闆提出了辭職。因為我是這外資公司的負責人,公司業務量大了,資金流通量也越來越大,由於我們的客戶是個大集團公司,資金相當雄厚。因此我公司老闆玩奸商手段,故意拖欠款,直至欠外債兩千多萬元,所有的賬單、文件都有我的簽字,對方公司要帳都是找我要,因為老闆很少在國內,雖然我當初也很煩老闆的欺騙行為,但是想想也不是我欠的錢,只要公司對我不薄就行了。學了《轉法輪》,知道了這是完全違背「真、善、忍」的,我也意識到了自己在無意中也在幫助老闆欺騙外公司。所以,這個工作不能做了。

工作沒有了,前程也沒有了,再去找工作,也沒有找到合適的,但是我的心反而感到很輕鬆自在。沒有工作後,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煉中,煉功、洪法、每天學法至少三講,感覺師父一直在往上推我。那時候,心性像坐直升機一樣飛速上升,人世間的一切看的淡之又淡,世界觀、價值觀完全改變了,感受到了大法能使人的道德迅速提升,心情開朗、平和,滿心都是高興事,感覺心裏沒有了恨,別人罵我,我也樂,恨不起來;對錢財也看淡了,誰有困難鼎力相助,有時,明明白白吃虧,我能想到師父說的法,呵呵一樂,就過去了。家庭、朋友、鄰居都說我好,我沉浸在修煉大法的美妙之中。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邪黨失去理智的瘋狂的誣陷迫害法輪功,我一直堅定、堅信大法,去北京證實法,被惡警綁架到監獄時,我一直保持平和的心態,遇到任何人,不管是警察、犯人、還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六一零邪惡組織人員,就是講真相,講法輪大法是正法,講修煉大法的美好。有警察明白真相後,在暗中保護大法弟子,也有些人因此而得法修煉了。

限於篇幅,以上只是我修煉法輪大法的一小小部份體會,修煉大法的美妙幾天幾夜道不盡。請善良的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將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