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天意而行必有大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六月四日,我和同修們在市中心洪法。剛煉完功,我看見旁邊站著幾個中國人。我立刻心生一念:救了他們。

我說:「大家都好,咱們都是中國大陸人?」「住在這個城市?」「我們是第一次見面。」隨著我的問話,他們說笑著回答的很好。同時,我們也拉近了距離。我說:「咱們中國人見面就是緣份。退出過去參加過的黨、團、隊就是你們的福份。」他們都靜下心來聽我說。

我問:「上小學的時候你們都戴過紅領巾嗎?」一女士和一男士表示戴過。「那共青團、共產黨入過嗎?」他們表示沒入過。我說:「就把你們入過的少先隊退出來吧。在中國幾十年來都是入黨、入團、入隊。現在是退黨、退團、退隊,在中國大陸已經退出近一億四千萬人。退出你們參加過的少先隊,天滅中共、人類大淘汰的時候,你們二位保平安、有好運,恭喜你們。」女士姓關,我給起了化名關鴻雁。男士姓蔡,我給起了化名蔡大鵬。他們都覺得自己的化名好。男士笑著說:「我叫蔡大鵬、她叫關鴻雁,太好了!」大家都笑了。異口同聲地說:「謝謝!謝謝!」我說:「要謝,你們就謝謝我們的師父吧!我是煉法輪功的人。大難來臨時,父母救不了兒女,兒女也救不了父母。人救不了人,只有天上的佛、道、神能救人。是神保祐你們走出劫難。」

我說:「法輪功是救人的,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有福報」。他們說:「謝謝!你也有福報。」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人,六十多歲身體健康沒有病。現在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煉法輪功,都是合法的。只有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我的話音剛落,另一女士急切地說:「江澤民不是死了嗎?」我說:「去年七月上旬說是死了,可後來又活了。它要那樣平平常常的死了就便宜它了,做了那麼多壞事會遭惡報的。江澤民是罪犯,被阿根廷法庭下了逮捕令。」另一女士又急切地說:「江澤民的逮捕令不是被取消了嗎?」我說:「有一段時間是被取消了,現在這個案子又立起來了。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鐵證如山,是罪證,不會自行消失的。」男士脫口而出:「多行不義必自斃!」我們好像舊友重逢,親切的握手。我說:「江澤民多行不義必自斃!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人必自斃!中共迫害中國人六十多年必自斃!」大家都笑起來了,你一言我一語重複著。我說:「中國人幾千年來就信仰佛、道、神,相信善惡有報是天理。」男士忙說:「我就是信佛的。」我說:「好啊,人有信仰就有心法約束,不幹壞事。」他們都認同。

我們說的熱鬧之中,又來了一位男士。我說:「你們是一起的?也退出來保平安吧。」他入過少先隊,姓周。我剛要說出他的化名,那位男士搶先一句說:「他就叫周大福吧!」我們又一次親切的握手。大家又笑起來了。我便順水推舟說:「中國人過去入黨、入團、入隊,現在是退黨、退團、退隊。這真是天意呀!順天意而行必有大福,你就叫周大福吧!」「周大福」正在高興,那位男士又說:「順天意而行必有大福,逆天意而行必自斃!」大家笑的前俯後仰。另一女士沒有上過學,更沒入過黨、團、隊。我說你沒入過太好了,就不用退了,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有福報。

四人同行,回頭招手。面對他們的笑臉,我上前幾步說:「請大家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遇難呈祥、逢凶化吉!」我們互相招手,互相祝福。

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我想這些生命真的得救了。這些生命明白的一面太興奮,太激動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