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年輕學員得法、修煉和證實法的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個在正法末期才走入修煉的年輕大法弟子。轉眼四年過去了,回首修煉的歷程,這是一個自我提升和有幸被大法和師尊慈悲歸正和眷顧的過程。在修煉中有時我做的並不夠好,心性時常會降到和常人一樣,但我內心一直把修煉放在第一位,知道返本歸真才是真我的最終目標。這樣每當在我心性降下來時或過關時,我就會按照大法要求努力做好,因為我明白這才是師父所說的修煉的正常狀態。

一、得法、修煉與提高心性

從小我就很相信神佛,儘管那時對精神領域還知之甚少。上大學一年級時,我接觸到了佛法,我知道我將要走這條路──一條修煉的路。或許是與禪宗有些緣份,我當時開始修煉禪宗。但在我的內心深處,隱約地我仍然在等待著甚麼。

我是通過網絡了解到大法的。我瀏覽了《轉法輪》,在讀到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時,我感到額頭兩眉間的肌肉發緊往裏鑽,就像書裏描述的一樣,這使我對大法更加相信。

後來我與其他的法輪功修煉者有了接觸,並得到一本《轉法輪》。手裏捧著書,看著師父的照片,我感到如此的親切,好像我很早以前就認識師父了。讀完整本書後,我就決心修煉大法、緊跟師尊。我明白了這才是我一直期盼的真正的法。從此以後,我放下了以前修煉的東西,開始以一種奮發和莊重的心態走上了被法歸正之路。因為是懷著堅定的信念走入大法的,我由此體會到了大法的許多神奇之處:開始修煉兩週不到,我的慢性鼻竇炎就痊癒了;每到晚上我都能感覺到小腹處有法輪在旋轉;每次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也能感覺的到;我感受到了兩臂內、勞宮穴等處有強烈的能量流動……修煉最初階段的這些現象加強了我對大法和師父的信。我的心性每天都在提高,我變得待人真誠友善,總是先替別人著想,每時每刻我都知道我是在按照宇宙「真、善、忍」特性在大法中修煉。修煉前我認為自己是個不多見的好人,但通過用「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我意識到自己並不像以前認為的那樣好:因為用常人的標準衡量自己,就無法看到自己的許多缺點。

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

「有些人他還用滑下來的道德水準衡量自己,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因為衡量的標準都發生了變化。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轉法輪》)

修煉最初階段,我遇到了來自家人的一些干擾:母親突然得了重病需要住院治療;教授「無神論政治」的哥哥時常取笑我:「你不是不殺生嗎,那你為甚麼還吃肉?……」面對這些考驗,我不為所動,繼續堅持修煉和走出去做講真相的工作,不讓周圍的環境干擾我拯救世人。師父知道這一切,慈悲地做出安排使我的境遇變的好起來:母親的病大有起色並出院回到家裏;我哥哥的態度漸漸的從反對轉變為認同並且開始讀《轉法輪》了。作為一個與大法有緣的生命,哥哥是被師父指引到修煉路上的。一天我夢到全家人都在一座公寓的樓頂,突然哥哥掉下去了,我拼命地伸手去抓他,但此時空中傳來一個聲音:「別擔心,師父在此」。做過這個夢之後,哥哥就開始讀法和打坐了。因為與大法有緣,師父把他的天目部份打開了,讓他在打坐時看到天目的通道亮了起來;在做第四套功法時,他還能看到有一個亮球在周身移動,有功柱直指天空……這之後他就開始修煉大法了。母親也逐漸走入了修煉。當時母親住的房子發生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她說屋頂連續幾天晚上都出現了一個光圈。而且我哥哥打坐時也看到家鄉的老屋出現了光圈。雖然我無法解釋這些現象,但我想說我們全家人都對師父充滿了感激。師父把大法帶給我們,救我們乘上法船。我要向師父致以最高的敬意和感謝!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能在夢裏看到不久之後要發生的事情。在成為大法弟子夢中見到師父後,我總能感受到師父對像我這樣的新弟子的慈悲和無微不至的關懷。隨著正法接近尾聲,我越來越意識到這種前世的機緣和自身肩負的使命。

二、在正法時期助師父證實法和拯救世人

開始修煉不到兩週,我就加入到了講真相的項目中拯救世人。越南和中國同屬一種政治體制,大多數的新聞和資訊都被審查,因此很少有人知道法輪功,並且大多修煉者都是年輕人或剛來不久的人。二零零八年夏天,我們開始了專門針對中國人的講真相項目。我們向中國遊客發放真相資料,開始時都是用A4紙複印的資料,後來我們學會了從明慧網下載使用講真相的小冊子。那段時期,很多同修,也包括我,都遇到了來自警察和保安的干擾而被拘留了。但後來我們又都被釋放了。

隨著正法的進程,我們又開始以發放傳單、張貼資料和發送電子郵件的方式向本地人講真相。我和同修在很多馬路上都發放和張貼過真相資料,有時晚上也出去做。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每次我們的資料幾乎都沒有損失,我也總能平安地回到家裏。

我與中國人有很大的緣份:我和同修一起到過中國三次去幫助那裏的有緣人走入大法,雖然講不了幾句漢語,我還是幫六個中國人做了「三退」。記得有一次坐大巴從中國返回的路上,我和同修給懂越語的中國司機講了很多真相。他說「我既不信共產黨,也不信法輪功」,不想做「三退」。在下車過邊境的時候,我擁抱了他,握著他的手說:「我們走了幾百里路來這裏就是為了能告訴你真相,為了你有一個美好的將來,請三退吧」。他被我們的真誠打動了,不太情願地取了個化名做了「三退」。我們由衷地為他高興,祝願他能得救。

每次我們去中國,我們遇到的世人都會感到我們法輪功修煉者是好人。有人甚至主動給我們路費,但我們都沒要只是表達了謝意,告訴他們我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要別人的錢。他們往往很受感動,經常通過朋友和熟人捎帶小禮物給我們。我們知道這都是師父搭好了橋樑讓有緣人聽到真相並做「三退」。

有一次,曾聽過真相的中國人的一個朋友到越南來,讓我們帶他到本地特色餐館用餐。我們主動買單後,他覺得不好意思,於是要給我們每個人一百元人民幣作為留念,我們沒要他的錢告訴他我們是修煉法輪功的,不能隨便拿別人的錢。他很吃驚,說這是頭一次遇到給錢不要的。吃飯的時候,他講到他和朋友們除了交給妻子和家人的錢之外,通常都會存些私房錢以備「婚外情」之需。我告訴他婚外情是不對的,你應該忠於妻子照顧好家人。他最後說:「現在我知道了煉法輪功的都是真正的好人,大陸共產黨的宣傳都是造謠誹謗」。通過這件事,我們順利的幫他做了「三退」。

我和當地的同修都明白向中國人講清真相的重要性,為此我們竭盡所能地去做。有時我們會帶著滿滿一包真相資料和「神韻」DVD光碟到邊境去發給中國遊客。師父總是能安排世人趕來聽到真相。最近一次出門,師父安排了一個中國小伙子坐到我們鄰座。車廂裏光線昏暗,我祈求師父的加持拯救這個生命。雖然我講不了幾句漢語,但有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配合,我用手機的發光作為照明讓那個小伙子看到了大法的真相和一億一千萬國人「三退」保平安的信息。語言雖小有障礙,那個小伙子最終以真名退出了共青團。我默默的感謝師父並為又一個生命的得救而感到高興。

修煉中我也不是總能守住心性,我的思想和行為有時連好人的標準都達不到,還有很大的惰性沒有去掉。每想到此我就會感到難過,告訴自己不能落下啊。我知道修煉的路很窄很窄,走歪一點就會造成很大的損失。懷著對自我提升、跟隨師父回家的渴望以及拯救世人的誓願,我會始終激勵著自己更加精進的修煉、踏實地走完最後一段正法之路。

最後,我想告訴中國大陸的同修們世界各地的同修都對中國大陸充滿了敬意,希望我們攜手助師正法。願我們在最後的歷史時期做得更好。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