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法拉盛講真相的見聞和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上週末我和多倫多的同修到紐約,參加了法拉盛圖書館前舉辦的「聲援退黨潮、譴責法拉盛黑色暴力」大集會和講真相的活動。以下是自己的一些所見所聞和體會與大家交流,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1)救人是我們的目地

第一天集會時下起了大雨,天國樂團每次演奏完一首曲子,路邊一些挑動的人就開始亂叫了。也有行人謾罵的、有狂叫的,很多人都是慌慌張張的匆匆而過。帶著採訪任務的我就想:這種情況下怎麼能採訪到東西呢?當我意識到我是帶著做事心而來時,我就對自己說:我來這兒的目地是救人!

調整好心態後,我把相機放進背包裏(免得別人有戒備心),就開始跟一些觀看的路人聊起來了,才發現有很多是想來聽真相和了解法輪功的。他們的疑問,他們的盼望,令我感到自己來這的神聖使命感。我明白了這次活動的意義後,我就開始一個個的去講了,語種還真不少:粵語、國語、韓語、英語、台山話、福建話、潮州話、客家話,雖然我不全會講,但很奇怪我好像都能聽懂他們的對話。我就順著他們的對話,跟他們聊了起來。

更令我驚訝的是,在這種看似邪惡來勢兇猛的情況下,居然有很多的路人敢頂著邪惡的恐嚇接受我們媒體的採訪,來表達他們是支持法輪功的。而我這次最大的進步是每當我採訪完後,我都會問一句:「您退黨了嗎?」然後他們都起了名請我幫他們在大紀元網站作退黨聲明。

有一位在大陸原是省級機關幹部的先生接受採訪後對我說:「我很支持法輪功,也經常有法輪功學員說我很像法輪功學員,其實我覺得我不配,因為他們很偉大,甚麼都可以犧牲,而我做不到。」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總覺得還有甚麼話要跟他說。我就追上去,他正在上巴士,我把他拉了下來,告訴他:「我還有一句很重要的話要跟你說,」我說:「您回去看看《轉法輪》好嗎?」他聽後眼圈突然紅了,對我說:「我試試吧。」我緊接著強調一句說:「你一定要看。」他說:「好吧,一定!」我這才放心的讓他走,他連連回頭說謝謝。

2)採訪中的正念

每當在我採訪一個人時,就會有挑動者過來對著被採訪者說一些諷刺或恐嚇的話,開始我只能正念支持被採訪者,後來聽同修的交流說對於一些專搞破壞的挑動者,只要對著他眼睛發正念,他馬上就退縮。後來我一試,果然見效,但因歡喜心一起,居然好幾個圍了過來,我一雙眼睛就對視不過來了。而這時我的被採訪者正說到要點上,他絕對不能被干擾,我這一念一出,我就一邊錄音,一邊對著挑動者發出清除邪惡的正念。不一會兒,這幾個人就一聲不響的離開了。

3)被矇蔽者的可憐

假扮者的無知,挑動者的可憐,受矇蔽者的語無倫次,令我覺得這些人的可悲。但在這次的經歷中,我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對於這些人師父都給予他們知道真相的機會。

一位操著福建口音的女人對發報紙的同修說她很支持法輪功,說願意接受採訪,而當接受我採訪時,她又說她是法輪功學員。我只問了兩個問題,她已經漏洞百出了,我知道她是被中共收買了假冒法輪功學員的。我就從做人要有基本的良知說起,談到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受迫害,從側面給她談受中共的收買是沒甚麼好下場的,最後她說:「如果被它收買而做出傷天害理的事,那可真是缺德和無恥了。」我就對她說:「你明白就好。」她對我點點頭說:「我明白了。」然後她與我揮手再見,就離開了現場。

第二天的集會,為了安全起見,警察已把我們的隊伍和挑動者的人群分開在不同的馬路邊了。

我走到一堆操福建話的人群裏,聽著他們一時明白、一時糊塗而語無倫次的話語,我真覺得他們可憐。看著對面在煉靜功的隊伍,他們中的一個說:「你看法輪功多厲害,他們把太陽都給正出來。」一會兒又說:「你看這麼多人煉,看來五湖四海都有人煉了。」我就順著他們的話說下去,我說:「是啊,你看人家在那打坐多安靜,共產黨為甚麼要鎮壓呢?」他們好像也在思考,但不一會又大罵出口了。對著這樣的一群人,我真不知從何談起。

我正想著不知如何跟他們交談時,有一個指著我說:「你知道法輪功多厲害嗎?他們動不動就叫警察捉人呢。」我正想順著他們的話跟他們交談時,一位同修看到我好像在孤軍作戰,就過來對他們說:「你們不打人,法輪功會報警抓人嗎?」那些人發現我是法輪功學員,他們也就不怎麼肯跟我交談了,不過一個像是頭兒的對我說了一句:「你們法輪功今天是全面獲勝了。」後來聽當地的同修說,這個頭兒前幾天可囂張了,現在慢慢氣燄就沒了。

其實這是一群挺可憐的人,無論是在中國還是逃到了海外,他們都是生活在社會的低層,為了一點金錢利益,現在又被中共利用。但我們還是沒有放棄救他們。

4)邪惡看似來勢兇猛,其實不堪一擊

在第一天的集會後,我們得到中共特務要在第二天如何行動的消息,媒體馬上就給予了曝光。到了第二天,他們甚麼招都使不出來了。

在集會期間,一個特務就站在我們兩位女同修面前津津樂道的用電話彙報著情況。彙報完後,一位同修就對他說:「你辛苦了,彙報得這麼賣力。」另一位同修就給他照相,他緊張得趕緊雙手捂住臉就逃跑了。

一個中年婦女在一堆人群裏說:「我就是法輪功學員。」接著就講一些誣蔑大法的話,一位穿便裝的同修就質問她:「你真的是法輪功學員嗎?讓我拍個照。」她馬上就逃了。

5)大法弟子要更精進

這次有機會與一些紐約的同修在一起交流,受啟發很深。有位同修交流說,這次的機會是給眾生的,也是給我們大法弟子的,因為看到了很多以前不出來講真相的這次出來了;看到以前不怎麼精進的這次變的精進了;而精進的就變的更精進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