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拉盛事件想到的

——請大陸同修正念關注海外同修面臨的暴力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中共特務在法拉盛暴力騷擾事情還在繼續,但作為大陸同修,我不知有多少大陸同修知道這件事,看到這些照片上的情形,可這幾天我在上網看一些心得體會時沒有看到這方面的內容,這樣就無法知道大陸是否有多少同修對這件事真正給予了關注。

我記的過去看過一篇體會上同修談到一個現象:就是很多同修在看大法網站和《明慧週刊》時,迫害真相部份差不多不怎麼看,就是說對同修遭受的迫害不太關注。這樣時間長了,心在不知不覺中就變的越來越麻木了,甚至越來越難以察覺。自己對此深有同感。在與一些同修接觸時,對此也感到非常吃驚。

按照這些年來大陸發生的大事年表,基本可以看出一些同修在見面時議論甚麼,遠些的比如對中共前總理的希望寄託、對十六大的希望、對「非典」引起的議論聯繫到對一些預言的過於執著,較近的比如對那篇小說的波動、對汪兆鈞信的議論、對十七大的關注議論、對雪災的過於關注議論、對西藏及火炬的關注議論、對現在地震的過於關注議論等等,甚至還有對新唐人電視台中電視劇劇情的關注等等。看來心還是浮在外面受到其牽制太厲害。而在見面交談(如果關注的是以上那些,那就不應該說是交流切磋了)時,幾乎很少聽到同修被迫害的情形,或者在監獄及勞教所的情形,有時別的地區的就更聽不到了。當然,大法網站及《明慧週刊》上有,我是說平時見面時很少有人說。

再有能夠上網的一些同修上網時,我知道大部份時間被一些常人時事所吸引,久久難以自拔,而且津津樂道。而修煉的內容看時用的時間則是很少,對此情況,很多同修應該不陌生。

我還記的看過一本「電視魔」的小冊子,上面的體會文章基本上都是分析作為一個修煉人看電視如何如何是一個執著,其危害如何如何,有的還舉例自己是如何如何提高了在這方面的認識而戒掉了電視等等。分析的當然都有道理,可是我們大陸同修當把看電視還在作為一個執著在去時,我們的海外同修每天都在幹甚麼有多少人想過?

師尊的一段開示是否引起過我們的真正注意呢?

「弟子:請師尊講一講,怎樣平衡好將一個項目做的更好和開展更多的項目之間的關係。」「師:這個就看你們自己怎麼協調了。你們安排啦。一個項目要做好,投入的精力肯定要大。再開發新項目,時間肯定很緊。往往是這樣。這些事情怎麼安排?大法弟子很多人都承擔多個項目,確實是難度大。師父知道你們的困難,將來我要把你們這些難事講給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叫他們也知道你們在多難的情況下證實著法、在抑制邪惡對他們的迫害。」(《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這裏就到了本短文要說的一個意思了:作為一個整體,我們大陸同修這些年是否真正關心過海外的同修!當我們能夠擁有能夠不斷升級的破網軟件,當我們能夠瀏覽海外那麼多網站,看到在大陸網絡環境中根本看不到的絕大多數常人都看不到的那麼豐富的內容,當看到聽到有關大法的電視、電台節目特別是這幾年的晚會演出時,當我們周圍環境越來越寬鬆時,我們是否發自內心的想到了海外同修為此所付出的巨大辛勞以及那難以用語言表述的艱難。

所以,這次中共特務在法拉盛的暴行發生後,作為大陸同修我們是否應該想一想,我們是否有一種難以察覺的觀念:他們那樣做是他們本應該那樣做,就如同我們理所應該使用或享用這些成果。對海外同修有一種反正很遙遠、遙不可及、隔膜、無關、隱隱約約、影影綽綽的生命感覺印象。海內外大法弟子同修一部法,應該是一個整體,本應最息息相關、相互支持和鼓勵,可結果卻心長時間被隔離成一部份一部份而不自知。這是不是舊勢力安排的一部份?是否應該破除?

當然,現在針對中共的造謠宣傳講真相救世人是最緊迫的。本文提出的另一方面的問題謹供同修參考。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