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執著正念強 整體配合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我是退休多年的一個大法弟子,因為平時學法心不靜,不入心,法理不明,常人心長期執著不去,對表面空間的安全又不太在意。

今年六月三十日,我到小區發資料講真相時,被惡人舉報,綁架到派出所,搜身搜出二十多本小冊子,內容是揭露當地惡黨人員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情況。國保大隊長看後咬牙切齒,喪心病狂大叫著說,資料從哪兒來的?你家還有嗎?國保大隊長立刻指使一幫警察到我家抄家。抄走五百多真相小冊子,二十多本《九評》。然後他們兩人一班開始提審我,當時我大腦一片空白,身體出現血壓增高、頭暈、胃痛等現象。他們問甚麼我也不回答。他們已輪換三個班提審,我甚麼都沒有回答。無論他們怎樣恐嚇、叫罵,我始終一言不發。他們仍不死心,又將下班的惡警找來。當時我心裏想「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這段法,心裏不斷的發正念:清理周圍空間場一切邪惡因素,徹底解體它們。這時,他們安排的惡警一腳踢門進屋大罵大叫,手指著我,叫我快點說出資料哪來的?誰給的?都要說清楚,否則今晚不能饒過。我求師父加持自己正念,不停的發出強大正念解體邪惡,逐漸的他不那麼兇了,僵持三十分鐘後,惡警藉機溜走了。大約晚上十一點鐘,他們將我送到本市的看守所進一步迫害。

我到看守所絕食兩天後,獄醫說要給我灌食,我的怕心出來了,怕承受不了,又是夏天,天氣炎熱,再絕食、絕水身體已經非常虛弱了,再加上高血壓、心跳過速、胃痛、呼吸困難等狀態,我又不絕食了。可是惡人看得清楚,每天接二連三的提審我,追問資料從哪裏來的?和甚麼人接觸?我始終回答:是撿的,沒和任何人來往。由於我頭暈不能獨立行走,故每次提審我時都是由同監室的人攙扶。提審人員看沒甚麼結果,也不耐煩了,就問:你以後還發小冊子不?我在自己身體狀態不好的情況下,我說不發了,他們看我身體這樣虛弱說不發了,就這樣以後再也不提審了。他們揚言說要給我判刑,我說:你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我心裏跟師父說:弟子這一關沒過去,雖然摔倒了,我將立即爬起來,從新做好,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我靜下心來,仔細查找自己的執著心,發現自己有顯示心、歡喜心、求名心,總覺得自己天天發資料多講的多,看別的同修發的少講的少,就看不起同修,認為不精進;同時,向內找還發現怕心、色慾心,色魔老是干擾,情魔也在干擾,這些心都沒有放下,才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沒能及時清除敗壞人類的變異物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轉法輪》)自己不能在法中及時歸正一思一念,遇到問題,不向內找自己,有問題向外推,看別人都不在法上,自己在法上;對同修不包容不慈悲,強調自我。自己摔倒才醒悟這些物質不去掉危險至極呀。由此,我悟到發多少資料、講多少真相,如果心性不提高,是人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從人中轉變成神的昇華。這時法理清晰了,我每天雖然身體虛弱(每日靠三袋豆奶維持生命),但依然堅持不間斷的背法發正念,清理管教及包夾人員背後的邪惡,讓它們全部解體,喚醒世人的良知。

幾天後,看守所環境有了改變,被看守的人都樂意聽真相了。我給她們講大法洪傳全世界和被中共迫害的真相,我又說:我都六十多歲了,就因為發兩本曝光迫害的小冊子被抓這裏迫害;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唯一的目地是救度眾生,使人們明白真相;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真、善、忍乃是造就一切生命的宇宙大法,人可以不信、不煉都行,就是不能敵對法輪功。我又講了中共邪惡對中國人民和大法犯下了罄竹難書的罪惡,天滅中共在即,退黨、團、隊保平安。這些人明白真相後說:咱們別再相信中共欺騙的伎倆,你們師父太偉大了,你們大法弟子太偉大了。表示全體退出邪黨一切組織;又說咱們要早了解法輪功,就不會犯罪到這裏來遭罪了;並異口同聲謝謝我救了她們生命。有的表示出去後要學煉法輪功,從此她們不再勾心鬥角,互相幫助,從早到晚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每天背法、發正念,但是沒有出去的消息。我想該講的都講了,老出不去耽誤我救度眾生。心裏著急,人心又出來了,想是不是把腿摔傷就能出去,馬上想這不是正念,沒在法上,立即發正念清除這一不好念頭,及時歸正自己。我忽然想起《轉法輪》中說:「氣與氣之間哪有制約作用?」我想必須把我修好的部份神念調動起來,請師父加持,這時自己像頂天立地一個大佛一樣聳立。我就頂住這一念,一連三天發正念時就看到看守所鐵欄杆、門全部都倒了,一切都是平地;我被無條件的釋放回家。

回到家之後,才知道外面同修大力營救我的過程。當時在看守所裏,嚴密封鎖外界的一切消息,我對外界一無所知,得知我被抓之後,就有同修馬上往明慧網發送消息,並附有本市公檢法司主要領導、市政府書記等人的電話號碼。立刻引起海內外同修的重視和關注,打來大量真相電話和發來信函,要求立即釋放我回家,有力的震懾了邪惡,讓惡警們又怕又恨。

我的女兒(同修)鍥而不捨的前往公安機關要人,在當地同修的二十四小時正念接力配合下有的大法同修到看守所近距離發正念。

我的一位遠方親戚很同情我的遭遇主動提出幫助,並做了許多具體安排。使我這次破解了惡黨欲將我判刑的企圖。總之,我能夠闖出魔窟是師父的慈悲加持及國內外同修配合營救,使我擺脫了周圍的邪惡。通過這件事我更有體會,修煉是嚴肅的。

在文章的結尾,感謝師尊無以言表,感謝海內外所有參與這次營救我的同修,向你們合十致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