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被勞教折磨 遼寧撫順張守慧又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南口前鎮法輪功學員張守慧女士,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在自己家裏被撫順便衣警察騙開門後綁架,撫順公安局國保支隊惡警彭越、耿聃搶走張守慧的鑰匙入室搶劫財物。張守慧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後放回家,家中被搶走的現金和書籍至今未還。

張守慧因堅持信仰法輪功,曾慘遭毒打、銬鐵椅子、白熾燈烤、戴重腳鐐等酷刑折磨;還曾被送精神病院、二次被非法勞教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上五點多鐘,張守慧還沒吃晚飯。撫順市公安局警察彭越、郝某等七、八個人身著便衣冒充熱力公司工作人員,以查暖閥為名敲張守慧的房門。張守慧問是誰?彭越說:看看暖氣有沒有外接閥。張守慧開門後,這些人把她騙到樓下綁架,強行塞到車裏,劫持到清原縣公安局。

撫順公安國保支隊的惡警彭越、耿聃搶走了張守慧家的鑰匙,夥同清原縣公安局警察和鐵北社區劉輝等人闖入張守慧家入室搶劫,搶走張守慧家的現金四千多元錢、電腦等電子產品(後歸還)、大法書籍三十多本等私人物品。晚上七點多鐘張守慧被劫持到清原鎮天橋派出所,派出所不法警察鄭曉利把張守慧綁在鐵椅子上,長達二十個小時。之後被送到撫順看守所非法拘留。

張守慧在被非法關在撫順看守所期間,撫順公安局的惡警耿聃明知道張守慧沒觸犯法律,耿聃多次找到張守慧,以偽善的面孔說他怎麼給張守慧幫忙了,讓張守慧為其個人做事,並讓張守慧在他寫的為撫順市公安局做一些工作的單子上簽字、按手印。張守慧一時被偽善欺騙,在其上簽字、按了手印。

張守慧回家以後,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末,耿聃等人來到清原找到張守慧,張守慧向耿聃索要自己被非法扣押的四千多塊錢,耿說你別要那四千多塊錢了,我給你一萬元你幫我找到當地上明慧網的法輪功學員,被張守慧嚴厲拒絕。

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張守慧在家人的陪同下到撫順公安國保支隊要回了自己被非法扣押的電腦等電子產品。張守慧問彭越我的兜子和其它的東西也在這嗎?彭越說在清原鎮派出所。第二天張守慧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說你去國保大隊吧。到了清原縣公安局國保大隊,保安接通了電話張守慧說明來意,被國保大隊女警察李鑫大罵,張守慧說你一個政府工作人員怎麼罵人呢?李鑫說:我就罵你了。警察周繼斌曾對張守慧說過:丟了活該。徐向春說:這件事你得找大隊長張景武。過了些日子又去縣國保大隊找到張景武,張說:我沒參與,你還得找市局。張守慧給耿聃、彭越打電話。彭越說再要錢我就批捕你;耿聃說:不批捕你就不姓耿。索要自己的錢財遭到謾罵、威脅、恐嚇給張守慧和家人帶來了很大傷害。

由於屢遭迫害張守慧時常四肢無力、手腳麻。張守慧以前遭迫害時被勒索上萬元,現在靠打工的微薄收入勉強維持;張守慧的兒子時常為母親安全擔心,導致工作中分心手受傷,現在孩子不能去工作。婆婆被非法關押;公公擔心兒媳安全身心備受折磨身體很虛弱;年邁的父母一邊要伺候癱瘓的百歲老人還要擔心女兒的安全。

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張守慧慘遭酷刑折磨、送精神病院、二次被非法勞教。婆婆鄭洪英多次被非法拘留,被勒索現金近萬元,兩次被非法判重刑現在仍然非法關押在瀋陽女子監獄。

被綁架、勞教、送精神病院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張守慧去北京上訪,在北京被綁架後送回當地,劫持到南口前鎮政府被關押十天,強迫洗腦。開始每天伙食費五元錢,後來每頓十五元。南口前鎮的王會昌威脅張守慧的婆婆交一千元保證金,張守慧的婆婆把錢交給了王會昌。

二零零一年底,張守慧再次去北京上訪,剛一到北京就被綁架,在北京的一個派出所警察將張守慧的雙手銬在一個將能摟過來的大樹上凍了半宿。第二天被清原縣公安局警察徐金榮劫持到清原駐京辦事處,兩天後南口前鎮政府的宮玉華、馬千里和另外兩個警察到北京接回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火車剛過撫順兩個不法警察兇相畢露,把張守慧和張傳文銬了起來,說要嚴懲。張守慧等人被送到清原縣大沙溝看守所非法關押。南口前鎮派出所所長崔井祥、鎮長等人闖入張守慧家中,搶劫現金四百多元、電視機、VCD、也被搶走。張守慧在看守所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絕食十九天後被非法勞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非法關在撫順市武家堡教養院。新年過後張守慧不承認迫害,走出教養院大門,被發現後遭到毒打關進了小號。夜間天氣寒冷一名普教給張守慧一件破大衣被惡警發現,張守慧被吊銬了起來,普教也遭到打罵十天後放出來時張守慧的雙臂已經沒有了知覺,也不聽使喚了。後又被幾個刑事犯連拖帶拽的拖到了一樓又陰暗又潮濕的房間。由於手沒有了知覺,吃不了飯,腿不能走路。在惡警吳偉的逼迫和欺騙下,張守慧的公公賣了僅有的糧食湊了一些錢把張守慧送進了撫順市精神病院,張守慧被強迫吃和注射不知名的藥物。把張守慧的四肢用繩子綁在床上,用電針類似電棍的刑具扎腿。二零零二年四月回到家中。

慘遭毒打、銬鐵椅子、白熾燈烤、戴重腳鐐、非法勞教等迫害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點左右,張守慧在撫順市新屯一資料點被撫順公安一處、撫順東洲公安分局、撫順新屯派出所等二十多名警察綁架,同時綁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王秀霞和另一名男法輪功學員;警察上來把他們三人打倒在地並連踢帶打,到派出所由於都不報姓名被酷刑折磨,天快放亮的時候男法輪功學員脫銬走了出來,那時王秀霞也脫銬剛走出門口就被惡警發現,原本想拉王秀霞一起走的男法輪功學員只好一個人快速的走出了派出所。惡警們像瘋了一樣把王秀霞打倒在地拖了出去。張守慧被套上了黑頭套用車拉走了,帶到一個黑屋子裏把她的四肢固定在鐵椅子上,惡警們拽頭髮、搧嘴巴子、用拳頭打臉、打胸脯,每兩人一組輪班參與迫害。還問她認不認識康孝生?不回答就遭到瘋狂的毒打,惡警們打累了就用溫度很高的白熾燈泡烤,把張守慧打暈了好幾次。人民納稅錢養活的「人民警察」竟然能如此的下毒手折磨自己的同胞。

在張守慧的身體經多方檢查不合格(雙手、雙腿開始抽筋、心臟也在抽)的情況下,看守所還是把張守慧收下了,一進看守所就看見王秀霞還被綁在鐵椅子上被酷刑折磨,那也是張守慧見王秀霞的最後一面。王秀霞在鐵椅子上一直在喊著「法輪大法好」她的聲音從洪亮到低沉、最後是微弱的聲音,每一聲都撕扯著張守慧的心。那一天夜裏,張守慧夢到黑黑的看守所的上空飄下來連串的佛與聖眾,他們手持金台、腳踩蓮花,王秀霞緩緩的升上了天空,穩穩的盤腿坐上了蓮花,與很多佛與聖眾緩緩的消失在看守所那黑暗的天空,第二天聽說王秀霞被迫害得失去了生命。

剛到看守所,警察指使普犯把張守慧拖到廁所衣服扒光澆涼水,張守慧被澆的渾身肌肉開始抽筋,普犯趁給張守慧揉腿之機使勁掐張守慧的肌肉,大腿內側、胳膊內側被犯人都掐出血了,張守慧疼痛難忍大聲喊叫。張守慧的身體被迫害的在死亡的邊緣上徘徊著,她四肢經常抽,心臟也抽疼痛難忍。警察說帶她去醫院,卻把她拖出去一頓毒打,並說是裝的,用繩子把她牢牢地綁在了鐵椅子上,張守慧窒息的喘不過氣。張守慧被戴上了據說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腳鐐拖到了警察關晶負責的監室。張守慧四肢還是時常的抽筋,被普犯毒打,他們卻說張守慧是裝的逼迫張守慧勞動,炎熱的夏天張守慧沒有內衣換,家裏的衣物也不讓送。

一天牢頭說:沒事、可以使勁打(法輪功學員),打死拉倒,那天很多法輪功學員(賈乃芝,王鳳雲,胡彥波)都被打了。所有的普犯就連平時不動手的李立(外號叫老貓)和遼陽的劉輝也動手了。張守慧被幾個人踹倒拖到牆角,普犯劉雲拽張守慧的頭髮使勁往牆上撞,張守慧眼冒金星頭像裂開了一樣就甚麼也不知道了。第二天毒打還在繼續。後聽普犯說:因為王秀霞被迫害死了後,警察關晶不讓普犯打張守慧怕出人命,還把張守慧的腳鐐也解了下來。那時看守所要搬遷有人要來參觀,張守慧喊法輪大法好,他們怕被人聽見就把張守慧用繩子捆起來嘴用膠布封上。

二零零三年張守慧被非法勞教三年,送到了另一個黑窩馬三家勞教所,張守慧一進勞教所被一群瘋一樣的邪悟人員扭胳臂拽腿,連拖帶拽的帶到大門裏。每天由幾個邪悟人員在她耳邊喋喋不休地說一些歪曲誣蔑大法的話,在馬三家教養院,張守慧身體被迫害的非常虛弱情況下,還被強迫坐小板凳、手工奴役勞動。炎熱的夏天強迫張守慧們去扒元蔥、扒大蒜,在露天沒有遮陽的地方一坐小板凳就是一天,長時間坐著臀部的皮膚紅腫、疼痛難忍。半年的時間張守慧被迫害的沒有了月經,一頭濃密烏黑的頭髮掉了一半,幾乎不能正常走路、四肢抽筋。

惡警楊曉峰逼迫法輪功學員捐款,然後帶張守慧去瀋陽精神病院檢查,當回家時不給張守慧病歷,張守慧回到家時看到解除勞教的通知書上的住址是撫順市的不法警察編造的。

二零零五年的冬天,丈夫把張守慧接回家了,回家的路上張守慧每走幾步都要歇幾分鐘才能走,回到了被迫害得家徒四壁的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