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善忍」做好人 遭吊銬、劈胯、猛擊下身摧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火車站職工周樹友,49歲,原為瀋陽鐵路局清原蒼石火車站工人,一九九七年下半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通過學習《轉法輪》知道了宇宙的真理和人生的真正目的。他不再隨波逐流的荒廢人生,日常中努力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工作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九八年由於他工作表現被評為單位的先進工作者。

這樣一個好人,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和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屢遭迫害,曾遭兩次勞教和一次強制洗腦的迫害。

依法進京上訪被瀋陽鐵路局非法勞教

二零零一年,周樹友依法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在所有上訪的途徑被封鎖的情況下,周樹友和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一樣,只好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以這種特殊的方式告訴世人法輪大法的真相,被北京警察綁架,後被送北京東城看守所,在看守所不回答警察的非法「詢問」多次遭警察酷刑迫害,如:坐鐵椅子,小腿被綁在鐵椅子腿上,手被反銬在鐵椅子後面,因不配合警察的「問詢」,遭警察暴力毆打:用拳頭猛擊頭部、打嘴巴、用腳猛踢胸部等虐待,上衣裏襯也被撕壞。

面對非法關押等迫害,他絕食七天進行抗議。十五天後,被撫順駐京辦事處非法關押五天。在那裏,兜裏的現金等一切物品被強行搶走,每天收取床費八十元,事實上,駐京辦的警察根本就沒給大法學員床住。那裏有各地上訪的學員十幾人,幾天裏都是七、八個人坐在一張床上,無法休息,更談不上睡覺。當單位和家人來接人時,又被勒索一千、兩千或三千元不等的現金。

周樹友被劫持回當地的途中,蒼石火車站的負責人多次對周樹友說:如果還煉,不保證不煉功就把你送勞教,周樹友沒有向他保證不煉功,結果領導非常不滿,夥同當時去北京劫持的警察把周樹友送進了瀋陽鐵路公安處,被瀋陽鐵路局非法勞教二年,送到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碾子山勞教所後,又轉到齊齊哈爾、富裕勞教所被迫害。

在富裕勞教所遭殘忍迫害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以後,富裕縣勞教所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用手銬長期吊掛法輪功學員,每天站立時間每天的吊掛時間多達十五小時、最少的都在十─、十二個小時以上。法輪功學員周樹友、珍亞臣、付志宇、羅永金被迫害尤為嚴重,直到十月一日的前兩天方解下手銬。惡警黃殿林、汪泉、佟忠華以制止煉功為名強行將法輪功學員吊掛在高約2米的雙層床頭上,而且還變花樣地將手反銬(手不能動),使身體沒有活動空間;並用各種不堪入耳的髒話侮辱法輪功學員的人格。甚至大小便的時間也嚴加控制。除吃飯時外,每天都是吊掛。由於長時間的吊掛、站立,法輪功學員的腿、腳都腫得很粗,行動更加不便。被吊掛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付志宇、周樹友、羅永全、劉晶明等人。

由於周樹友不配合他們的迫害,惡警黃殿林、汪泉曾兩次將他的手腕用手銬壓緊,然後擰轉致使腕部出血;並指使刑教人員五、六人強行將其吊掛在床頭上。被吊掛的法輪功學員多次善意地向他們指出:他們的行為是違反中國的法律的,隨心所欲的亂用刑具也是不符合中國法律規定的。而惡警黃殿林、汪泉、佟等人說:「對你們講甚麼法律?」「就整你們,愛怎的、怎的……」。

黃殿林曾將法輪功學員王平發的手臂掰傷,黃殿林、汪泉等人利用刑教人員做假證,編造材料,欺騙所隊幹部給法輪功學員加勞教期。惡警將良言勸其停止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強加以「帶頭鬧事」的罪名。因付志宇、周樹友、珍亞臣、羅永全等人堅持自己的信仰,被吊掛120餘天,加期1-3個月。由於長期站立,他們的腳腫得令人慘不忍睹。有一天周樹友被掛到半夜一點鐘,張化彬、高林軍有幾天被掛到夜間十點鐘。後期,惡警們將付志宇從高處掛扣到低處(離地面20釐米)暖氣管上,雙手被這樣扣著,由於長期被這樣迫害,長時間被吊銬被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付志宇被迫害的不省人事,送醫院第二天即離開人世。

周樹友被吊銬酷刑迫害了一百二十多天,他死裏逃生度過那段被酷刑折磨的歲月。

在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遭迫害

二零零四年,瀋陽鐵路局配合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指令,直接參與迫害鐵路系統的法輪功學員。幾天時間綁架了吉林白山、梅河、遼寧本溪、大連、阜新、朝陽等鐵路部門的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送到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迫害。那天周樹友在蒼石火車站上班,被本段和車站的領導配合惡人陰謀綁架,由於不配合惡人,被五、六個大漢抬出車站,塞進車裏送到洗腦班。

在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每天有幾個不明真相中共雇佣的閒散人員參與迫害,不讓睡覺、邪悟人員和警察輪番的找談話,強制灌輸邪悟理論;沒有自由,監視行動,不讓和別的學員說話;人身受到侮辱,說不堪入耳的下流語言等羞辱法輪功學員,強制觀看那些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錄像,所採取的一切陰暗手段就是一個目的──強迫你「轉化」。由於周樹友堅持信仰,拒絕他們的邪惡理論,被延期半個多月,四十幾天後被單位接回。

遭撫順關勇等惡警「劈胯」、猛擊下身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晚,周樹友帶著女兒在家裏做飯,等待妻子下班回家,八點多鐘被撫順公安一處的警察通過當地社區人員(社區本是應該為居民服務的。卻被邪黨利用成了迫害居民的幫兇)找到周樹友家,惡警瘋狂砸門,周樹友遭暴力綁架,後被送原撫順戒毒所非法關押。周樹友五歲女兒親眼目睹了撫順公安一處的警察暴力綁架、搶劫,小女孩嚇的大哭。這一陰影籠罩孩子多年。當時周樹友的妻子被劫持在班上不讓回家。

酷刑演示:強行將受害者的雙腿一字劈開
酷刑演示:強行將受害者的雙腿一字劈開

四月六日晚八點,周樹友被非法提審、遭「劈胯」酷刑折磨。撫順公安一處關勇等惡警把周樹友的兩腿分開、繃直、劈開兩腿成「一」字形,分別用膠帶纏在木板上固定,兩手被反銬在背後。其中,惡警關勇變換著用酷刑折磨周樹友,關勇變態地將周樹友兩腿掰開,一條腿綁在一邊的床腳上,另一腿用刑具腳銬上,都綁在床腿上,用手拽著,用力向一側把兩腿抻成一字型,俗稱「劈胯」,兩腿劈開後成「一」字形,然後把頭按在地上,猛踹頭部,同時,又猛踢其下身,將周樹友的睪丸打得像饅頭一樣腫大,嚴重充血呈青黑色,致使其無法行走,腹部劇痛不能直腰。被送回按監室已是第二天九點多鐘,一夜的折磨和極度疼痛,周樹友被折磨的死去活來、已判若兩人。

在此之前,同室的法輪功學員盧廣林已被迫害的不能說話,腿被劈的行走困難,喉嚨腫脹不能進食。這就是中共的「法制好轉」的滅絕政策,關勇囂張的說:「某某某就是我打死的,隨便告」。

由於周樹友身體被酷刑折磨的出現嚴重「病態」,睪丸腫大充血無法行走、不能直腰,教養院拒收。本應該送回家治療,可是撫順惡警就是不放人,周樹友被送回清原縣大沙溝看守所,一個月後被清原縣公安局法制科的警察冷岩送往撫順武家堡勞教院,還是由於身體體檢不合格教養院拒收,清原縣公安局警察冷岩受命於中共迫害指令,用送禮、走後門卑劣手段行賄於是硬把身體不合格的周樹友送進了教養院。

周樹友屢遭勞教迫害那些年,周樹友的妻子獨自帶孩子度日,承受著生活和精神上的巨大壓力,周樹友被非法關押、身體遭酷刑折磨,妻子和女兒在家承受著煎熬。周樹友一家人帶來的巨大傷害,是中共造成的,是參與迫害的公檢法等人員帶來的!法輪功學員無辜的遭受迫害,只是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哪裏有錯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