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 你在哪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看了四月五日同修的《當時我們確實被編了號》這篇文章,很有同感。我也一直想寫出那段經歷,也很擔憂那些沒有報出姓名的同修。

我是大陸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那次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當我和同修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橫幅時,廣場上的警察瘋狂的追打學員,把學員一個個往警車上拽。

當時,我被一名警察暴力強迫拽上車時,那個大客車裏已經能有一多半人了。過道上一個惡警正在暴打一個年輕的小伙子,用拳頭、膝蓋猛擊他的頭、臉,小伙子的鼻子出了好多血,手、臉、我的衣服和同修的衣服上也都染上了血。還有一個小伙子和惡警據理力爭,惡警嘴罵著,手打著,很囂張。

我們這車人被拉到天安門派出所,他們挨個問姓名,不報姓名的被關在大鐵柵欄裏。那裏已經關了很多同修,大家就在露天的鐵柵欄裏站著,男女老少都有。

這期間,不斷的有大客車駛來,綁架,五十人一大車,好像是分流綁架到北京周邊地區。我們這五十個同修,一路上喊著「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等等,行駛幾個小時,車停了。

下車了才知道,被劫持到了北京的昌平,我們這五十人被強迫一個個去照相,並給編了號。然後四、五個人一組,被綁架去一個地方。我們是四個人,被綁架到昌平公安局(或派出所),非法把我們關在一個小屋,鐵柵欄的門。屋子裏甚麼都沒有,我們已經一天一宿沒吃沒喝了,坐在水泥地上。應該是半夜的時候,我們四個人被分別帶到別的屋子非法拷問,問個人信息,姓名、住址等等。在這之前,一個警察氣憤的說我們使他休息不了。我說,我們不想上這來,也不想打擾你們休息,是他們給我們綁架來的。

非法訊問我的,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頭目,我平和的和他講了為甚麼我們上訪,這些同修為甚麼不報姓名。我告訴他我們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才來上訪,政府不受理,打人抓人,還搞株連等等。這期間,一個年輕的警察開門問:還沒說。下面的話意思是別跟她費時間,不說就送走,一臉的詭異。

當我被送回那個小屋子時,知道那幾個同修被打的很慘,惡警讓她頭上頂水碗,蹲馬步,舉橫幅,動一動就打,用木棍打,胳膊、腿被排打的青紫。江蘇那個二十多歲的小同修被打的更慘,胳膊、腿、手都被打的青紫,走路都很費力了,同修幫她梳了頭髮。

上午,我們三人陸續報出姓名,都被當地的駐京辦事處劫持走。只是江蘇的那個小姑娘還在那兒,不知道後來那個小同修去了哪裏。

中共活摘中國人器官這個罪惡被曝光後,我們都為那些沒報姓名的同修擔憂,其中包括那個小姑娘。

小姑娘,你在哪裏?我們一直很惦記著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