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我們確實被編了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五日】按:本文作者回憶了迫害之初,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遭受的迫害。當時很多法輪功學員拒絕透露個人信息,被中共警察編號。鑑於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這些拒絕透露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後來的情況令人憂慮。

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去北京上訪,後被天安門警察劫持到北京派出所,被送到派出所裏面的風場上。那時風場上已經站了很多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用北京警察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叫「人滿為患」,因為北京各個派出所、各個看守所、勞教所、甚至離北京市較近的城市的看守所都被塞滿了上訪的法輪功學員。

派出所的警察千方百計想套出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信息,說出地址的和被各地駐京辦邪黨人員認走的法輪功學員,就被接到自己當地的駐京辦關押,等待當地派出所來接走。而我們這些不報姓名的就先關在一起,晚上都被關在鐵籠子裏。第二天又有許多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劫持進來,這樣第一天和第二天不報姓名的加起來至少有七、八十人,男女老、中、青都有,老年法輪功女學員相對多一些。這時派出所的風場上已經裝不下了。因為還有不斷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這裏來,我們這些人就被用兩輛黃海大客車拉到北京懷柔看守所。

到懷柔看守所後,警察用記號筆在我們每個人的衣服上寫上編號,編到我的時候已經排到三百多號了,我後面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按順序往後編號。可見懷柔看守所在劫持我們這些人進來之前,已經劫持、轉走了很多沒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了。

五個連續編號的法輪功學員是一組,被幾個警察承包強制問姓名、住址,因為趕上邪黨「十一」放長假,警察為了問出姓名,完成上面強派的任務,能早點回去休息,甚麼手段都使出來了,打罵、侮辱、吊銬、人身攻擊等等,看守所這邊配合逼問姓名,看守所警察唆使刑事犯人更是變本加厲的不斷加重迫害,對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長時間體罰、電棍電、毒打、侮辱、謾罵、灌食、戴腳鐐、戴手銬等等。

當時的懷柔看守所有兩個女警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一個是唐玉文(女,五十歲左右),她是安全局的,但她自己謊稱以前是當教師的。另一個是二十多歲年輕的女警察,長的細高,臉上一直化著妝,經常對被劫持進來的法輪功學員叫罵。看守所男隊長有趙隊長、兩個馬隊長(一個是年輕的,一個是中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我們這些人中很多經過各種高壓迫害後,被逼問出姓名,被各地駐京辦接走。那些始終沒報姓名的,後來情況如何,除了當時參與迫害的人,沒有人能知道。就在我要被接走的前一天晚上,我親眼見到看守所又劫持進來了一批上訪沒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