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北京市城建設計研究院高工自述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原北京市城建設計研究院的高級工程師兼總工辦主任王慧女士修煉法輪功,四次遭中共當局綁架,前後被非法關押近四年。下面是王慧女士自述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被中共迫害的經歷:

我於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心性提高,找到了人生真正的意義。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曾四次遭綁架,前後加起來被非法關押近四年。

'這是我在天安門被推倒在地上的照片,照片登在明慧網10月2日的媒體新聞中。'
這是我在天安門被推倒在地上的照片,照片登在明慧網10月2日的媒體新聞中。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去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上訪,反映法輪功利國利民的真實情況,被非法關押一個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去天安門和平請願,被拉到天安門派出所,遭到警察的毒打,警察用一根外面是橡膠,裏面是鐵的棍子打我的腿,一邊打我一邊還問我:「我打你了嗎?」 我的腿被打的腫的很高,瘀血青紫很長時間才消失。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因修煉法輪大法,我被單位開除。

二零零一年三月,因抵制進洗腦班,我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我們十名法輪功學員去京郊妙峰山交流,在回來乘車下山的路上,被警察劫持綁架,經過幾個月的非法審訊關押後,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這是在妙峰山派出所,警察拍的登在中共報紙上誹謗文章中的照片。除了那個帶孩子的法輪功學員,我們都被手銬銬在了一起。'
這是在妙峰山派出所,警察拍的登在中共報紙上誹謗文章中的照片。除了那個帶孩子的法輪功學員,我們都被手銬銬在了一起。

在北京大興的勞教人員調遣處,警察張某就用皮鞋踩我的脖子強迫我低頭,我絕食抵制迫害,警察國麗娜就指使吸毒人員劉某給我灌食,並捅破了我的喉嚨,之後她獎賞該吸毒人員給家裏打電話。後來我被劫持到新安女子勞教所,為了「轉化」我,她們連續十天只讓我睡兩小時,夜裏凌晨兩點才讓我睡覺,四點鐘又把我叫醒。我承受不住迫害而「轉化」。

我們被迫進行奴工勞動,當時是做出口的布鞋,那個粘鞋的膠很熏人,眼睛和氣管都被熏的很難受,估計有毒性。

二零零二年三月,我們從新安勞教所被集體押往新建的北京女子勞教所。在那裏的奴工活是包筷子,是在床板上或地上包所謂的衛生筷子,在調遣處也包這種筷子,我曾看見一個吸毒勞教人員脫了鞋,用有腳氣的腳去踩筷子,以發洩不滿。獄警每天逼我們包幾千雙筷子,從早到晚幹,完不成定額就延長勞動時間不能睡覺。我們要把一麻袋一麻袋的筷子從大卡車上卸下來,包好的筷子又要一箱一箱地裝到車上,這是重體力勞動,非常的累。一次,有人來參觀,之前,警察讓我們把大筷子包從一樓都扛到沒人的三樓,我被累得下身出血了。在勞教所由於上廁所是不自由的,加上勞累,在長時間的憋尿之後,經常就憋不住尿了。

二零零八年中共要開奧運會,六月十八日,警察闖到我家,非法搜查,翻出一本《轉法輪》和七張真相光盤,我因此被綁架到看守所,又被非法勞教兩年半,第二次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勞教調遣處,之後又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勞教所。出於怕心,我又一次向邪惡妥協,寫了不該寫的,留下了污點。

我被非法關押的大隊的主要奴工勞動是種蔬菜。立春一過,就開始把堆成山的牛糞和雞糞拌在一起,我們用鐵鍬一鍬一鍬把地翻出來,然後再把拌好的糞用小推車推到田裏撒上,再一鍬一鍬地翻下去,這是重體力勞動,我不堪重負,在外面身體好好的,在這裏病又返出來了,醫院說我需要做一個小手術,因為是外面的醫院,警察怕我逃跑,我是戴著手銬上的手術台。

勞教所強制體力勞動嚴重摧殘了我的身體,每天還要被看謊言光盤洗腦,逼寫污衊法輪功的話,這種精神上的強姦嚴重損害了我的精神。勞教所警察威脅說:你們出去後再煉就還得回來,回家即使在被子裏煉功也是違法的。

第二次從勞教所出獄回家後,我的精神依然沒有被釋放。二零一一年底,勞教所警察還給我打電話,進行所謂的回訪。

我於二零一二年年初脫離中共的恐怖控制,來到歐洲。之所以現在才投稿明慧網,揭露迫害,一是因為被「轉化」後曾經邪悟,被洗腦的毒害沒有被徹底清除出去,二是被迫害中患有「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對邪黨的本質認識不清。邪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是肉體和精神的雙重迫害,而精神上的洗腦迫害更嚴重,也更隱蔽。《九評共產黨》是一把利劍,戳穿了共產黨的畫皮,讓我認清邪黨迫害正信的邪惡。

在國外,沒有黨文化束縛而又善良的人,一聽說因信仰遭到迫害都很同情,而共產黨把有信仰的人稱為「極端迷信」的人,幾十年灌輸出的是無神論者,所以竟有中國人糊塗的認為:共產黨把迷信的人變得不迷信了,是做了一件好事,而不認為是在犯罪。明明是被邪黨迫害了卻要感謝它,真是可憐又可悲啊,大法弟子傳《九評》、勸三退就是在幫助中國人從邪黨的桎梏裏解救出來。有個明白真相的中國人曾一針見血的說:「共產黨就是把你強姦了,卻說你是婊子,還要讓你跪在地上謝恩,讓你自己說你是願意的」。

法輪功被迫害已經十四年了,至今仍沒有停止,我真心希望善良的人們都來制止這場迫害,讓迫害早日結束,希望我熱愛的故土恢復人應有的道德和良知。

在此,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在法中歸正的機會,叩拜師尊對弟子、對眾生的浩蕩洪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