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順義區年輕夫妻雙雙被勞教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順義區三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劉威,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新安勞教所二大隊,遭受殘酷的迫害。他的妻子蘇丹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目前還在遭受非法關押迫害。

劉威,化名小段,被非法關押在大興新安勞教所二大隊,遭受殘酷的迫害,主管惡警張海生是二大隊副大隊長,曾用多種卑鄙手段對劉威洗腦誘騙,又以「侯永春、王雨、郭玉蘭等大法弟子,他們已經把你說出來了;你的妻子蘇丹也已經『轉化』了,你做的事她都告訴了我們……」等謊言,誘使劉威上當,劉威根本不為其所動,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制止惡人行惡。

劉威的妻子蘇丹,被非法關押在女子勞教所,至今堅持不配合邪惡,根本就沒「轉化」,王雨已於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被父母接回家中,身體上有明顯的被長時間用手銬銬過的疤痕,身上有腐爛,用繩子捆綁過的疤痕,並且走路有明顯的不正常,不能長時間行走。

侯永春被非法關押至今,家人得不到音信。

家住順義區裕龍六區的法輪功學員劉威,三十多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遭北京惡警綁架、非法勞教。善良的妻子蘇丹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的十幾年裏反覆遭到迫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順義區光明派出所警察及當地居委會又合謀綁架蘇丹。當時蘇丹一人在家,光明派出所的三名警察突然強行闖入蘇丹家中,將蘇丹強行綁架並非法關押到順義看守所,期間惡警動手毆打蘇丹,致使蘇丹多處受傷。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蘇丹被非法勞教。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蘇丹被分到四大隊遭受變態的酷刑虐待,每天被強迫端坐在兒童椅上十八個小時,而且被逼迫挺胸抬頭,兩手平放在大腿上,手腳不能隨便動,必須得保持一個姿勢,連吃飯時都不能離開椅子,沒有任何自由活動時間。姿勢稍有移動,惡警安排的三個「包夾」人員(通常是吸毒、賣淫、偷盜、賭博等犯人)就會使用暴力「規範」她,實際就是推搡、毆打、體罰、精神侮辱等等,曾關「小黑屋」的酷刑折磨長達七個多月的時間之久。

從二零一二年二月中旬開始,北京女子勞教所更加重了對蘇丹的迫害,除原來的三個「包夾」外又增加了兩個「包夾」,繼續強迫蘇丹每天坐兒童椅,長時間讓蘇丹盯著窗外明亮的地方,不准扭頭,不准閉眼,否則包夾們就「規範」她,造成蘇丹眼皮發腫,眼睛總是不自覺一眨一眨的。由於長時間坐兒童椅,再加上不讓買水果,營養不良,致使蘇丹眼睛腫脹,排便困難,五天左右才能排便一次,有時便血,原本健康活潑的她被迫害得非常虛弱、面容憔悴。

蘇丹的家屬於四月下旬向北京市勞教局監察處的於志成反映了蘇丹遭體罰虐待的情況。於志成責成北京市女子勞教所監察科的科長郭兆凱調查。五月十一日郭兆凱召集蘇丹家屬和勞教所的相關管理人員座談,在座談會上又是拍照又是錄像,給出的結論是蘇丹坐18小時兒童椅的情況不存在,女所裏不存在對勞教人員的打 罵體罰。其中一個女科長還威脅說:「接見是勞教人員的權利,不是家屬的權利。」

家屬不斷努力,突破種種刁難,對迫害蘇丹的惡警的控告立案,並擬開庭。本來提起訴訟的時候,順義法院按照有關規定,擬在順義法院開庭。然而北京市女子勞教所卻不讓當事人蘇丹本人到庭,法院「拗不過」勞教所,和勞教所「協商」,最後同意勞教所的要求,把開庭地點設在勞教所內。而七月十三日開庭那一天出現了十分荒唐的一幕:法院的人竟然告訴律師說,勞教所不具備開庭條件,連個記錄的地方都沒有,今天的開庭取消,開庭時間和地點待定。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蘇丹的丈夫劉威遭北京惡警綁架,並被非法勞教,目前被關在新安勞教所二大隊。

新安勞教所二大隊大隊長劉國璽,原來是團河勞教所三大隊隊長,因團河勞教所改建,2010年6月9號,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兩個大隊轉到新安勞教所。劉國璽自1999年7月以後,一直在迫害法輪功的大隊,由於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他逐漸從小隊長升到大隊長。他經常對法輪功學員辱罵。在他做大隊長期間,對多個絕食的法輪功學員強迫灌食,長期絕食的於溟,曾3次被關押在團河勞教所,被長時間灌食。他所在的大隊對多個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隔離、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等。

'北京新安勞教所惡警劉國璽'
北京新安勞教所惡警劉國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