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回鄉救人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清明是人們祭祀祖先的日子。以往我是不重視這個節日的,所以一直沒有和親人們參加過這個活動。自從我修煉大法,特別是在傳《九評》促「三退」以來,我就覺得這是一個極好的講真相救眾生的機會。因為清明時有很多人都會紛紛從外地趕回來,到自己祖先的墓地進行祭掃,田間地頭人們來來往往,絡繹不絕。所以近幾年來,我就一次不落的藉機講真相、救人。今年也不例外。在這裏我就按時間順序談談我這次回老家講真相救人的經歷。

第一天

那天,我們一行十來人乘姪子朋友的中巴車前往目地地。在路上,我想給司機講真相,我剛剛開了個頭,侄男姪女們就你一言我一語把這個司機朋友勸退了,我又給了他一盤神韻晚會的光盤和一本小冊子,他說回去後一定好好看看。

來到墓地,晚輩們就在那裏燒紙、燒香、放鞭炮,還在那一個個墓頭上插了一些五顏六色的紙花,我就在旁邊看著。這時我看到旁邊不遠處的墓地來了一行人,我就走過去和他們打招呼,發現其中有一個是我多年不見的熟人,接著我就和他們講起了大法真相。那裏地處偏僻,沒有大法弟子,也沒有同修到那裏發過資料,他們對大法的真相一無所知。當我告知他們大法的美好與超常時,他們都感到十分新奇,講到邪黨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時,他們都感到非常震驚與憤慨,大罵共產黨不是東西。當然勸他們三退也就水到渠成了,之後我還給了他們一些真相小冊子和光盤,他們都很高興也很感激。

掃完墓,姪子們把我送到我二哥家之後,他們就回去了。

第二天

早上,二哥叫了一輛農用車,我們一同乘車前往我老嬸家,那裏是我童年生活過的地方,那裏也葬有我父輩們的墳墓,這次我們也要去那兒掃墓。在路上,我又和這位司機講真相,三言兩語就把他勸退了。我還給他一些真相資料和護身符,並祝願他平安吉祥。他很高興的接受了,嘴裏連聲說謝謝!

到了老嬸家,二哥就和她家人聊天。我進門和她打了個招呼就沿著村子往前走,繼續履行我的使命,搜救著可以救度的生命。因為闊別多年,那裏六十歲以下的人我幾乎都不認識了,但這並不影響我講真相。我一邊走一邊講,不落下碰到的每一個人。有開著門的,我就到其屋裏去講。有甚麼都沒有入過的,我就把大法的福音傳給他們,讓他們平平安安度過劫難。走了一段路,我看到一家門前坐著好幾個老人,我就上到那個台子上(那裏的房子都修在高出路面很多的台子上)去和他們打招呼。其中一個八十多歲的老哥知道是我之後,激動得老淚縱橫,顫顫巍巍的站起來,拉著我的手,一邊哭一邊述說著我的父輩當年對他如何的關照和自己目前處境的艱難。我則不失時機的給他講大法的真相,告訴他法輪大法是佛法,是來救人的,告訴他只要經常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得到神佛的保祐的,還給他講了一些明真相得福報的故事,他很相信。講到三退,他說他甚麼都沒有入過不用退。其他的幾位老人都聽到了我們的對話,也明白了真相。我走的時候,他們是那樣的依依不捨,我知道那是他們得救後明白的一面對大法的感恩。

講完這個村子,回到老嬸家,前來參與掃墓的人(都是明白真相了的)都來了,我分別給了他們一些真相資料和神韻晚會的光盤。妹夫說:「這個光盤(神韻晚會)真好看,質量也特別好,別的光盤兩遍都看不了就壞,這個光盤看多少遍都不壞,我就喜歡看這個光盤。」

第三天

在二哥家,我讓他幫我聯繫到了一位四、五十年未曾謀面的、當過多年校長的熟人。他來時,還帶來一個當了二十六年校長的我的遠房親戚。一見面,我就開門見山的給他們講了共產黨的邪惡,講貴州藏字石的出現預示著共產黨的滅亡,還給他們看了我的電子書裏有關藏字石的視頻,讓他們退出邪黨,他們毫不猶豫的表態退出了。

接著講到了法輪功,我說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的,要學員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而且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被醫院判了死刑的危重病人,在修了法輪功之後,不長時間就奇蹟般的康復了。即使不煉法輪功,只要能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能遇難呈祥逢凶化吉的。還舉了一些例子。那位熟人一直非常專注的聽著,那神情就像天真爛漫的孩子在聽一個古老的神話的故事,眼神中充滿著好奇與渴求。

聽我講完之後,他問我:「聽說法輪功還有書的,你都看了嗎?」我說:「那是我們每日必修的功課,不但要看,還要能背呢!」他問我會不會背,我說會背一些,他讓我給他背一段,我就給他背《論語》,他也聽的非常認真。不等我背完,他就說好了,接著豎起大拇指,連聲說:「了不起!了不起!」我說:「這篇大法可是我們修煉者人人都會背的喲!」他表示非常佩服。之後他還用電話把他老伴也叫來了,讓我給他老伴講,他老伴也退出了曾經加入過的團、隊組織。這次見面大家都很開心。

第四天

過了這幾天,我覺得我在這裏該做的事已經做的差不多了,就想到外地我姐家去看看,畢竟出門一次也不容易。早上,我就到候車亭去打聽車訊。這個候車亭,實際就是在小賣部門口擺了兩條長凳,讓人們可以休息一下的地方。一到那裏,我就看見長凳上坐了三個學生模樣的女孩,她們看見我,就連忙讓出座位給我坐。我誇她們很懂禮貌,就這樣我和她們聊了起來。談話中得知她們是八年級學生,只有一個入了團,我給她們講三退,講法輪功真相,她們都能接受,都退出了自己加入過的組織,我還給她們每人一本小冊子,她們當時就坐在那裏迫不及待的看了起來。我就順著門店講真相去了。

等我回來的時候,那三個女生已經走了。這時來了一位老爺爺,手裏還提著一包東西,只見他走到長凳前坐了下來。於是我也走了過去,在他旁邊坐下。我問:「您老高壽?」他說八十多歲了。我說:「您這麼大年齡身體還這麼好,是神佛在保祐您哪!」他沒說甚麼,我又問他信不信佛,他就指著手裏的東西對我說:「你看哪!」我一看裏面裝著香、紙之類的東西。我說:「您是上廟裏燒香去的?」他說不是,是插清明去的。我又問:「您當過幹部吧?」他說當了幾十年的邪黨書記。我就給他講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事,讓他退出這個邪黨組織,他連聲說好,一點障礙都沒有。我還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之中會得到神佛的保護的,他聽了連連點頭。之後他就起身走了。

第五天

早上我帶著行李,提前來到候車亭,希望能碰到幾個有緣人。等了一會兒,來了一位女士和一位老太太。通過交流,得知她們是母女,女兒送媽媽回家。那位女士是村裏的婦女主任,也是黨員,我又給她們講大法真相,講三退保平安,聽了我的話,那位女士很順利的退出了邪黨組織,我還送給她一張晚會光盤和一個護身符。最後了解到這位女士原來是我一個熟人的兒媳婦。

車來了,我提著行李箱上車。這時在下車的人流中,我發現了多年不見的我們村的老書記,他一直在北京兒子那裏帶孫子,極少回家。我想這絕非偶然,我得抓緊這個機會救了他。於是在我們打過招呼,短暫停留時,我快速的對他說:「告訴你一個信息,現在都在講三退保平安,你當了那麼多年的書記,我給你把那個黨退了吧!」他說好好好!我又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會有好處的。他又說好好好!就這樣,一走一過就把他給救了,真是機緣一瞬間啊!

上車後,車子一啟動,我就給我身邊坐著的一位婦女講真相,她說小時候家裏窮,沒上過學,也沒有加入過甚麼組織。說完就指著前面的一位男士告訴我:「他是我弟弟,在某某學校教書,姓萬。」我就喊了一聲「萬老師!」那男士回過頭來和我說話,我問了他一些工作上的情況,就和他講起了真相。他說他沒入過黨,校領導多次要他寫申請,他都沒有寫,只是年輕時入過團。我給他起了個化名退了出來,還給他一張大法真相護身符和一本小冊子。

之後我就向他打聽住在他學校附近的我過去的一個同事,他說那人從退休後就搬到外地去了,之後一直沒有回來,也不知道他的聯繫方式。這時旁邊的一個年輕姑娘搭話了,她說:「他是我么爺爺,我知道他的電話。」就把他的電話告訴了我,我又趁這個機會給她講了真相,做了三退,還送她一個吊墜式的真相護身符。

最後一天

在姐姐家待了兩天,雖然三件事也在做,但總覺得不如在家裏做的得心應手,於是我決定回家。

那天早上,姐姐正想用小推車幫我拉行李,把我送到車站。就在她送孫子上學回來的路上,看見她的鄰居正準備開車進城,她把我的情況一說,鄰居就很熱情的讓我搭他們的車。在車上,我又很順利的將鄰居夫婦倆勸退了。遺憾的是我沒有給他們真相資料,因我手裏的光盤、護身符和小冊子都已全部送完。

到了車站,買好票來到候車室等車。等到離開車只有五分鐘了,我才進站上車。這時車上已經坐滿了人,我正想坐在前面的小板凳上,售票員說最後一排還有一個座位,我就到那裏坐下了。坐下後,我環顧四周,看見右邊坐著兩個女生,左邊坐著一個女生戴著耳機在聽音樂,前面也坐著兩個女生。我想這又是師父的慈悲安排,將有緣人引到我的面前,讓我講真相救度她們的。我先跟右邊的兩個女生講,她們是清明假後返校的大學生,我講給她們的真相她們都能接受,也同意三退。接著,我又跟前面的兩個女生講,她們和我剛剛講的兩位是一個學校的同學,很快就把這兩位也講退了。

最後給我左邊的女生講,她是另一所學校的學生,這是一個受無神論毒害比較深的人。我給她講大法的真相,她說她不信,我說你可以不信,但你不能反對法輪功啊!她又說她也不反對。講到三退保平安,她說她不搞。我說:「不是要你搞,是要你明白真相,你是有文化的人,你可認真思考一下我剛才對你講的那些話是不是有道理,當你真正明白了的時候,你會為自己的未來作出明智的選擇的。」她沒有做聲。過了好一會兒,我又對她說:「佛家是講緣份的,今天你我能在這裏相遇,也是你的緣份到了,希望你能珍惜。想好了就用某某作為化名給你退了吧!」她輕輕的點了點頭說好。

由於是長途客車,中途沒有人上下車。快到終點站時,才有一個人下了車,於是我就走到前面,坐在那人的座位上,不長時間就把旁邊坐的一個男士給勸退了。

結語

這次的清明之行,讓我感受最深的是眾生都在等著得救。無論走到哪裏,碰到甚麼人,只要給他講大法真相都能接受;講到三退,除了「甚麼都沒有入過」的,餘者都退。以往那種惡言惡語、要報警甚至罵人的現象一次也沒有碰到過。這是正法走到這一步了的必然結果。希望那些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能夠珍惜這有限的正法修煉的最後時光,放下人心,救度世人,圓容師父所要的,也是在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