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大隊長三退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三日】有一次我在店裏看店,來了一個男士,我想可能是有緣人來聽真相的,就上前跟他打招呼,「先生需要點咖啡嗎?」他說:「是」,我一面給他拿咖啡,一面講著現在社會的亂象,做好人都不讓做。他只是「嗯、嗯」的不說話,當我問他是否聽說過三退保平安、是否入過黨、團、隊時,他說:「你別管這些,好好做生意,賺飽錢,把自己的日子過好就行了。」說完就走了。當時我也沒動心,就想有機會再給他講。過段時間,他又來買咖啡,我問他:「上回給你講的事,你怎麼想的」,他說回去考慮考慮。我從講真相以來,遇到這樣的人還很少見的,不接受,也不拒絕。晚上回家向內找,找出許多執著心來,最大的就是怕心:不敢深入的講,怕被壞人舉報的心,有這些不純淨的物質在我的空間場之內,能救了人嗎?

第三次他又來了,這次我內心告訴自己:「一定要救了這個生命,求師父加持,打開我救人的智慧。」我開門見山給他講真相:現在天災這麼多,都不是偶然的,天安門自焚是共產黨一手製造的騙局,都是用來陷害法輪功的。

我講了半天,他一聲不吭。後來他問我:「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一點也不為其所動,說:「你就是公安局長,我也要救你的命。」他不說話了,把工作證拿出來給我看,果真是某公安局大隊長,他說:「你膽子夠大的,三番五次給我講。」我說:「我是真心為你好,只想你有個美好的未來。別無所求。」他說:「你的真心讓我好感動。只有你們做甚麼不求回報,我從心底裏佩服你們。不過如果你以後做了危害社會的事,我還會抓你的。」

我說:「這個你放心,法輪功從傳出至今快20年了,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腐敗的嗎?有一個偷盜搶的嗎?法輪功學員是甚麼樣,你們最清楚,都是好人中的好人哪!」他也表示同意。我說:「怎麼樣,現在該把你那個黨員退了吧?」

「退就退了吧。」他馬上答應了,走時非常高興。後來他還把我當成了好朋友,特別信任我。

有一次他把老婆要跟他離婚的事也跟我講了,我告訴他:「我師父教我們遇事先站在對方角度去想,你如果能站在你媳婦的角度去體諒她的不容易,把你的大男子主義放下,多和她溝通,她是不會和你離婚的,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後來他到我店裏來,滿臉笑容的向我道謝:「大姐,我真得謝謝你,我照你說的去做了,媳婦真不跟我離婚了。」我說你感謝我們師父吧,是師父教我們遇到任何事都要考慮別人。

還有一次,有父子倆上我店裏買工藝品,開始跟我丈夫討價還價,半個小時也沒談好。我一看都僵持上了,我就說了一個底價,他們父子倆都接受了。然後我就給他們包裝,在包裝完送貨的過程中,就開始給他們講真相,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講六四在天安門廣場坦克壓死多少大學生,那都是國家的未來、國家的棟樑啊!講邪黨的貪污腐敗、講現在全球的天災都不是偶然的。他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他接著告訴我他是軍人出身,他親身經歷了六四鎮壓學生的事件,他非常清楚其中的真相,也因為他不願違背自己的良心、聽從上級的命令而被上級撤銷了職位,從部隊中開除。我說:「你做的真好,守住了自己的善念,為你和你的家人積了福德。這次把你的黨員退了,你更有福了。就自己心裏一念退了吧。」他回應著:「那就退了吧。」他身旁的兒子也很感謝:「多少人給他講他都沒有退,今天讓你講退了,謝謝了啊!」我說:「可能是機緣成熟了吧,不用謝。這就是我們的緣份。」

二零一二年五月,居委會給我打電話,我問有甚麼事,她說沒甚麼,就要和我見見面,我就答應了。我丈夫可嚇壞了,讓我趕緊回老家,我說:「不能走,電話是我接的,我要是走了不就承認了害怕再遭迫害了嗎?我要坦然面對。」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她們找我是了解真相的,我一定要救她們。」去的路上我邊走邊背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同時求師父加持:弟子甚麼心都不要,只要一顆純淨的救人的慈悲心。見面後,她們對我說:「大姐,找你其實也沒別的事,就是關於選舉居委會主任的事,要你投上你的一票。」我說:「我們修煉人不參與政治,至於誰當主任,只要他們真正為老百姓幹實事、幹好事,誰當選我都雙手贊成。壞人、不好的人他也上不去。」馬上我話一轉,給她們講起真相,講現在頻繁的天災都是老天爺在警示人,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講這個社會連好人都不讓做,這個社會能好了嗎?她們也跟著一起說「是啊!」最後我問她們是否入過黨、團、隊,她們說一個團員,一個少先隊,我給她們分別取個化名都退了。等我離開的時候,她們一再感謝我。

我切身體會到當眾生得救後明白的一面發自內心的高興,我更加感恩師父的無量慈悲,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鋪墊好了的,弟子只是動動嘴、有想救人的一顆心,一切都是大法的無邊法力和師父的洪大慈悲的展現。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