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講政治」是中共害人的手段(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接上文

只講政治害人者終害己

只講政治,不講法律,只講黨性,不講人性,中共惡徒,殘害善良,頻頻得逞,是因為中共惡法當道,邪政撐腰,政策煽動,但是,天理不允許,惡盈必殃,毫釐不爽,作為中共惡徒個體,紛遭天懲,成了只講政治的中共邪黨的殉葬品。正應了那句俗話:害人者終害己。網上記錄的惡報事例數以萬計,現摘要部份,作為前車之鑑。

中共高層的蓋世太保機構──「610辦公室」頭目劉京癌症在身,成了活死人;而挑起天津事件,引發「四.二五」大規模上訪的天津政法委書記宋平順自殺了;協助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調動國庫四分之一資金維繫迫害的黃菊患癌症死了;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周永康患膀胱癌;魔頭江澤民折折騰騰半死不活。

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兼局長任長霞在車禍中喪生,她妹妹都說她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報了;中央電視台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製片人──47歲的陳虻患胃癌和隨後的肝癌折磨的死去了;播放污衊誹謗法輪功新聞解說最多的羅京,48歲時癌症也極其痛苦地死去。

黑龍江延壽縣公安局中層幹部林中敘,充當迫害法輪功急先鋒,林因家中小事與妻子吵嘴,便開槍自斃;依蘭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劉丹陽害人害己,患肝癌死亡。

長春市雙陽區政法委副書記王舒涵,多年來積極參與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沒有悔改之意,還叫囂說:我送走(非法判刑)那麼多法輪功學員,我應該第一個遭報啊。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晚十點左右,王舒涵駕車在雙陽與長春途中,車禍身亡。

遼寧新賓縣榆樹鄉派出所所長趙宇翔,在榆樹鄉當所長期間,正是迫害法輪功的高潮時期。趙宇翔在中共的迷惑下,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在二零零五年七月間,心臟病死亡,年僅四十一歲。

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公安分局內保科(610辦)的胡禮貴(副科長)、李榮、吳志軍、張富忠及李集鎮派出所所長馮長城等5人,極端仇視法輪功,經常迫害當地大法學員。2001年9月18日他們奉命查抄該鎮一村民鞭炮作坊過程中引發爆炸,四人被炸得血肉橫飛,李榮送至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重慶市榮昌縣法院刑庭庭長毛義權,非法重判法輪功學員,不久得胃癌死亡;重慶黑惡官員王立軍與「野心家」薄熙來狼狽為奸,對民眾推行文革式的紅色恐怖,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二人現在都身敗名裂入大獄。

甘肅山丹縣人大常委會主任王新明和政法委書記尹品文,是迫害大法弟子最賣力的610惡徒魁首,王新明橫遭車禍,死於非命;尹品文突發性心血管疾病死亡。

四川省德陽地區什邡市610頭子韋先進(男)、國安大隊指導員馬祥雲(男),此二人由於忠實執行邪惡之首江××迫害法輪功、殘害善良的大法弟子的邪惡命令,先後死於車禍。

河北邢台廣宗610辦公室副主任李躍國,突得腦血栓,已成了植物人;衡水市副市長趙明磊,追隨江氏流氓集團,患肺癌死亡,殃及親人:其母親、內弟媳、內弟相繼死亡、趙妻又摔斷胳膊。

內蒙古《赤峰日報》、《紅山晚報》多次發表了大量誹謗大法的文章。負有重責的主編王然得癌症做兩次手術後死亡;副主編(原《紅山晚報》總編)展國龍,回老家途中發生車禍,他同他母親、保姆當場死亡;赤峰市國安局長翟大明、政法委副書記張國力不遺餘力迫害法輪功,都在癌症的折磨中喪命。

廣西柳州市副市長宋福民,多次在公開場合詆毀謾罵法輪功,不久宋離奇病死;二零零六年八月,西寧開展了迫害法輪功專項月活動。結果,西寧公安副局長李文軍、城東公安分局局長周海林、開發區公安分局局長談小平、城北分局治安大隊長楊永寧相繼暴病死去。

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局岳塘分局政委馮舜亮迫害法輪功學員,結果在甩魚竿時,魚線掛住高壓電線,當場遭電擊栽入魚塘身亡;岳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大隊長蘇文建、永州監獄警察吳戰保,迫害大法弟子非常兇狠,都突患心臟病暴斃。

廣東省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陳紹基,在海外被控告,在國內涉貪黑等被重慶市第一中級法院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廣州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祁曉林自縊身亡;廣州市公安局610辦副主任、「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處副處長王廣平,於2010年6月10日在辦公室內神秘倒地猝死,年僅54歲。

山東臨沂市「六一零」幕後黑手朱忠順和趙佩俄,二人均暴病死亡;下令殘害好人的原河東區委書記耿文戀,在車禍中與妻女一同喪生;臨沂市衛生局長馬自立加害好人,父子涉貪雙雙判刑,馬自立在監獄得腦出血,死在手術台上;臨沂市沂水縣崔家峪鎮派出所指導員龐海濤,多次行惡,被轎車撞飛死在醫院;沂南縣公安局610惡警孫立,開邪會時離奇的摔死在百米山谷中;蒙陰縣垛莊鎮六一零惡毒打手馬隆軍(音)在205國道上遭遇車禍被多輛車碾成肉餅。

陝西漢中市六一零頭子蘆鶴鳴,以「不轉化就判刑」威脅,惡毒迫害大法弟子。今年在西漢高速公路的隧道內車禍死亡;海南省勞教所副所長吳平,陰險毒辣。利用吸毒犯殘酷迫害大法學員 ,他患肝癌病死,時年僅四十七歲。

聽命中共,害人害己,下場淒慘,命運可憐,還在作惡的中共馬仔,也該警醒了吧?再不悔悟,正義法律也會早晚將你捉拿歸案,因為「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二零零三年成立)、「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 (二零一二年成立),正在全球範圍內,不分時日長短,針對中共惡徒追查清算!

只講政治的中共早被上天判了死刑

無恥惡徒在無知中聽命中共惡令,只講政治殺人害民,最終遭報丟命,作為個體惡徒,乃是咎由自取,作繭自縛。那惡貫滿盈的中共是不是就能逍遙天理佛法之外了呢?非也!這個只講政治害人的中共惡魔也早被上天判了死刑,何以見得?「亡共石」為證。

2002年6月,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風景區發現了一塊歷史久遠的「藏字石」,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塊巨石,長7米,高3米,重百餘噸,堅硬無比,六個大字每字近一尺見方,字體古樸、字跡清晰,似浮雕突出於石面,而且「亡」 字特別大。2003年12月5日至8日,中國科學院著名地質學家等15人組成的考察團,前來實地考察後一致認為:該「藏字石」距今2.7 億年,其字為天然形成,非人工雕鑿,於是海內外各大媒體爭相報導,「藏字石」即「亡共石」,從此一舉成名。

據說此石被發現聞名前,那石面排列整齊的 「中國共產黨亡」 六個大字,讓只講政治的中共敏感官員感到尷尬驚怵,於是心生一計,派人欲將其毀掉,但在第二天前去執行任務的人員發現了一個驚奇:一顆幾個人合抱之粗的古楓大樹,昨晚不知何故突然坍塌,死死擋住了去路。他們面面相覷,知道天意不可違,只好作罷。一計不成,又生一計,當地官員便耍盡聰明,幾番設計策劃,將「藏字石」裝飾成旅遊景點,並另取其名,欲混淆是非,中共媒體宣傳時也故意不提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中的「亡」字。但無論中共怎麼擺弄掩蓋,上至中央高官,下到黎民百姓,凡來此地旅遊的人都心照不宣:上天已給中共判了死刑,借用巨石傳達天意,除此以外沒有任何解讀詮釋。

那既然中共早被上天判了死刑,為甚麼還沒有垮台解體?其實看看中共現在的貪官、淫官、黑官、裸官紛呈的官場腐敗亂象,薄、王事件引起的中共宮廷權鬥鬧劇醜劇政壇地震,全國各地此起彼伏的群體抗暴事件,加上由於中共極端獨裁暴政造成的天災人禍,以及席捲全球的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大潮,不就知道中共正在末日解體之中嗎?說不定在未來某一天的突發事件中,中共惡黨就會突然垮台玩完!

法輪功學員不講政治只講救人一命的真相

十多年來,面對中共惡黨強加的迫害,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不畏強權,無懼暴力,堅守信仰,前赴後繼,以真實對謊言、以和平對暴力、以善良對殘酷,並利用各種正當形式走上了漫漫的講清真相之路,展開了持續不懈的反迫害,但是卻被別有用心的人誣陷為搞政治,一時間確實迷惑了相當一部份人。

看一個黨派或團體是不是搞政治,只要看看其是否有政治綱領、政治章程和施政方針等政治遊戲規則就明白了,但是法輪功沒有這些東西,從法輪功傳出到現在,他們沒有甚麼政治訴求,要說有訴求的話,他們只不過要求中共當局歸還他們的修煉自由。過程中,他們一直在做講真相這件事情。那麼,面對中共這個武裝到牙齒的流氓惡政,這些善良的人們為甚麼非要向民眾講真相?一句話:救人一命。

江氏流氓集團挾中共迫害法輪功,從人類司法角度看,是其違犯了國際公約,踐踏了人類司法文明,是赤裸裸的對全人類犯罪;從人類道德方面來看,其破壞的是社會公德和普世價值,挑戰的是人類道德底線良心,欲摧殘人類賴以生存的精神支柱;從佛法天理來看,其執意打擊的是「真善忍」宇宙真理,宣揚的是「假惡鬥」黨文化,必定迫使人類生活在無度罪惡之中,必然引起上天的震怒和懲罰,那麼,那些聽信中共謊言的無辜,不就面臨著被天道淘汰的危險境地嗎?這可是這場迫害造成的最嚴重的惡果。古老的預言,當今的正教,早就對今天發生的這件大事有了明示。危難關頭,法輪功學員捨生忘死,播撒真相,廣救眾生,這與搞政治有甚麼關聯呢?只是在劫難中,救命的真相更加珍貴。

那法輪功學員「傳《九評》促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是不是政治活動?不是。《九評共產黨》一書,講述的是中共的歷史真相,揭露出了中共數十年來對中華民族所犯下的罪惡事實,法輪功學員把它公布出來,也僅僅是滿足了廣大民眾的知情權;那勸人三退(退出黨團隊)是不是搞政治呢?中共是個具有黑社會性質的邪教,勸人退出黑社會組織,等於是為他好救他。無疑是一大善舉,遠遠超越人類政治。特別是在法輪功學員的真相感知下,這個三退運動一發而不可收,而且「三退」的神奇內涵、現實意義與退後福報更讓人們心服口服。

當然,傳九評、促三退,客觀上可能會導致中共解體,但這也不能與政治相提並論。其實每一個大陸同胞應該想一想:一個西來共產魔教,強行在中原奪權建政後,六十多年來,周期性的發動血腥的政治大運動、大迫害、大屠殺、大清洗,而且只講政治陰謀,不講事實真相;只講政治構陷,不講法律公道;只講政治流氓,不講人權人道,妄圖截斷中華民族的血脈,置炎黃子孫於死地,這樣的惡黨邪政還能叫它再存在下去嗎?如果「傳九評、促三退」能解體掉中共惡魔,終結迫害殺戮罪惡,救國救民退出中共骯髒的政治,從此使中國走向人類正常的社會,那不是為中華民族和全人類做了一件大好事嗎?願天下所有正義志士都來「傳九評、促三退」,自救救人,走出紅魔陰霾,埋葬萬惡中共,還世界祥和與安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