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製造冤案的女惡警看中共政法殘害公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近日,「浙江叔侄冤獄案」在網絡上激起公憤,「逮捕聶海芬,複查其經辦的三百死刑案」的聲討成為網絡熱點。這遲來十年的正義聲討,無懈可擊的打垮了「央視法治」,徹底揭開了聶海芬殘暴「女魔頭」的面紗。

其實「浙江叔侄案」案情並不複雜: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八日,張高平、張輝叔侄倆從老家安徽歙縣開車前往上海,途中帶上了女同鄉王某去杭州,次日,這名女子被發現下身赤裸死於野外。隨後叔侄倆被抓,經過了連續七天七夜蹲馬步、煙頭燙、竹竿捻腳、鐐銬抖骨等等「女神探」的酷刑「偵察」、「突審」,在破綻百出的情形下,被認定犯強姦罪。檢察院對警察刑訊辦案進行了「無懈可擊」的監察、法院也「無懈可擊」地給倆人判處了重刑。更讓人悲嘆的是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央視》大手筆地推出「浙江神探」系列報導之「無懈可擊聶海芬」。節目講述了聶海芬參與偵破「五一八姦殺案」時,如何在沒有找到任何物證的情況下,通過「突審」,讓「驚魂未定」的張氏叔侄交代「犯罪事實」,進而從「細節」入手,獲得了「無懈可擊」的證據。浙江報章也報導,聶海芬主辦的特大案件中一審判處死刑的有三百多宗,「準確率達到百分之一百」。

然而,「人善人欺,天不欺」。如今真兇浮出,冤案真相大白於天下,事實無懈可擊地告訴人們,中共「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所謂辦案原則,純粹是愚弄百姓的把戲。正像中國知名律師浦志強一針見血的分析那樣,「那時候,她面對張高平叔侄倆,心裏早不把他們當活人了,早把他倆當殺人犯了,剩下的就是追尋內心邏輯,把他倆辦成殺人犯,而且『無懈可擊』。」

聶海芬面對民憤,面對被她酷刑、冤坐了九年大牢的叔侄,對自己的惡行無一絲良心的悔過。還在「我是聶海芬」的微博中辯白、推責:「我不是惡警察,我不能坐牢,坐牢的應當是我們公安局長、檢察院檢察長、法院院長!」「你們知道政府有個政法委、法院有個審委會…每個案件,你們知道是誰定的調子嗎?」這位「聶海芬」還說,「你們口口聲聲說我是惡婦,你們對一婦孺叫板,你們敢向政法委叫板嗎?」從她的詭辯中人們不難看出公、檢、法、司法部門是唯中共邪惡之命是從的馴服工具;這些部門的知法、執法者在具體辦案中既不遵從法律,更不遵守良知,是地道唯權唯上、唯名唯錢的家奴,是拿著人民的供養,披著「維護公平與正義」外衣,專門替中共殘害百姓的打手、劊子手。如今中華大地,百姓聊生維艱,冤憤沖天。官商勾結、警匪一家;野蠻強佔,黃賭毒肆虐;環境毒害、食品危害…種種亂象,讓百姓躲不了,避不及。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首江澤民公然發動了一場針對 「真、善、忍」 普世價值的迫害,更讓華夏大地蒙恥,讓國人蒙羞。中共邪黨及其專門成立殘害「真善忍」好人的六一零非法組織,更是挾持著公、檢、法、司整個政法系統大行「假、惡、暴」其道,每年耗費國家財政收入四分之一的民脂民膏,製造和維繫了近代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人權災難。十四年來,對法輪大法修煉人的殘酷迫害行徑遍及中國大陸的每個角落,甚至延伸到海外。中華古國,人心不古,道德崩潰。在「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等群體滅絕政策的蠱惑下,據不完全統計,截止二零一三年四月,明慧網報導有名有姓的大法學員被迫害致死已達三千六百四十四人。至少六千人被非法判刑、超過十萬人被非法勞教,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幾十萬人次被綁架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

翻閱法輪大法明慧網每天的記錄,我們清楚的看到,在對待法輪功的案件中,公、檢、法、司無一例外的聽命於政法委、六一零非法組織,違法違憲、沆瀣一氣殘害好人。下面是一些典型的迫害手段:

----先定罪(儘管他們比誰都知道,修煉法輪功不違反《憲法》,給思想定罪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任意抓人(邪黨幹壞事日即所謂敏感日抓,邪黨開會抓,上任個新村官抓,拍腦門子抓;法輪功學員串門抓、買菜抓、街上打招呼抓、在炕頭睡覺抓…)
----野蠻抄家(噴藥套頭的、拳打腳踹的、撬門扭鎖的、翻牆越杖的比比皆是;不告知身份、不出示證件更為普遍…現金、存摺、信用卡;首飾、衣物、口糧、耕牛…掠奪私人物品,土匪打家劫舍都不如現今中共警匪來得乾淨、徹底)
----非法拘押、酷刑逼供(喪失人性的警察,泯滅良知,為了達到他們所要的所謂口供,各種酷刑無所不用其極)
----非法批捕、公訴(檢察院枉法瀆職,對警察偵查辦案過程不監督、不作為,按照六一零指示批捕、枉提公訴;對拘留所、勞教所、監獄等司法機構喪失監管、不作為。)
----非法判刑(威脅打壓律師、矇騙偷摸開庭、不敢當庭出示證據…法官公然違憲,淪為舉刀屠夫)
----暴力「轉化」(勞教所、監獄、洗腦班利用其特殊的,強制性、暴力性的封閉環境,肆無忌憚的行惡,在「轉化率」政績的驅使下,在利益的誘惑下,中共酷吏足以讓魏忠賢閹黨汗顏;百餘種酷刑如:長時間吊銬、「五馬分屍」 、「捆粽子」、「坐飛機」、「十字架」;野蠻灌食、傷口刮鹽;澆涼水、凍、曬、群毆;多根電棍電、炮烙;強行墮胎、性虐待與性侵犯等等,足以讓索元禮、來俊臣聞風喪膽…)

更為殘忍的是,中共策劃包括警察、武警、法院、司法、醫療、軍隊等系統參與的,犯下了牟利殺人的滔天大罪,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販賣牟利,犯下了比納粹集中營和南京大屠殺更加滅絕人性的罪行──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中共鋪天蓋地的謊言與暴力恐嚇,不但欺騙、毒害了廣大的普通民眾,也一樣封閉了廣大政法人員的心智,操控、假借他們之手迫害無辜,裹挾著他們為中共替罪、殉葬。

奉勸中共政法體制內的官員,包括既得利益者聶海芬們:「人在做,天在看」,任何人都要承擔自己所作所為造成的後果,絕沒可能僥倖逃脫。除了世間的律法,還有無所不在的天懲。識時務、順天意,退出中共,善待法輪佛法,贖回罪責,或許這是天給你們留下的最後得救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