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孩子們的苦難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近日,有媒體報導,「7.23」動車事故中倖存的兩歲半女童小伊伊,經過近兩年的治療,仍然落下嚴重殘疾:左小腿九級傷殘,腿部皮膚十級傷殘。左小腿切除了至少三分之二的肌肉,影響日後的生活。與當初中宣部的禁言令一樣,今天的大陸媒體,偶爾見諸報導的,都是在極力渲染小伊伊劫後餘生的「喜悅」,閉目不見小伊伊六百多個日夜的痛苦掙扎,更不見事故真相和責任人。

在任何一個社會,老人和孩童受到的待遇都是這個社會文明程度的標誌。今天,當中共得意於「大國崛起」的時候,高呼「再苦不能苦孩子」的時候,中國的下一代卻在毒奶粉、毒疫苗、豆腐渣校舍、劣質校車、動車事件、盜車殺嬰等等中飽受苦難的折磨,以至於人們唱出「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的歌謠。

不過,這還是世人知道的陽光下的罪惡,而那隱蔽的黑暗處,有著鮮為人知的中共一手炮製的對孩子們更加殘酷的罪行。十五歲的鐵龍,家住河北省定州市留春鄉邵村,因向老師講述法輪功真相,被老師誣告。留春鄉派出所把正在讀初中二年級的小鐵龍綁架到鄉政府,用手銬銬在樹上,拳打腳踢,直到打累了他們去休息。之後小鐵龍被迫流離失所。不久,又被他們抓住,關押到定州看守所。

河北省雄縣葛各莊村小學三年級的劉倩,在二零零三年的時候得了急性白血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家人將她死後下葬的衣物都準備齊全了。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抱著試一試的心理,父母帶著孩子學起法輪功來。劉倩在修煉七天之後,病體竟完全康復,由臥床不起到正常生活,醫院檢查說一切恢復正常。誰料兩個多月開學後,學校校長迫於中共的壓力把劉倩開除了,並揚言除非劉倩放棄修煉法輪功,否則不能上學。開除第二天,小倩倩看到校長時,兩眼瞪得滾圓,流著眼淚,手指著校長,憤恨地說:「他、他、他……」。在逼迫與折磨中,小倩倩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五天後便抑鬱而死。

還有一個孩子救母挨打。二零零六年,當盛偉還是個十三歲的孩子的時候,他的媽媽因為修煉法輪功被當局綁架,被綁到鐵椅子上遭恐嚇和刑訊。他忍飢挨餓借了二十元路費,背著三歲的妹妹到吉林省白山市撫松縣公安局要媽媽,惡警竟然將盛偉痛打一頓。盛偉的臉被皮鞋踹腫,耳朵嗡嗡直響,毛衣袖子被撕破,當時就暈死過去。醒來後被強行推上警車送回家,警察揪掉小盛偉一把頭髮,還滿嘴髒話罵他。小盛偉痛苦的說:「我現在沒有媽媽了,爸爸也找不到了,我和妹妹在家連飯都吃不上。你們還打我,我也不想活了。」

還有一個孩子被逼為乞。二零零二年十月的某一天,河北滄州鹽山公安局警察跑到法輪功學員李淑霞家中,象群土匪式地翻牆而入,綁架、抄家,李淑霞十四的兒子哭喊,被警察用擦車的髒抹布塞進嘴裏,帶走後銬在公安局的地下室裏。惡警對孩子打罵、逼供,企圖問出當地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情況。孩子絕食兩天才被釋放。警察威脅孩子的外公說:過兩天再把孩子送回公安局。孩子一聽,嚇得離家出走,從此乞討為生。

還有一個孩子被逼著去看解剖父親的屍體。二零零二年,河北阜城縣崔廟鄉清東村法輪功學員劉秋生被毒打致死。由於遺體上迷霧重重:遍體鱗傷,眼睛睜著,耳朵、臉部、右肩、右胸呈黑紫色,家人懷疑是被毒打折磨致死。當局為了掩蓋真相,故意不通知他的妻子和母親,只把他十六歲的孩子騙去,當著孩子的面進行屍體解剖。解剖時,還取走一些器官,說是拿去化驗。孩子哪能承受這樣的場景,嚇得魂不守舍。

還有一個不得不說的孩子的故事,那是中共自編自導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中的十二歲的小女孩劉思影的悲慘故事。中共為了陷害法輪功,煽動世人對法輪功的仇恨,編造並導演了這場自焚,把這個與法輪功毫無關係的孩子燒傷後再陰謀殺害。中共不但殺害了小思影,還把整個謊言製成電影、寫進課本毒害全中國的孩子們。

還有很多很多這樣的孩子們的故事。因為父母修煉法輪功受著當局的迫害,他們成為了最受歧視和屢遭欺凌的生命,他們承受著毒打的疼痛、關押的凌辱、飢餓的煎熬、恐懼的折磨,無論在身體上還是在心靈上都倍受摧殘,甚至在迫害中失去了寶貴的生命。他們在黑暗中無奈的承受著這個年齡本不該有的痛苦的煎熬,承受著這個社會的變態與冷漠。尤其是那些由於父母被中共虐殺而成為孤兒的法輪功學員的孩子們,他們或者被送進孤兒院,淒慘度日;或者流落街頭,乞討為生,縈繞著他們幼小心靈的,不僅有對現實的恐懼,還有那無盡的甚至不能言說的對爸爸媽媽的痛苦的思念。

雖然這一切都被中共極力掩蓋著,然而正如它無論如何掩蓋,小伊伊傷殘的身體都是惡黨草菅人命的記載一樣,每一個孩子苦難的身軀,都在無聲的訴說著惡黨的殘暴與冷血,都成為了它滅絕人性的罪惡的記載和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