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被綁架勞教 父母伸冤石沉大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四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沈越千女士,在北京自營公司從事高爾夫相關業務,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晚七點多鐘,正在家中給八歲女兒輔導功課,被警察闖入家中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北京女子勞教所期間由於不放棄信仰,被關小號長達四個月。目前沈越千被關押在內蒙古興安盟紮賚特旗的圖牧吉勞教所,日夜被奴役和迫害。

沈越千家屬迄今為止先後曾寄出幾十封申訴信,範圍包括中共中央和北京市的警察、檢察、法院、司法、紀檢等部門,結果石沉大海。日前,上海浦東新區法院又拒絕沈越千在上海的父母的行政訴訟覆議。

下面是沈越千父母2013年4月4日寫的申訴信:

2011年11月17日夜,沈越千被一群610警察強行抓走後,被勞教二年,具體罪狀有三:窩藏法輪功宣傳品、抗拒國家的法律實施、妨害社會管理秩序。這是事先準備好的三項帽子,警察拿在手上隨意強套在法輪功學員頭上。

憑25張碟片批二年勞教,其冤案的造成不是偶然的。610警察長期執行一條「唯上不唯法」的錯誤線路,腦子中的「有罪推定」根深蒂固。他們打著政法委的「維穩」大旗,每天不斷地抓捕法輪功學員,但大規模集中抓捕常選擇在新年、「十一」前夕。特別是在國家有重大政治事件的敏感時刻,如奧運會、世博會、黨代會、全國「兩會」等。610警察發起總攻時人人戴上放大鏡,布下天羅地網,實施抓捕。610這支將為後人千古咒罵的別動隊,個個氣壯如牛,膽大妄為,不論男的女的,不論中年老年,不管身強的體弱的,甚至重病在身,走路搖晃的老奶奶老爺爺也抓。這天晚上一共抓走數十人,沈越千正是在這次「全民保衛18大」前哨戰中被抓之一。

確定勞教的期限也就高不就低。沈越千因為第一次被抓,所以「輕判」二年,一般均三年或四年。半年或一年的幾乎沒有,總之是越長越好,恨不得個個無期勞教。手握大權的610無所顧忌,任何胡作非為都可在維穩名義下進行。先前制定好的一系列旨在保障公民人身自由,不被錯抓錯判的法律程序機制,在維穩的大網兜下,在讓位於一時的治理需求下,頃刻間化為烏有。由此造成大量冤假錯案,嚴重踐踏法治人權。如今冤獄遍地,上訪大軍浩浩蕩蕩,叫了那麼多年的維穩維穩,可人走在路上總感覺有點不穩。試問成千上萬蒙冤者被押,能心服口服嗎?其家屬、鄰居、同事、國內外親友,對這樣的「和諧社會」有好感嗎?

沈越千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大興勞教所7個月的期間,管理人員口是心非,說如不服可以上訴,提出行政覆議或行政訴訟,實際上是想盡辦法從中作梗或阻攔。沈越千在失去人身自由情況下,所提出的兩次覆議,結果均因超過期限而不予受理。從此我們走上了艱難的申訴之路。迄今為止先後曾寄出幾十封申訴信,範圍包括中央和北京市的警察、檢察、法院、司法、紀檢等部門,結果石沉大海,連片言隻語的回覆也沒有。這沉沉黑夜,何時天明?

後來,我們幾經周折,在上海尋找到了一位律師,在仔細研究我們寄去的幾份申訴書後,接受了委託,對此作為父母,在長期無助無奈、日夜煎熬的痛苦中,心裏又燃起一絲希望。律師認為沈越千根本不屬勞教對像,所作出的勞教決定於法無據,應撤銷勞教決定,立即放人。後來律師跨進了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的大門,遞交了「行政起訴狀」,準備在法庭上辯個明白。誰知死抱住維穩大旗不放的法院,拒絕立案,而且不給任何理由。對此律師一聲嘆息:法院本來是最講道理的地方,如今也蠻不講理了。

面對如此一目了然,如此簡單的冤案,他們竟閉上眼睛,咬緊牙關將錯就錯到底,司法系統的腐敗墮落已到了何等程度。當前司法系統的種種亂象,法律的不公不但使司法的公信力一降再降,也嚴重挫傷公眾對法官的信任度。

錯抓一人,毀了一個家庭。自沈越千被抓後,公司解散,員工全部下崗。非法搜走的電腦和硬盤至今未還,家庭收入來源斷絕。丈夫因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內心恐懼而離家出走,至今未歸。年僅9歲的女兒因失去母愛精神上備受折磨。我們作為父母,年邁體衰,從上海來京看家,所受的困難和折磨很難盡述。

所謂憲法、人權都是空話,所謂以法治國也是空喊口號。我們希望有嫉惡如仇,富有正義感的人士能勇敢的站出來,為我女兒洗刷冤情,無罪釋放。同時我們還要求嚴懲那些執法犯法,破壞法治的罪魁禍首。

最後讓我以今日《京華時報》上的幾句話來擱筆:「對於冤獄的善後,平反是第一位的,這是毫無疑問。但平反不能替代責任追究。在冤獄的預防上,問責甚至比平反更重要。」

申訴人:沈越千家屬
2013年4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