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營救同修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正值佳木斯監獄因強行「轉化」修煉人、半個月迫害死三位大法弟子之際,有多位同修去監獄附近散發張貼揭露迫害的真相資料。同去的幾個人張貼完後,按預定時間缺少一人,等了很久也不見人,沒辦法只好返回,等到第二天凌晨還沒有消息。

有人提出應該去當地派出所找人,確認後及時營救要人。監獄離我們家二十多里路,當時聽說省公安廳也來人了,加之自己對不承認迫害的法理認識不清,怕心很重,也很畏難。但事情擺在面前了,總得有人去啊!那天我們是三個同修陪同常人家屬去,結果越怕越演化假相。記得我們還沒走到汽車站,同修哥哥就停下來說:你們去了怎麼說呀?人家要問你們怎麼知道她被抓了?昨晚你們是不是也來了?那咋辦,太危險了。聽到這話,我的怕心更重了,一同修馬上說:我們回去吧,不應該去。經過一番思考(我想另外空間也一定是正邪大戰),最後我們還是決定前往。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怕算甚麼,就是要修去它。

就靠著這一念,我們走進了監獄派出所。我們兩人陪家屬進去的,剛一進去就看到屋內有二十來個警察,黑壓壓的一片。(裏面有市裏分局來的十多人)我們剛說明來意,他們立即如狼似虎的喊叫起來:快把他們看住。然後馬上把我們分開,惡狠狠的審問起來:叫甚麼名字,是不是煉法輪功的。那架勢很恐怖。特別是一個分局警察認出了另一位曾被勞教過的同修,又要翻兜子,說搜甚麼錄音、錄像的東西。又逼問叫甚麼名字。情急之中我馬上發正念,而同修的態度特別平穩、祥和,微笑著反問道:那你叫甚麼名字呀。警察氣急敗壞的喊:我問你呢!同修又微笑著反問道:我也問你呢!在強大的正念下,警察真就惡不起來了。而這邊同修的常人哥哥一五一十的回答了問話。

然後他們開始惡狠狠的呵斥我同樣的問話。就在那一瞬間,我體驗到了師父的加持,我一下子感到自己無比高大,底氣十足的大聲反問道:你兇甚麼,這監獄十幾天就打死了三個大法弟子,我們擔心孩子不測,才來找人,到底人在不在這裏!他們真的被正念震懾住了,不再追問我的名字、是不是煉功人了。接著,分局的警察都被叫出去了,剩下的就是派出所的幾個人,我們就開始比較直接的講真相了。他們告訴我們,被綁架的同修一直在給他們講真相,直到凌晨四點鐘。讓我們馬上下樓,分局的人可能要把人帶走。我們來到一樓,也不知同修在哪裏,我乾脆高聲喊起同修的名字,同修馬上答應,讓我們到樓外窗戶處,這樣我們得以簡短的交流,為同修增添了正念。同修被帶走時,我們也打車跟到市裏公安分局,過程中一直和市裏同修聯繫著,很多同修及時趕到發正念,進到分局裏面的同修就有四位,有同修又把她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接來,一同要人。整個過程,感到了整體的配合,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信師信法的威力。前後六天,同修被無條件送回家。

在這次經歷中,我感觸最深的是; 一、信師信法、整體配合威力大,尤其是秦月明等三位同修被迫害致死之際,大多數同修都參與到這一次揭露迫害、解體邪惡的行動中,形成了整體強大的正念之場。可以說,我們的正念來自於法、來自於整體; 二、個人的怕心、私心,在我們頂著壓力往前走的過程中,在法的威嚴下、在師父的加持下,都融化掉了,堅實了我們為別人著想、「為他」的無私境界,心性得以昇華。真切的感受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三、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可以直接向公檢法人員講真相,救度這部份平時很少接觸的眾生,也可以說能夠更大限度的做好救度眾生的事。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