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救人的基點上營救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十多年裏緊緊跟隨師尊,在大法的指導下,在師尊慈悲呵護下,我堅實的走在助師正法、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修煉歷程中。

修煉前,我是個熱心腸、愛幫助別人、好感情用事的人。因身體多病為祛病健身而走入法輪功修煉的。法學的少,對修煉也是一知半解。但我十分幸運,通過煉功我一身病都好了。從此以後,我對大法真是感激不盡,對師尊總是懷著一顆深深的感恩之心。師尊與大法蒙難,我難過的多次哭泣。一聽說同修被綁架迫害,我就去公安局要人,帶著在邪黨文化灌輸中養成的怨恨、妒嫉、顯示、爭鬥、急躁、證實自我的各種人心去做事,其中還抱著對同修的情,恨不得一下把同修拽出來。營救的過程中曾栽過大跟頭。從血的教訓中、在靜心學法中,我找到了這些長期不去的人心,並及時抓住這些人心,轉變觀念,修去為私為我的心,站在為他人著想,站在救度眾生的基點上營救同修。想對了,做對了,效果就大大的不同了。

二零一零年秋季的一天,我上午出去講真相,中午剛一進家門就接到了一個同修的電話,同修急促的用暗語告訴我,某同修被某某派出所警察綁架。我急忙下樓,往院外走,這時在我左前下方離地不足一米高,距我不足一米處,有一小圓黑點,清清楚楚,比小米粒大點不多,隨著我走它也往前走。對這種不正常的現象,我馬上意識到,這是舊勢力的黑手在阻止我,不讓我去。我突然生出了一絲怕意:這次去要人我自身能不能有危險?這黑信息可都來了。但我很快破除怕心,堅定起來,在心裏說,舊勢力黑手爛鬼,你來嚇唬我,想不讓我去,你說了不算,我必須去。我不停的往前走,小黑點還在我左前下方隨著我走。我家離大院門很遠,中午時間院子裏無人,我手指著小黑點說:「你阻擋不了我去營救同修,同修講真相救人做的是宇宙最偉大、最神聖的事,是師父要的,誰干擾誰迫害誰有罪!」接著我念動師父善解的法:「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擾我證實法的,我也都可以給你們一個合理的安排,成為未來的生命;想善解的就離開我,到我的周圍的環境中去等著;如果你真的無能力離開我的,也不要發揮任何作用干擾我,將來我能夠圓滿,我會善解你們;那些個完全不好的,還在干擾我的,按照標準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1〕我念動兩遍善解的法後,又念正法口訣,兩遍以後,黑點不見了。這時我剛好走出大院門,一輛出租車停在我面前,我迅速上車。車走出不遠又上來一男乘客。我給他們倆講真相,司機和乘客都高高興興的辦了「三退」,我又發給他倆小冊子,告訴他們回去好好看看,那樣會更明白真相的,他們再三感謝。

我和同修們一起走進了綁架同修的派出所。進了派出所我人的觀念又上來了,在宣傳欄上挨個看,找有沒有我認識的警察,一看照片一個我也不認識。這時一位同修告訴我:某同修和這個所長是同學。我馬上說:「我去找這位同修。」我騎車迅速的來到某同修家,告訴她同修被綁架的情況。同修思想有顧慮不肯去。我強壓著就要發洩的那股怒氣,又趕回派出所。心想:真自私!大家都以最快的時間,想方設法營救同修,她還在照顧自己的「面子」。隨著急躁心、怨恨心和不好的思想,我還要順著這些「心」往下想的時候,我馬上意識到不對了,這樣想同修不符合法呀!正好,這些「心」平時找你都找不到,今天你送上門來了啦!今天我要抓住這些壞東西把它去掉,它不是我,我不要它。我就是不發火,不怨同修,不上舊勢力的當,讓一切干擾營救同修的因素全部解體。我接著又找我自己的不足之處,同修不去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不應該把自己的認識強加給同修。從另一個角度說,營救同修也不能靠找關係、找熟人吶,這不是在做常人的事,怎麼能用常人的招呢?營救同修是助師正法的事,不能上舊勢力的當。舊勢力又想利用我沒修去的壞東西製造和同修間隔來干擾我們形成整體營救同修,從而達到它們要迫害同修目地,它也是癡心妄想。有師在,有法在,這次我一定要做正。

我回到派出所門前,一位同修過來問我,大家已經發兩個多小時正念了,下一步怎麼做?我說:咱倆交流交流,師父現在讓咱們幹甚麼,是不是讓我們講真相救人,那咱們今天就給警察講真相救警察,不能讓邪惡操控警察幹壞事,坑害警察,警察也是我們應該救度的眾生啊,光想營救同修還不夠,要站在救人的基點上營救同修,站在為他的基點上,這才符合師尊新宇宙的法。談到這我叫上一位協調同修和我一同進派出所,去給警察講真相。

那天,我感受到派出所整個空間場都是正的因素在起作用。我先到被迫害的同修跟前告訴她:「姐,咱們得善待警察,給他講真相」我指的是坐在對面監視她的警察。我出來又去了教導員辦公室(正所長沒在),教導員正在看電腦,我很禮貌的說:「你好,你是教導員嗎?」他看看我說:「是」。我說:「你看你把我們這麼大歲數的老太太給抓起來了,她又沒幹壞事,都是為別人好,救人,本鄉本土的,這麼小個城市,一提誰不認識誰,大夥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教導員說:「我也不願抓,你們說好就在家煉唄,老出來講啥呀。」說話期間他的電話總響,他拿起電話說:「你看看,從打抓來這老太太我們的電話就不停的響,全是你們這些人打來的,這個鬧騰,啥也幹不了。」這時走進來一個警察接著說:「你說也真神了,這麼快咱這些人手機號他們咋全知道呢?全都響。」我接過話茬說:「真的都是為你們好,不能抓煉法輪功的,參與迫害對你們不利,趕快放人吧!」警察提出,甚麼「參與政治」了、「自焚」等一些不明白的問題,我們一一做了解答,講了很多真相,他們都很認真的靜靜的聽著。

這時,教導員說:「大所長就在附近,這麼近也不回來。」
我說:「你知道他為甚麼不回來?」
他說:「為啥?」
我說:「就是叫你放人,現在誰還願管這事兒。」
他說:「那就放了吧。」
就這樣同修又回到我們中間,每天繼續在大街上講真相救人。

這次營救同修是最快的一次。我在這個過程中去掉了我很多在常人中形成的觀念和長時間修不去的人心。這次是我真正實修的過程,是我真正在法上提高的過程,感到非常輕鬆,因為我做在法上了,做在理上了,師父就管了,不但營救出同修,還救了警察。

最關鍵的一點是,基點站對了。

以上是我修煉的一點體悟,和同修們切磋切磋,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向師尊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