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溶於法中的重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昨天又聽到一個不幸的消息,一位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修煉的親戚同修離世了。我最後一次見到她還是在二零一一年的夏天,那時她已經出現腦血栓的症狀,坐在輪椅上,已經說不清楚話了,胳膊也不利索,但意識還算清楚。見到我就是笑,但一聽到我跟她談修煉的事就是哭。

她住在農村,當年得法開始修煉時已經五十多歲了。修煉前有高血壓等病,修煉後全都好了,孩子們都不在家,她和丈夫倆人種了二十畝的地。那時,她是她們村裏的義務輔導員,農忙時,每天天不亮就下地裏幹活了,中午帶些乾糧在地裏吃,基本上不回家。晚上八點多才收工。晚上九點大家開始在她家先聽一盤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音帶,然後再煉一個小時的功(動、靜功各半小時)。煉完功再去做晚飯,吃完飯睡覺。我當時覺的她很辛苦,而她卻不覺的辛苦,而且說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就是這樣一位同修,在一九九九年邪惡鋪天蓋地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時候,孩子們不讓她煉了。剛開始的時候她還堅持著,但隨著壓力的增大,也沒有及時的與縣裏的同修聯繫在一起,後來就不煉了。之後沒過多長時間就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雖經醫院治療,但狀態一年不如一年。

通過這件事,我想起了另一位親戚同修。一九九九年之前他也是當地的輔導員,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時候,他沒有走出來維護大法。當地的其他同修去家裏找他時他也沒有溶入整體,而是整天在家裏讀法、抄法、煉功(當時他已退休),並且認為那就是「修煉」。雖然法讀了不少,也抄了不少,功也煉的挺勤,但也僅僅限於學《轉法輪》,一九九九年以後師父的講法基本學的很少。再後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二零一零年去世。

另外,還有一位家人同修,於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大法,當時還是當地的法輪大法義務輔導站的副站長。修煉前身體很不好,一住院就是半年,修煉後騎自行車像小伙子一樣。當時,他組織大家煉功、學法、洪法,樣樣走在前面,在當地修煉人中口碑很好。可是,在一九九九年邪惡鋪天蓋地的迫害開始後,在家人(當時未修煉法輪功)的勸說下,他離開家鄉去北京打工,一走就是三年半。在這期間雖然也回來過,但每次回來的時間太短了,我給他拿去的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和經文,以及明慧網上的真相資料他也沒看完,就又返回北京打工去了。直到在二零零三年初,在家人同修的強迫下才離開了北京。

當時,他甚至沒有意識到離開整體的損失,還認為自己修煉的很好,在打工地點能煉功、學法,(當然都是不公開的),還能向周圍的人「洪法」。工作幹的很出色,還受到打工單位的表彰。雖然二零零三年回來後,也在學法,但三年半的時間造成的間隔,回來後也沒有系統的學習師父在這期間的講法,來自於自己的怕心,再加上家人的干擾,很難做到能像當地在這個過程中走過來的學員一樣。

到了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我們這才意識到了集體學法的重要,雖然他參加了小組的集體學法,但還是干擾不斷。他再一次離開我們這個整體的環境去北京女兒家住了兩個月。回來後,我問他在那裏的修煉情況,他傷心的說:我好像住了兩個月的監獄,三件事只能做一件事──學法,但還得偷偷的(女婿反對)。從北京回來後就出現了病業狀態,直到二零零五年八月住進北京301醫院,於當年十月離世。

還有一位家人同修,於一九九四年得法,當時修煉很精進,當邪惡開始迫害的時候,還參與了證實大法的一些活動。但是後來離開了我們這個地區,到外地生活去了,離開了我們這個整體,又沒有溶入當地的修煉環境,慢慢的就脫離了大法,剛開始回來的時候我還拿出師父的講法和經文給她看看,到後來,這些都不看了,甚至不願意與我們談論修煉的事。可喜的事,目前這位同修已經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中來了。

另外,還有的同修家裏的孩子,也是當年的大法小弟子。從小都是很好的孩子,跟著大人一起煉功、學法、洪法;有的還親自隨著大人一起參加過師父在大陸舉辦的學習班。但是,隨著年齡的成長,離開了家庭或當地的學法環境去外地上學或打工,放鬆了自己的修煉,同時也沒有溶入所去那個地方的修煉環境,再加上一九九九年邪惡的迫害,幾乎變的快和不修煉的人一樣了。而有的,雖已到了國外,即使在那樣的正法洪勢下也還沒走回大法修煉中來。

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回頭想想家人同修都已離世了好幾位了!身邊當年的大法小弟子,有幾位還在大法中修煉呢?雖然有這樣、那樣的理由,我沒有理由怪他們。痛苦過後,只有趕快清醒起來,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聽師父的話,無條件的向內找,不斷的要求自己精進。

今天寫出此文,也就是認識到了「溶於法中的重要性」。如果一九九九年那場邪惡的迫害不發生,他們可能會很好的修煉下去;如果在迫害發生後,仍能堅定的溶於法中、溶於集體修煉環境中,走出來維護法,他們可能今天依然走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上;如果無論邪惡怎樣干擾,都不離開家鄉這個修煉的環境,或者說,到了外地也能很快溶入當地那個修煉環境;他們可能不會那麼早離世。當年的大法小弟子如果不離開家庭的修煉環境,可能都已成長為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大法弟子了。可是這一切都發生了!

同修啊,讓我們珍惜眼前這個師父給我們開創的最好的修煉形式──集體學法煉功,溶入整體。我們像一滴水,整體像大海。一滴水離開大海很快就蒸發了,只有溶入大海才能獲得永生。

本人近期體會,如有不妥還望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