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不能用狡猾的思想對待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近來,查找自己的內心,在修煉中還有哪些漏洞阻礙了自己的修煉步伐,找來找去,「狡猾」兩個字擺在了我的面前。

「狡猾」在常人中的解釋往往是指一個人能夠左右逢源,能夠利用種種詭計,在危險的場合能夠脫身和自保,逢著便宜就能夠佔上,還往往不容易被人發現。這種人在常人中被稱為「滑頭」。由於生生世世形成的人的理,造成了自己那複雜的思想,當一件事情盤桓在眼前的時候,首先想到的就是自保。「自保」源於「私」,是舊宇宙的特性,想千方百計的維護自己最本質的利益不受到損害,用種種詭計,用種種托辭,用種種迂迴的辦法來做到損失最小化,利益最大化,用狡猾的辦法來掩蓋執著。

例如,講真相的時候想「反正我只是嘴上跟他講,又沒有給甚麼東西,如果要告發也沒有證據」;聽說正法已到尾聲,就想,現在邪惡也少了,做一點講真相的事情沒有甚麼危險,趕快搭上末班車,我也能圓滿;曾經被邪惡迫害,使家庭資料點被破壞,也成為邪惡迫害我的所謂證據,就想現在我不做資料,就口頭上講,就會安全。為同修打印或者下載一點學法資料,內心就會陣陣狂喜,壓都壓不住,原來內心深處想,做這個事既安全(因為不是做散發出去的真相資料),又是在做證實大法的事情,潛台詞就是「既安全又做了能圓滿的事情」等等。

這種狡猾的思想也造成了自己煉功時不能入靜,總在想:這件事該怎麼辦,那件事該怎麼辦,怎樣才周全,基點就是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有時候,感覺到「私」字是浸入到我每個細胞中的,是無孔不入的,內心被這個私字帶動的很苦很苦。為了維護這個「私」,用常人中形成的各種複雜、多變、狡猾的思想來應對各種修煉中出現的問題,似是而非、模稜兩可,用種種辦法來保護自己,為自己開脫,死死的守著這個「我」字,放不下。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進入新宇宙中的生命,怎麼能抱著舊宇宙的理,只有完全放下自我,溶於法中,成為法的一個粒子,想師父之所想,成師父之所成,才是走在正法的道路上。那種投機取巧,狡猾的思想,是道德下滑後常人的思想,是低能的,對修煉是不起任何正面作用的,也不能帶到新宇宙中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