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離家「靜心學法」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最近一段時間通過同修之間的交流,發現同修中有這樣一撥人──這些人幾乎不看《明慧週刊》,他們離開家,不管家裏的事,甚至家人都不知他們去了哪裏、在幹甚麼,有的已離開家半年多了,有的把孩子扔在家裏,有的丈夫及其家人非常不理解,說一些不敬師不敬法的話。他們吃住在一起,聲稱「靜心學法」去了,說大法弟子現在都應該按他們那樣「靜心學法」了。同修問他們在哪裏他們都閉口不說,好像還很神秘。通過交流有認可他們的,願意和他們靜心學法去的,他們就接同修走。

他們有時十來個人,有時兩三個人,在唐山市各縣區找熟悉的同修交流(聽說他們也去過其它地區),他們每個人都背著一個大包,裏面裝著師父的所有講法書,每本書裏都夾著好多小紙條,當交流到哪兒時他們就找到小紙條翻開書有針對性的給同修念法,還用自己的理解給同修解釋法。當有同修用法衡量他們的言行不符合法、並指出他們的執著時,他們不是虛心接受向內找,而是說同修沒法,連書都不拿著法學的少。骨子裏有一種顯示,他們每天都把書帶在身邊走哪兒帶哪兒,好像這就代表著他們法學的多學的好了。

當有同修交流要抓緊時間救人時,他們就說你自己現在還沒修好,慈悲心還沒修出來,怎麼能救了人呢?要和他們那樣找個地方靜心學法去,等修好了自己再救人。有同修問他們救人嗎?他們說他們救那些有其它信仰的人,意思就是不是所有眾生都救。還用他們現有層次和自己對法的理解專看同修修的不好的一面,挑同修的毛病,叫同修也和他們那樣指出同修的不足。當他們讓同修離家和他們去靜心學法時,有同修認為大法修煉不是這種修法,拒絕他們時,他們就舉例子說當師父告訴你圓滿要走了,你也放不下家人不走嗎?

有同修雖沒跟他們走但還是很認可他們,也有同修被他們帶動心裏產生了波動。同修啊,怎麼就不用師父的法衡量呢?我們不能學人不學法啊,師父叫我們做的三件事同時做好,那我們就應該三件事同時做好,師父不叫做的我們決不能想當然、標新立異。

師父叫我們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不脫離世俗的修煉,直指人心。師父多次講法叫我們多救人,現在是在和邪惡搶回那些即將被邪惡毀了的人,怎麼能離家甚麼也不管了就自己靜心學法去呢?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說:「那麼在這場對眾生的迫害中,我們就要向人們講清真相,同時修好自己,正念中清除邪惡。」那些隨和的,是不是他們的做法說法符合了我們沒修掉的人心執著被鑽了空子呢?師父是講過叫我們多學法靜下心來學法,靜下心來學法也不是叫我們離家出走找個地方大家在一起啊!我們都有家有業,如果都不要家庭了那和出家的和尚尼姑有啥區別呢?是不是會給大法和救人造成損失呢?

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講:「每當大法的進程走入到一個新的階段的時候呢,就有一些學員用人心衡量大法修煉。大法弟子修煉的這條路就是不脫離世俗的修煉,就是這樣的路。」師父在《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中還講:「而你在實修自己的時候,你所接觸的社會就是你的修煉環境。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我告訴你們的是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都得叫人家說你是個大法弟子。家庭的事情要處理好,工作環境中的事情要處理好。作為大法弟子呢,你修煉的如何在世人面前恰恰體現在這些地方。」(《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我理解「靜心學法」不是走形式、甚麼都不管了,而是在任何的環境下都能達到那種清淨無為,去掉執著心才能修出清淨心,才會有定力。師父在《洪吟》〈無為〉中講「執著心去真無為」,「定力多深是層次的體現」(《轉法輪》)。我們在任何環境下心都不被常人的東西帶動,不被干擾,才能達到真正的靜心學法真正得法。

寫此文章是希望那些離家出走的同修快回來,在自己的環境中做好三件事,救度你那一方對你寄予希望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