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正法時間的淺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從師父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傳法至今已經二十一年多了。可能一些人心重的同修念念不忘對時間的執著,期盼早一天結束,甚至因為時間的推移而對師父、對正法生出懷疑。

我記得在勞教所中被迫害的時候,中共一個洗腦歪理是這樣的:它說「你們師父今天說圓滿近了,明天說圓滿近了,可為甚麼總不圓滿?」猶大們也搬出理論──「圓滿就像牛面前的一根草,牛往前走一步,看似能吃到草了,但是草也往前走了一步,牛總是吃不著」。這些邪惡的謬論確實也迷惑了一些修煉人放棄了修煉。

其實人間的生命離神的境界何止十萬八千里?你走一步想圓滿?你走十萬步都未必。如果修煉人不一步步的走,直接安排一步或幾步達到圓滿的標準,死一萬個死都過不去那幾關,難如此之大反而使你徹底的不相信修煉了。

宇宙生命走到今天是應該被徹底銷毀的,整個宇宙全部淘汰掉。是師父慈悲眾生給了我們再生的機會,然而很多生命卻不知感恩,反而怨師怨法,甚至以惡相對。大法真的離你不行嗎?非得要度你嗎?直接毀掉重造多簡單!

所以生命再次生存的機會是師父、是大法給予的,作為被救度的生命首先要擺正自己的身份。我們看到在師父的講法中,有的弟子竟然指責性的逼問師父「那些被中共害死的修煉人、為甚麼師父不保護?」,這些對法理認識不清的誤解強加給師父,這哪像是弟子?但師父慈悲都給了充份的解釋。

師父講過「救度眾生再有十年,你們還幹不幹?」[1]的法,如今十年過去了,竟然需要師父再次在講法中給弟子解釋,這說明大法弟子中有很多人對此耿耿於懷,造成很大的波動,以至於師父為了救度我們不得不專門解法。這都是弟子對師父的不敬和冒犯啊!

十年過去了又怎麼啦?師父也沒說十年到了正法就結束啊!種種誤解都往師父身上推,這是要幹嘛?

正法是師父在做,我們弟子是助師正法,怎麼樣正法一切都得聽師父的,我們不折不扣的照做才對。十年算個啥?就是再有一百年又如何?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啊,做下去就是了!哦,一年你願意做,五年你願意做,十年你也願意做,一百年你立馬放棄,你是修大法的嗎?你是來人間助師正法的嗎?

時間對常人來講只有一天的遠見。比如紅眼石獅的故事,石獅眼睛紅了,第二天就得發生災難,如果沒發生,那麼常人就認為是假的了。如果一年後發生,常人更認為沒有任何聯繫了。報應也是一樣,今天惡警幹了壞事,第二天不遭報,那麼它就認為沒有報應了。

難中很容易產生對時間的執著,這是因為擺不正自己的身份,把自己當作常人、來人間過日子來了,來人間享受來了。多可悲、多可憐。人間這個腥騷惡臭之地竟然使你數典忘祖,忘了自己是天體的王。

為甚麼會有難?那還不是自己造成的嗎?罪業沒有那麼大怎麼會有那麼大的難呢?自己沒做好才有這麼大的難啊。但是難中對待迫害是一定要按照大法的要求,這是我們唯一的依靠。大法有大法的原則,我們真的做到大法的標準,誰都不能迫害的。人的德與業決定了人生的福禍,我們就是這樣的福份,我們敗壞到如此才有這樣的宿命。

我們今生能得大法成為大法修煉者,這是對我們最大的慈悲了,也是我們最大的福份!所以我們必須按照大法修,要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

大法是生命存住的根本,不真實同化大法,你就被宇宙徹底淘汰銷毀了,這是宇宙規律。我們修煉人一定要清醒自己在幹甚麼。

我流離失所已經十多年了,沒有固定的地方住,沒有固定的工作,沒有固定的收入,因為很多工廠上班要身份證,我沒有,我的衣食住行全靠在惡劣工廠的打短工,這樣的工廠有的不要身份證。十多年中我從最初的被追捕、要飯、在山嶺中四處藏身,到漸漸能靠打工、租房生活,十年中因為中共對我的親朋好友的全面監控,我不得不與任何親朋好友、與家庭完全失去聯繫。就這樣我連表面上都成了地球的過客了,我也不覺得苦了,並且還成立了資料點,要說對時間的執著,我這種環境和被關押的環境最容易產生執著了。所以我想我們同修們都去掉對時間的執著吧,好好的履行大法修煉人的身份,聽師父的話抓緊救人。哪怕一萬年。

以上為個人體會,難免有錯誤,請指教。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