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對時間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前幾年,在迫害環境緊張的情況下,各地傳出的同修的被迫害的消息牽動著我的心,讓世人儘快明白真相成了刻不容緩的使命。心在法上能堅持看書煉功講真相做資料。

通過國內國外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環境是變的寬鬆了,世人也慢慢的覺醒了,惡人也不斷被告上法庭,覺醒世人也敢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正話了,災難不斷在發生,好像正法形勢也接近尾聲了。

可近段時間我卻出現了較重的安逸狀態,對現狀的麻木,時常被困魔干擾,對於三件事我每天還在做,但沒有緊迫感。資料做好後,不如以前克服自己不好的思想就立即付諸行動,這時反而有些猶豫,同時伴著些干擾:特別困很想睡,就想睡一覺再去吧,有時一睡就過十點鐘,想到太晚了明天吧;第二天下定決心,可兩個老闆都找我談話,說的都是些解決不了又外行的話,讓我心不能靜;當時我也想到,甚麼干擾形式都別想擋住我,我就要出去,這時部門運作出現問題不能走開。

事後想身邊的新同修要能看出我現在的問題就好了,到底是哪裏有問題,後我驚醒這不是向外求嗎?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的路是靠我們自己證悟走出來的,是給未來留下的文化,我怎麼能靠別人自己不找呢!

我認真找自己,發現從中共借「奧運」之名不斷抓捕大法弟子以來,我雖不斷堅定自己信師信法,沒有停下做三件事,其實在潛意識中有出去發資料會有危險,要調整好狀態確保萬無一失的觀念,還有怕的因素和敗物在干擾,還有就是沒真正走出人的私,只想注意自己安不安全、救人可以慢慢來,沒有覺者的慈悲。雖找到此盡力克服自己,狀態改變不大,晨煉不能準時起來,一睡不知不覺就是幾個鐘頭。

師父看到我這種狀態,有向內找的心但沒找準,兩次夢中點化我。第一個夢:很多人在水深火熱中掙扎,我在他們不遠處,我卻沒有救他們的心,還在麻木的關心著自己的事;第二個夢:火車到時間了沒有發,我催促別人發車,在等著坐火車回家。從中我悟到:我根本的執著是執著於時間,人可以不救了覺得該做的我都做了,好像完成了任務,好像在給別人做事不想多付出的人心;認為正法時間該結束了,看天災人禍天天都在發生已經到時候了,不能救的就放棄好了,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還想我知道的能去的地方都發過了,身邊認識的人也講了,有90%願意退出都不錯了,覺得自己其實功勞也不少了。隱藏多深的私心和自滿的心啊,找到這些我自己都嚇一跳,這樣的生命配做神嗎?可以圓滿嗎?

我靜下心來看書,當看到「真念定下淘汰的,翻手之間是可以毀掉,那我來幹甚麼了?我為甚麼要為眾生承受那麼多?那一切不都白做了嗎?」(《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這句話一下打入我思想深處,我好像一下明白了一切,眼淚不斷的流了出來。心中常說隨師正法了洪願,我就是這樣來隨師正法的嗎?救人不急等待回家,不是完全辜負了師父為眾生的承受了嗎?我不是在做舊勢力高興的事嗎?多危險啊!想到此我再也坐不住了,立即發正念出發了。

我把此經歷寫出來,是想讓也有這種狀態的同修能從中明白,我們要走正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只有不折不扣按師父說的做,就是昇華的過程,就是否定舊勢力的過程。最後去掉對時間的執著,對自己的執著,穩步完成來時洪願!

突然想到在《我們告訴未來》中,有同修說的那句話,大意是,師父問正法要是還有十年大家幹不幹,大家都說幹,這絕不是一句熱血沸騰的話。

以上是我現階段體悟,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