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對時間執著的教訓和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最近同修寫了一些文章,談到奧運臨近有些同修出現心理波動。為甚麼最近反應比較強烈呢?其實這種狀態以前也有過。他們的共同特點是執著結束的時間。

二零零零年師父《走向圓滿》發表後。一些同修們說:我看快結束了,趕快去北京吧。然而秋天過去了,春天到來了迫害仍在繼續。當時我聽到一個故事:一個被關押的學員認為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會結束。時間過去之後卻沒有任何變化,十分失望就向邪惡妥協了。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師父提到「當初舊勢力安排的是前後二十年,分為正法時期和法正人間時期。」(《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有人一算二零零二年春天正好十年。應該到時間了吧。自然那年春天沒發生甚麼。接下來的中共十六大,師父對此也講了一段法:「前一段有許多學員想,中共要開十六大了,要是中國那個魔頭,人類的這個敗類下去了,那我們大法不就平反了嘛」「這是個甚麼現象啊?一個強大的波動,一個強大的執著。這可不行。我看見了,舊勢力也看見了。舊勢力認為這還了得啦?所以它就叫中共的十六大的結果變的更壞。」(《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走過這九年時間,不少同修和我一樣執著每一年的春天和秋天。二零零二年《北美巡迴講法》中師父提到這一現象:「因此有人就想師父在詩中寫過說春天要到了,就想:哦,是不是春天就要結束了。我以前在詩中還寫過秋天,那有的學員說:一定是秋天要結束了。那秋天過去了,沒結束,好像有種失望的感覺。大家想一想,這不是在用一顆常人之心對待這一切了嗎?」

二零零五年《新年問候》中有這樣一段話:「在這一年中,正法洪勢會給人類帶來變化。」有人猜到雞年邪黨就會完蛋了吧。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師父回答學員問題時說:「也有人說師父有句話說的好像是那麼回事,到時怎麼沒那樣啊?其實你都是在猜測。對時間的執著是不是執著啊?修的沒有任何遺漏,才是修的最好的。」(《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奧運會快開了,許多人認為奧運要出事,邪黨會解體。理論根據也是師父《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的一段話:「常人說甚麼哪就說甚麼。奧運好像還得幾年,邪黨能不能挺到那個時候還難說,給不給它露臉的機會不是人說了算的。人類社會不是給它開創的,露甚麼臉?」

最近許多同修談到了這一問題,也進行了冷靜理性的分析,我覺得奧運會執著形成,還有一些客觀因素。例如今年中國大事不斷,(雪災、西藏事件、汶川地震、甕安事件)異常天象例如四日同輝(北京)、南絳(石家莊)水塘突然乾枯(湖北)日暈頻出等等。奧運多發意外,火炬傳遞多國抗議,多次熄火。一些命理學家、周易學者、特異功能人士、包括個別同修看到或推算出的一些關於奧運的情況和預言。這些現象和因素也加重加深了一些同修的執著(包括我在內),也因此形成了各種不正確的觀點和現象。有人執著時間,並在邪惡的壓力面前不做或少做證實大法的事,心裏想別在最後時刻被迫害,被「轉化」後甚麼都完了。我以前也做過大法的事,還有老本可吃。有人覺得時間馬上到了,自己三件事沒做甚麼,可能圓滿不了、甚至會被淘汰,心裏十分後悔並焦慮。也有同修心態麻木,掰著指頭數日子,不珍惜時間,消極等待著迫害結束。

這些心,說到底都是一個字「私」。在有限的時間內不是考慮完成自己的史前洪願、救度處於險境的眾生、圓容師父大法所要的,而只是想到了自己會怎樣、自己要怎樣。其實不管奧運期間是否發生甚麼?我們都不應過多考慮,想多了只能加強執著心。以前對時間的執著教訓不是太多了嗎?在正法的最後時段內。怎樣更好更快的提高自己,發好正念,救度更多的眾生這才是我們應該想的。

有些人在這些年執著過來後,發現自己預測的時間沒有兌現,就對法有了懷疑,認為正法結束遙遙無期,其實還是自己心不正造成的。師父從沒有給你下定義甚麼時間結束。這其中有你悟的成份,還有看你能否堅信、堅定大法的成份。

走到今天為止,我們不能再用人的觀念來衡量師父和大法了。大法的無限法理不是人的想法所能認識的。在法上認識法。對大法的堅定和正信正悟才是最關鍵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