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時間的執著要趕快去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27日】最近正在準備交碩士畢業論文,在此期間體會到一些東西,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我是兩年前來到國外讀書的,因為這裏都是用英文,而我又從來沒有用英文寫過文章,對於其格式,程序,方法,都是一竅不通。因此在一年前,論文的大綱出來的時候,有些地方都是直接從別的論文或者書上抄襲來的。當時心想,反正正法時間都不會很長,結束那一天來臨時,我的論文能不能寫完還是問題呢,就先湊合著過這種生活吧。再有,我們是最大限度符合著常人狀態在修煉,管它抄不抄,能完成就行了。結果,當我前兩天要交論文的時候,得知我們的論文可能會送到一些地方去檢查,看看到底有沒有抄襲的成份,這時心裏開始擔心了:要是檢查出來原來抄襲的東西,自己沒有了學位事小,玷污了大法弟子的稱號事大。於是我用了很長的時間從新檢查了一遍,把以前抄襲的部份全部改過。雖然很辛苦,但我清醒認識到,做錯事好像很容易,改過可就要吃苦了。但是通過吃這個苦,讓我在這個魔難中提高上來,更清醒的認識大法,從中我也認識到自己長期以來的執著:

1. 那麼長時間以來都不願意承認這種行為是不「真」的,總認為這是符合常人狀態,其實符合常人狀態是有原則的,其衡量標準就是大法,如果其行為與大法背道而馳,再找藉口不放棄那就是抓住執著不放了,也是對師父講的當前大法弟子修煉形式的不理解。何況現在國內學術界抄襲的醜聞不斷,讓我看到那麼多其實已經是師父在點化我了。執著符合常人狀態,其實我就是想找捷徑,想不出力而求得名利,這不是求安逸而不願吃苦,與常人無異嗎?我的藉口好像是說我是大法弟子,符合常人狀態不執於形式,但是思想與行為卻是惡的,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而且還用大法為自己的執著心找藉口,這就是執迷不悟。

2. 我總是感覺好像正法時期時間不會很長了,每次看師父的新經文,總有求新奇的心,而且每次都要看看師父對時間有沒有更多的暗示,這是強烈的對時間的執著。無論是對論文,還是講真相救世人,還是對自身的病業表現,我心裏都隱藏著對時間的執著,好像時間不長了,無論發生甚麼事情都無所謂了,反正都會很快過去。但是如果不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能在日常生活的環境當中過好每一個關,怎麼能叫做修煉呢?那一天真正來臨的時候,誰又能帶著滿身的執著與業債上天呢?

師父告訴我們「做到是修」,不真正做到,怎麼體現出修煉人與常人的區別呢?那不是符合常人,而是混同於常人。對於時間的問題,雖然時間很緊,師父卻告訴我們不要去執著它,甚至都不能去想這個問題,想了就是執著。即使時間還有很多,如果還有十年八年,難道證實法的事情就不做了嗎?難道就不用抓緊了嗎?師父講「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我認識到對時間的執著同樣也可以使我們悟偏,做錯事,而且極容易被邪惡利用,使我們不能真正發揮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作用,做不好三件事。修煉真得做到紮紮實實,三件事耐心的、認真的做,一點點放鬆都有可能被舊勢力所利用,進行迫害,放大執著。法是我們做好一切的根本,用心學法,堅定的去掉能意識到的一切執著,不給舊勢力以及惡黨邪靈一點鑽空子的機會。

粗淺見解,望同修慈悲指正。

[編者註﹕抄襲的行為不是符合常人狀態。在大陸有很多學生和學者抄襲的現象,很多人習以為常,不以為恥。但是在西方,這種情況非常少見,抄襲和剽竊在西方的常人社會也是被視為可恥的行為,和偷竊、詐騙沒有區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