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二顯「百足蟲」的反思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近來許多同修發表體會,提醒我們不要被常人形勢帶動。表面上我也時常提醒自己不要被常人社會的變化帶動,可每次上網總是不自覺的先點看動態網的常人新聞,有時打不開常人的網頁,或全部顯示亂碼,我卻沒有悟到是師父不要我看。

其實薄也好,周也好,他們受罰都是罪業所致,天象變化必然。古人說,在天成像,在地成形。師父說:「別管當朝緣中事 圓滿回家萬事通」(《洪吟二》〈得道明〉)。在學法小組我和其他同修談到薄下台,周被內控,溫想給法輪功平反等等。同修都很願意聽,很高興。直到一天一同修對我說:周永康想反撲。我馬上回了一句:鹹魚翻身。還認為自己說的很恰當。

兩天後,我在房間的牆壁上發現了令人噁心的百足蟲。我家住五樓,這蟲從哪來的呢?先生把蟲扔掉後,我也沒向內找自己。和同修去講真相,路過一家賣防盜門的店鋪,同修指著防盜門對我說:你家的防盜門有問題。我馬上帶著不滿語氣回答:你別亂說。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在一個不大的房子裏看書,房子四面牆壁粉刷一新,然而房門連同門框的上半部份離開牆體向內傾斜。一急,我猛醒來。向內找找了許久不知何意。

上午學法心不靜,煩悶。這時,我無意中發現房間的地板上又一隻百足蟲在爬,我想這一定和我修煉有關,就在這時,腦中一激靈: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後來碰到了一同修和她談了這幾天的事。她說:又是「門」又是「心」,是不是要你捫心自問?

於是我捫心自問找自己:

(一)寄託常人的心

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過去我們大法弟子把希望寄託那個總理,舊勢力就讓他變壞;當我們執著十六大時,舊勢力同樣讓結果變壞。現在這個歷史時期,大法弟子才是當朝的風流人物,眾生都在指望著我們,我們怎麼能指望常人呢?

曾有一從勞教出來的女同修給我講過一件事,對她很震撼。她在勞教所給一年輕女警講了大法的真相,女警也很同情大法弟子,並儘量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有時還提供一些方便。後來她不願幹這工作,要調離這崗位。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許多大法弟子不願她走,竟聯名寫信挽留她!只有這位同修沒有參加聯名寫信。後來,這位原本接受了真相的女警跟換了一個人似的,拼命迫害大法弟子,只沒迫害過這位沒簽過名的同修。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她變壞的,眾多大法弟子都把希望寄託在她身上,還是神嗎?舊生命是不是找到了一個迫害的藉口呢?如今我們若把希望寄託胡溫這樣的事會不會重演呢?

(二)怕吃苦執著時間的心

有一些預言講到二零一二年,於是我們一些同修開始執著於二零一二年圓滿。從法中我們知道,師父在掌握著正法的進程,舊勢力的許多安排都發生了變化。如果我們在修煉上不勇猛精進,坐等二零一二年圓滿是不是又是一個強大的執著。許多同修在多年修煉中都付出了許多,吃了很多苦,走到今天,不能持之以恆的同修可能會產生懈怠,一懈怠就不願再吃苦,巴不得快點結束。許多同修都感激師父的救度之恩,其實我們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其它的甚麼都不想就是最好的回報。師父在《法輪功》〈第三章〉中說過一個理,「但是作為煉功人,別人看的很大的東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為你那目標太長遠了,太遠大了,你將要和宇宙同齡。」

(三)不修口,顯示心歡喜心

在同修中傳網上的新聞,顯示自己知道的多,一聽說惡人被抓,又生出了歡喜心。師父在《轉法輪》〈第八講〉中說:「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想想自己給別的同修散布小道消息的時候如果其他同修聽了我講的又去說給別的同修聽,是不是在大法弟子中產生很大的波動,從而干擾大法弟子的正常修煉呢?

中共惡黨另外空間的紅色惡龍早就被銷毀了死亡了,現在就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因為它不僵,世人誤認它還沒死。我們大法弟子當務之急就是救人,溶於法中,同化法,常人中的一切心都要乾乾淨淨放下。個人粗淺體悟,不當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