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酷刑逼供 黑龍江勃利縣張金庫被迫害命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七台河市勃利縣法輪功學員張金庫,被中共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因在呼蘭監獄遭嚴重迫害,現已被送監獄醫院關押。張金庫的情況令人擔憂,目前他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命在旦夕,請各界關注。

被綁架後遭酷刑逼供

張金庫,男,勃利縣永恆鄉人,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被依蘭縣公安局綁架,在依蘭縣第一看守所,惡警白某和楊新華(音)等多人對他進行暴打,牙被打掉,左肋被打成重傷,惡警還用「蘇秦背劍」、坐刑椅四十八小時等酷刑折磨他,坐刑椅時,惡警明知道一般的人坐兩個小時就受不了,竟然折磨他四十八小時。由外傷引起肺部發炎成肺結核,身體非常虛弱。四月份,看守所怕出人命承擔責任,不得不同意張金庫家屬交一萬元錢保外就醫。張金庫回家後到醫院檢查結果是:肺結核開放,而且肺子上有兩個洞。

七月十七日早上,依蘭法院法官張安克帶著三道崗派出所警察,闖到三道崗鎮,將張金庫從家中劫持到依蘭縣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準備第二天非法庭審。因為沒有按法律程序通知家屬及本人,十八日非法開庭,所以家屬沒來得及給張金庫聘請律師。

法庭上為自己做無罪辯護,被非法判刑五年

非法庭審時,張金庫為自己進行無罪辯護,聲明煉法輪功無罪,並揭露依蘭縣公安局多人對他進行毆打,張金庫手捂著左肋處說打得很嚴重,致使幾顆牙被打掉,身上還有很多傷,要求對所遭受的人身傷害進行賠償。還揭露警察在把他打得神智不清的情況下,強制拽著他的手按的手印,所有對他的指控證據根本不屬實。

張金庫剛陳訴幾句,法官張安克兇巴巴地多次打斷張金庫的話,不允許張金庫為自己辯護。面對張金庫指證公安機關的這種暴力、強制取證的犯罪行為,法官張安克竟然說這些與本案無關。之後仍將張金庫非法判刑五年。

被迫害生命垂危,仍被投入監獄

從七月十七日到八月十九日,張金庫被非法關押已經三十三天了,本來就很虛弱的身體,已經二十多天水米不進,人奄奄一息,看守所怕出人命不敢灌食,無奈只好把張金庫抬到依蘭縣中醫院。張金庫在中醫院住院搶救八天,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還被警察全天二十四小時監管,還不許家人接見,警察心虛怕人知道真相,不讓家屬外傳張金庫的病情。但是,紙包不住火,張金庫的事情在法院、公安局、看守所、中醫院等相關部門早成了熱門話題在傳。

張金庫被迫害生命垂危,黑龍江依蘭縣法院仍哄騙家屬。張金庫家屬多次到依蘭縣的看守所、公安局、法院、檢察院等部門去要人,這些所謂的「政府部門」互相推諉,拒不放人,根本就不顧張金庫的死活。在這種情況下,法院還在十九日讓看守所通知張金庫的家屬,二十一日上午會見張金庫,因怕家屬逐級要人,所以就哄騙家屬說:會見完該送走就送走,該放人就放人了,其罪惡目的是不讓家屬繼續要人,等到二十一日,警察不顧生命垂危的張金庫的死活,把不能自理的張金庫強行用擔架從依蘭中醫院三樓抬到囚車上,送到佳木斯監獄繼續迫害。

在佳木斯監獄被野蠻灌食,被轉移至呼蘭監獄

佳木斯監獄獄警給張金庫野蠻灌食。據悉監獄醫生說張金庫長時間絕食,每次灌食只能灌一點,灌多了身體容易承受不住。然而佳木斯監獄惡警根本不顧張金庫死活,第一次就灌了一葡萄糖瓶子的奶粉,導致張金庫極度痛苦,耳朵聽不清聲音,下身麻木、頭昏,吃啥吐啥,身體特別虛弱,只剩一把骨頭。

張金庫的家人要求辦保外就醫,佳木斯監獄欺騙家屬,說九月二十九日帶張金庫去做鑑定後就放人。結果家屬九月二十九日打車去佳木斯監獄準備接張金庫回家,沒想到佳木斯監獄已經把張金庫轉押到其它監獄繼續迫害。家屬追問被關押地點,惡警騙說是哈爾濱的監獄,過了好幾天,在家屬的再三詢問下,佳木斯監獄才告知被劫持到呼蘭監獄。目前,張金庫在呼蘭監獄已經被迫害得大小便失禁。

在呼蘭監獄不能自理,命在旦夕,家人奔走營救

張金庫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九日被轉押到呼蘭監獄繼續關押迫害。張金庫在呼蘭監獄被迫害嚴重,已被轉到呼蘭監獄醫院。張金庫更是被迫害成肺結核,身體極度虛弱、不能進食、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命在旦夕。張金庫的家屬心急如焚,擔心張金庫的安危,三次去呼蘭監獄要求見人,呼蘭監獄讓張金庫答應「配合治療」和「不給監獄找麻煩」才可以讓家屬接見,並要求張金庫「轉化」,遭到拒絕後,三次都不讓家屬探視。

十月二十一日,張金庫的家屬再次去監獄要求見人,在監獄,張金庫被兩個人架著胳膊架到接見室,張金庫渾身哆嗦,用微弱的聲音說:「有個穿白大褂的人打我。」話音剛落,一姓王的科長就讓那兩個架他的人強行把他拖走了。這情景更是讓家人擔心,不知監獄把張金庫強行拖走後,張金庫面臨的是甚麼?不讓張金庫說話到底在隱瞞甚麼?張金庫在呼蘭監獄醫院到底都發生了甚麼事?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十一月六日,張金庫的家屬到呼蘭監獄副監獄長室,說明張金庫的情況:「被依蘭縣公安局刑訊逼供致使突發雙肺繼發性肺結核,搶救八天後送到佳木斯監獄集訓,張金庫在佳木斯監獄遭到野蠻灌食。九月二十九日轉到呼蘭監獄,現在不能進食,不能說話、神志不清、身體極度虛弱,而且監獄裏還有人打他,請求緊急營救。」副監獄長說:有病我們會給治,怎麼說營救呢。家屬說:人現在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他現在的情況完全符合「保外就醫」的條件。副監獄長說有情況他可以向上反映,家屬問副監獄長的姓名,副監獄長及獄警們很心虛的不敢透露。

幾分鐘後,副監獄長找來了教改科副科長王某接待家屬,王某三十五歲,是專門負責「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問家屬對法輪功的看法,家屬說:「真、善、忍」是人的普世價值,世界需要他,你我之間也需要。

王某說張金庫現在不說話、不配合治療,對他很不尊重。家屬說:因為他沒有罪,他不配合是在抗議,是在堅持真理。王某說張金庫的情況不符合「保外」的條件,並否認張金庫被打的事,並拿來許多圖片給家屬看,哄騙家屬表示那裏犯人吃得好,待遇好。家屬要求見人,他說張金庫甚麼都「不配合」、不能見。家屬說:我們不知道張金庫的生死,你不讓見到底在掩蓋甚麼?如果你們真的沒打他,就讓我們見他當面問問,如果你實在不讓見,我們也不為難你,我們到監獄管理局去找。他聽後竭力的解釋,但最後還是沒讓見。王某還囂張的說:你們可以找律師來,但是還沒有律師涉及監獄的事。

家屬從監獄出來後,直接到省監獄管理局,省監獄管理局信訪辦的人員直接給呼蘭監獄張冬梅打了電話說:你們那有個叫張金庫的,人家家屬都找到省裏了,要求接見,說人病的很嚴重,要求「保外」,還在那挨打了,你們給處理一下吧。然後給了家屬一個電話讓家屬到呼蘭監獄去找唐主任。

從二十一日家屬接見時,張金庫和家屬只說了一句「穿白大褂的人打我」就被監獄獄警強行拖走後,家人至今再沒見到張金庫。家屬眼睜睜地看著極度虛弱的張金庫被強行拖走,心急如焚。張金庫六十多歲的父母知道了兒子的境況後,急得病倒;他的妻子擔心得吃不下飯,現在瘦的皮包骨;正上高一的女兒擔心父親的安危,無法用心學習,這一家人在時刻的擔心張金庫的狀況,痛苦不堪。

張金庫被依蘭縣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呼籲國內外正義、善良的各界人士伸出援手,用各種方式緊急聲援、營救張金庫和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