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蘭監獄折磨法輪功學員 張金庫已不能自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法輪功學員莫志奎、張金庫,因在呼蘭監獄遭嚴重迫害,現已被送監獄醫院關押。尤其是張金庫的情況令人擔憂,目前他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命在旦夕。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在黑龍江省依蘭縣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莫志奎、張金庫、孫文福、徐峰、李大朋五位法輪功學員被法院非法判刑後,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九日被轉押到呼蘭監獄繼續關押迫害。其中張金庫、莫志奎在呼蘭監獄被迫害嚴重,兩人已被轉到呼蘭監獄醫院。

莫志奎的腿被迫害致不好使。張金庫更是被迫害成肺結核,身體極度虛弱、不能進食、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命在旦夕。張金庫的家屬心急如焚,擔心張金庫的安危,三次去呼蘭監獄要求見人,呼蘭監獄讓張金庫答應「配合治療」和「不給監獄找麻煩」才可以讓家屬接見,並要求張金庫「轉化」,遭到拒絕後,三次都不讓家屬探視。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十月二十一日,張金庫的家屬再次去監獄要求見人,在監獄,張金庫被兩個人架著胳膊架到接見室,張金庫渾身哆嗦,用微弱的聲音說:「有個穿白大褂的人打我。」話音剛落,一姓王的科長就讓那兩個架他的人強行把他拖走了。這情景更是讓家人擔心,不知監獄把張金庫強行拖走後,張金庫面臨的是甚麼?不讓張金庫說話到底在隱瞞甚麼?張金庫在呼蘭監獄醫院到底都發生了甚麼事?

十一月六日,張金庫的家屬到呼蘭監獄副監獄長室,說明張金庫的情況:「被依蘭縣公安局刑訊逼供致使突發雙肺繼發性肺結核,搶救八天後送到佳木斯監獄集訓,張金庫在佳木斯監獄遭到野蠻灌食。九月二十九日轉到呼蘭監獄,現在不能進食,不能說話、神志不清、身體極度虛弱,而且監獄裏還有人打他,請求緊急營救。」副監獄長說:有病我們會給治,怎麼說營救呢。家屬說:人現在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他現在的情況完全符合「保外就醫」的條件。副監獄長說有情況他可以向上反映,家屬問副監獄長的姓名,副監獄長及獄警們很心虛的不敢透露。

幾分鐘後,副監獄長找來了教改科副科長王某接待家屬,王某三十五歲,是專門負責「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問家屬對法輪功的看法,家屬說:「真、善、忍」是人的普世價值,世界需要他,你我之間也需要。

王某說張金庫現在不說話、不配合治療,對他很不尊重。家屬說:因為他沒有罪,他不配合是在抗議,是在堅持真理。王某說張金庫的情況不符合「保外」的條件,並否認張金庫被打的事,並拿來許多圖片給家屬看,哄騙家屬表示那裏犯人吃得好,待遇好。家屬要求見人,他說張金庫甚麼都「不配合」、不能見。家屬說:我們不知道張金庫的生死,你不讓見到底在掩蓋甚麼?如果你們真的沒打他,就讓我們見他當面問問,如果你實在不讓見,我們也不為難你,我們到監獄管理局去找。他聽後極力的解釋,但最後還是沒讓見。王某還囂張的說:你們可以找律師來,但是還沒有律師涉入監獄的事。

家屬從監獄出來後,直接到省監獄管理局,省監獄管理局信訪辦的人員直接給呼蘭監獄張冬梅打了電話說:你們那有個叫張金庫的,人家家屬都找到省裏了,要求接見,說人病的很嚴重,要求「保外」,還在那挨打了,你們給處理一下吧。然後給了家屬一個電話讓家屬到呼蘭監獄去找唐主任。

從二十一日家屬接見時,張金庫和家屬只說了一句「穿白大褂的人打我」就被監獄獄警強行拖走後,家人至今再沒見到張金庫。家屬眼睜睜的看著極度虛弱的張金庫被強行拖走,心急如焚。張金庫六十多歲的父母知道了兒子的境況後,急得病倒;他的妻子擔心得吃不下飯,現在瘦的皮包骨;正上高一的女兒擔心父親的安危,無法用心學習,這一家人在時刻的擔心張金庫的狀況,痛苦不堪。

張金庫被依蘭縣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莫志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呼籲國內外正義、善良的各界人士伸出援手,用各種方式緊急聲援、營救張金庫、莫志奎和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