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依蘭縣「三•二九」綁架案始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依蘭是黑龍江省著名的歷史文化古城,素以歷史文化名城著稱,是金祖的發祥地,滿祖的故里,其版圖狀如楓葉,地形同蝶狀。中華傳統文化遭到中共邪黨瘋狂破壞後,傳統民間修煉以氣功祛病健身的形式再次出現。十八年前,佛家的高德大法──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隨著氣功的高潮傳到古城依蘭,從此,歷史文化古城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光中,「真善忍」的法理指導著五千多修煉人,淨化身心,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好人,對整個依蘭的道德回升起到了不可估價的作用。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初春晚上,依蘭的平靜,再一次被一陣陣急促的砸門聲而打破,一夥伙警察、便衣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的家,騷擾、圍困、抄家、搶劫、脅迫、綁架。據不完全統計,共有61人被非法抄家、綁架、審訊、拘留、騷擾、圍困、流離失所。

在二零一三年過新年時,黑龍江中共省長王憲魁到各地巡視,在哈同高速公路依蘭至宏克力地段,看見跨線橋上懸掛的「法輪大法好」、「法辦周永康」等內容的標語和用彩色噴漆罐噴的「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真善忍好」的標語後,大為震怒,直接下令黑龍江省公安廳長、省政法委副書記孫永波立案追查。黑龍江省公安廳技術處長親自到依蘭縣指揮「破案」,成立「專案小組」,通過特務手段獲取法輪功學員的手機號碼,每半個小時一次跟蹤定位,對不知道手機號碼的法輪功學員,就到其家附近蹲坑,3月29日當晚依蘭縣、方正縣公安局各自派出所警察同時統一行動,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

近日,依蘭縣十四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先後被非法判刑,刑期從三年至十三年,其中包括幾名六、七十歲的老人,突顯中共政權在搖搖欲墜之時的惶恐及末日瘋狂。費淑芹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莫志奎、張惠娟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左振岐、呂鳳雲被非法判刑六年,孫文富、張金庫、陳豔、劉鳳成、孟凡影、段淑岩被非法判刑五年,姜連英、徐峰、李大朋被非法判三年。

一、依蘭縣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情況

三月二十九日晚六點,哈爾濱專案組、依蘭縣公安局傾全縣之警力(全縣所有帶有警字的人員全部出動),省裏來了三台監控定位手機的專用車,大批警察幾人或十幾人一組,同時到達連河鎮、三道崗鎮、道台橋鎮、團山子鄉和依蘭縣城內法輪功學員家,敲門、砸窗戶、手持電筒跳杖子、翻牆跳進院裏、登堂入室、抓人綁架、搶奪私人財物、持續蹲坑卑鄙等手段,綁架、抄家、圍困、騷擾法輪功學員及其鄰居家。

三月二十九日晚,九位法輪功學員莫志奎、孫文富、張金庫、劉鳳成、孟凡影、左振岐、費淑芹、呂鳳雲、陳豔,坐著車牌號L11L31的銀灰色五菱之光微型麵包車在三道崗鎮林場、豐旺、豐城發「2013神韻晚會光盤」。由於費淑芹和莫志奎的手機早已被定位車定位,所以惡警在豐城屯北公路上製造撞車假現場,等待並非法攔截法輪功學員麵包車。當場駕駛室擋風玻璃被砸碎。九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微型麵包車被扣押,車庫被非法抄出光盤五千張,大法書籍五十多本,真相資料一千多本,自噴漆7罐等……一切私人物品全都被非法搶劫到公安局。莫志奎在依蘭看守所時戴著一體的手銬腳鐐(重三十斤),遭到哈市副市長等組成的「專案組」和依蘭縣公安局警匪的非法提審,遭受到「蘇秦背劍」的酷刑,被非法冤判12年。孫文富被綁架到依蘭看守所遭到非法審訊,警匪用打火機燒傷他的手,並遭暴打,被非法判刑五年。張金庫在依蘭看守所遭到公安局惡警嚴刑逼供和暴力取證,張左肋被打成重傷,造成肺部感染成肺結核,牙被打掉,身體被摧殘的虛弱不堪,警匪把他打的神智不清時,拽著他的手強行按手印取證,被非法判刑五年。劉鳳成在依蘭三道崗暫住打工,三月二十九日被綁架在依蘭看守所,受到刑偵科惡警刑訊逼供,右眼被打的青紫,被非法判刑五年。陳豔家住三道崗鎮,在二零一三年新年前夕患有腦梗、中風嘴斜眼歪,萬般無奈,煉了法輪功幾個月病就好了,三月二十九日晚被綁架後非法判刑五年。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依蘭縣惡警去法輪功學員段淑研家撲了個空,但非法抄家搶劫,惡警通過手機定位跟蹤到段的姪子家,將其綁架。段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五年。七十多歲的婆母沒人照顧,段的丈夫只好把婆母送走。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九點多,兩台車在法輪功學員張惠娟家附近蹲坑的警察,因確定不了哪個是張惠娟的家,蹲坑的警察跳進張西院鄰居家的院子裏,被鄰居老頭大罵一頓,警察灰溜溜的從院牆跳出來,在張家門前兩頭的道口兩輛車一邊一個蹲坑等待。十點鐘張惠娟回家時被綁架,邪惡的警察們將其家門玻璃砸個粉碎,進屋到處亂翻,連倉房都翻了,搶走兩台電腦,十二台打印機,刻錄光驅4個,刻錄塔一組7台,三部手機,光盤兩千張,現金一千元,夫妻倆的工資卡和一萬餘元的存款摺,電子書等大量個人物品,裝了兩麵包車才逃跑。當天晚,惡警把張惠娟丈夫葛豔忠暴打後,也綁架到公安局非法審訊,第二天才放回。葛豔忠幾天就瘦了五十多斤,腰疼、心臟病都犯了,身心疲憊、精神崩潰,還不會做家務,一度產生了輕生的年頭,就去松花江邊,呆呆的坐著流淚許久,然後就急奔江心走去……被在江邊的幾個學生看見後,把葛勸回來了。

三月二十九日徐峰被依蘭縣公安局警察在依蘭縣綁架。被非法關押在依蘭縣看守所期間,遭到刑訊逼供,惡警用酷刑 「熬鷹」折磨他:用二百度大燈泡烤他的頭頂心和兩腳心,同時二十四小時監控不許睡覺,以此讓受害人精神崩潰。「熬鷹」這種長時間不許人睡覺的酷刑,是一種非常殘忍的迫害,並不留外傷,讓人身心受到巨大傷害。在近五個月的非法關押期間,看守所不法獄警還縱容犯人打他,教唆犯人向徐峰成千成千的要錢,不給就往死打他,還不叫吃飽飯。看守所給徐峰吃的是帶泥的菜湯,就這樣的湯,也被惡犯倒進廁所不讓喝,一頓只許吃一小塊小饅頭,徐峰被折磨的枯瘦如柴,人早就脫了相,看上去人老了二十多歲。徐峰被非法判刑三年,八月二十一日被送到佳木斯監獄繼續迫害。佳木斯監獄醫院檢查,徐峰因營養不良,造成嚴重貧血和腦血栓症狀,左手行動不便。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九點半,李大朋在接補課的女兒回家的路上,被手機定位、跟蹤的哈爾濱警察夥同依蘭縣惡警,將其綁架關押在依蘭縣第一看守所。他被依蘭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三月二九日晚上九點半,依蘭縣五國城派出所劉玉和帶著兩個便衣警察,敲開杜靜鄰居家的門,闖進鄰居家的院子爬到杜靜家的房子上,跳進杜靜家的院子裏打開門非法入室,劉玉和手裏拿著所謂逮捕證和搜查證說:上邊來人讓我抓你,你煉法輪功,杜說:我煉法輪功沒犯法我不去。丈夫和妹妹都上前阻攔綁架,劉玉和打電話叫來所長韓建忠和五六個惡警,強行把杜抬到麵包車裏,後邊跟著一輛警車押到五國城派出所,搶去大法書30多本,把杜扣在鐵椅子上進行非法審訊,問杜家裏有沒有電腦,大法書是哪來的,杜靜只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在30日清晨兩點左右,把杜靜送到依蘭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天,又轉押到哈爾濱第二看守所(鴨子圈)非法關押半個月放回家。回家後政法委610頭子徐海波指使乾德街街長、委主任、文書多次到杜家(洗車場)恐嚇騷擾,還要把杜送洗腦班,在本人和家屬的正義抵制和抗爭下未得逞。惡警對杜綁架審訊、恫嚇干擾,使丈夫和兒子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父子倆一齊病倒,洗車場曾一度停業好幾天。杜靜在非法拘留時經常來刷車的司機們,自發的到公安局多次要人,要求立即放回杜靜好為他們刷車。

三月二十九日晚十點,東城派出所宋志帶著七八個警匪到倪春燕家敲門沒敲開,就從鄰居家跳進院子,用帶來的事先準備好的鐵錘子使勁砸門上的鎖頭,婆母怕砸壞門,就把鑰匙給了警匪,警匪闖入屋裏,非法抄家,搶去師父法像、MP3和EVD影碟機、手機10部,在抄家時惡警田野發現一部價值上萬元的蘋果手機,倪發現後先把手機搶到手裏交給婆母,警匪李陽打婆母一巴掌,把婆母打個趔趄,搶去蘋果手機,倪婆婆說:你怎麼打我呢?李陽說:誰打你了。倪春燕說:把他警號記下來,李陽嚇的一把撕下警號。倪春燕被綁架到東城派出所關押一夜,30日早上五點被非法送到依蘭縣第二看守關押,三十一日被強行送到哈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半個月放回。

三月二九日晚九點左右,依蘭縣東城派出所副所長和指導員李大偉帶著七、八個惡警開著一輛麵包車和一輛警車到唐立飛、姚懷英家跳進院裏、打開大門、非法入室,搶去《轉法輪》兩本、MP3一個、兩部手機、僵持半小時後把夫妻倆都綁架到東城派出所非法審訊後,30日早送到依蘭縣第二看守所關押,31日早八時由國保大隊長張英鐸帶著一名女打字員,夥同依蘭第二看守所所長孫成林,把夫婦倆送到哈市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三月二九日晚十點左右,吳英秋在家裏睡覺,被依蘭縣東城派出所所長宋志和指導員李大偉帶著五、六個警察,非法撬開大門闖入家中到處亂翻,搶去師父法像、大法書籍和真相小冊子還有五部手機,皮大衣兜裏380多元錢也不翼而飛。不法警察把吳英秋脅迫到麵包車裏送到東城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夜,三十一日早五點,把吳英秋送到依蘭縣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四月五日下午把吳帶到拘留所的二樓,有五六個警察,對吳英秋非法審訊,有錄音設備錄音,兩個小時後惡警叫吳回到監號裏,拘留十五天,勒索伙食費六百元,放回。五月二十七日上午九點多,三個警察把吳英秋脅迫到東城派出所,依蘭縣610的頭子徐海波也在那裏等候,徐叫吳配合他,讓吳按照他的話說,吳不配合,徐就說我花七千元錢雇一輛麵包車把你送洗腦班去,吳英秋就被依蘭縣的610副主任徐豔和經貿委(老吳的主管單位)張先生,公安局一個喬性的警匪,加上司機姓井的,一行四人一起把老吳脅迫到一台高級黑色的能坐七八個人的麵包車裏,由徐豔帶隊把老吳非法押送到哈市江北,過松北大橋很遠的一個非常偏僻的小屯子,小屯都是小草房,只有一個灰白色的小二樓,小樓前面有一個長約六十米寬約三十米,一共一千八百平方米的養魚池。把老吳關在二樓的一個房間裏,由張先生二十四小時看管,他們整天給老吳放錄像洗腦,校長是一個1.8的黑臉大漢,副校長是1.6米的小個子,做飯的是一男兩女,在那裏迫害四天,徐豔等人把老吳押回依蘭縣放其回家。

三月二九日晚九點多鐘,關岳派出所一幫警匪把張國棟一家三口圍困在家裏,惡警不停的像瘋了似的砸門, 24小時兩班輪換在樓道裏蹲坑監視,圍困了四宿三天,才撤走。給張的一家生活上帶來了極大的困難,精神上受到莫大的傷害。在圍困張國棟的同時,警匪們還毫無人性的去張國棟老父家砸門騷擾,不修煉的老父親嚇的惶惶不可終日,給老人帶來很大傷害。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10點多鐘,李豔豔打車回家接孩子去母親家時,出租車到高速公路家屬樓的家中,把孩子從樓上領下來,一開樓道防盜門時,就被在小區裏面蹲坑守候的警察,綁架到東城派出所二樓非法審訊後,第二天送到依蘭看守所。李豔豔在接孩子前給好朋友打過電話,她好朋友的電話號碼被東城派出所惡警記下後,惡警通過電話監控定位去朋友家騷擾,企圖綁架其朋友,其朋友不得不離家出走。李豔豔被非法關押在依蘭縣看守所被放回後,政法委610頭子徐海波指使東城派出所、委主任多次到依蘭第一小學(李的工作單位)騷擾,並要把李豔豔綁架去洗腦班未果,邪惡仍不甘心,最終把李豔豔和不修煉的丈夫一起綁架到哈爾濱市洗腦班(黑監獄),丈夫陪同李豔豔在洗腦班三天後放回,李豔豔被洗腦迫害五天才讓回家。邪惡一同綁架李豔豔的丈夫其險惡用心,是達到離間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使李的丈夫對妻子產生怨恨心,達到挑撥離間、夫妻不和的目的。

三月二十九日晚九點多鐘,有八九個便衣警察闖進邱雨芹家,其中一人掏出警察證件說,我們是警察,然後就有個人蹲下到邱母親住的床下看了一眼說,甚麼也沒有,把邱強行脅迫上警車,管邱雨芹的家人要走邱的手機,到達連河派出所非法審問,他們還向縣局彙報,縣局讓達連河派出所抄家,搶去電腦一台、手機兩部、在依蘭看守所關押兩天,後轉哈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放回。回來後,單位書記又通知邱說要罰款,邱雨芹說:「我根本就沒做錯甚麼,罰的甚麼款?這筆款叫甚麼名?理由是甚麼?」她也說不清,後來才知道,單位拿出2700元交到了縣教育局黨委才算了事。

三月二十九日晚八點多,有十多個惡警闖進鄭臣家,先問鄭有甚麼大法書和資料,讓其主動交出,同時在屋裏亂翻,進行抄家,搶去大法書和真相資料,搶去兩部手機,電腦一台,電腦屏一個,身份證和挎包一個,包裏有1200元錢。強行把鄭脅迫到達連河派出所,他們追問書籍和資料哪來的,最近與誰聯繫接觸,還逼迫鄭與搜去的書籍資料拍照,接著把鄭送進了依蘭縣第二看守所,3月31日被送進了哈市鴨子圈,非法拘留了15天被放出。回來後,鄭去達連河派出所要回了身份證,兩部手機,電腦他們不給,說市局在查電腦裏是否有法輪功的東西,要電腦屏(其本身是個電視)他們也不給,問那包裏1200元錢,所長劉某說沒有錢。

三月三十日早五點多鐘,西城派出所二十多個警匪,帶著麵包車、出租車和警車共有七、八輛,把張麗珠圍困在家中,並在張住的樓外緩台下,停一輛麵包車裏面坐著六個警匪,兩班倒輪流二十四小時圍困張家,一個小頭頭帶著兩個惡警,到五樓先敲張家的門,張對惡警說敲門幹啥,干擾居民休息,我也沒犯法,我也沒做任何違法的事。警察不聽更加使勁的砸了二十多分鐘門,張說,我和女兒都是癌症患者,因沒錢醫治,我們母女都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不然早就沒命了,是大法救了我們全家。我告訴你們,一我沒幹壞事,二我沒做任何違法的事,三這門我就是不開,不管到甚麼時候我都不能背叛師父、背叛大法。惡警對張說:只要你到公安局去對質一些事,拘留15天就沒啥事了。三十一日早八點惡警們威脅張說:再不開門就接上電,把門鎖鑽開,過了一陣又說把雲梯調來砸樓窗戶玻璃進去,僵持到中午,公安局李柏河讓張的妹妹給張打電話說:告訴你姐準備好一會兒雲梯就到了。這時張毫無懼色的對門外警察說:法輪功學員是能放下生死的,你們再使用這些下三濫的伎倆逼迫我,我就跳樓。主管圍困張的惡警頭頭,向公安局副局長李柏河彙報了情況,李怕出人命擔責任,整出事來給省長抹黑丟了自己的烏紗帽,直到四月二日早九點多鐘,李就開會決定換一種方式抓張,把警察和警車撤到小區大門外繼續監視張麗珠。張夫婦倆被圍困在家中三天三夜,不修煉的丈夫嚇的寢食難安。惡警們在圍困張時使出惡毒的招數,先後三次在樓道裏拉開張家的電閘,使其不能做飯,還買來包子引誘張上當受騙開門,好心人三次幫助張家推上電閘。

三月三十日早7點左右,依蘭縣西城派出所正副所長,到法輪功學員史雲仙家非法抄家,並錄像。史的外孫女才不到四週歲,後又調來一群惡警,一惡警說把孩子自己扔家,其母親不同意。惡警們把史雲仙和女兒張久慧及外孫女一起脅迫到西城派出所。孩子嚇的哇哇大哭後被其家人抱走,走時孩子說要和姥姥媽媽一起回家。回到家中孩子被驚嚇得發燒了。史雲仙、張久慧被問口供、按指紋折騰一上午,中午才放回。抄家時搶走師父法像一張,香四盒。此後,張久慧被便衣警察跟蹤很長時間。

三月三十一日晚6點30分左右,依蘭縣副縣長、公安局長王慶豐親自出馬,帶著國保大隊長張英鐸,縣610頭子徐海波,法制科楊科長,刑偵大隊李隊長,其餘的是哈爾濱市國保大隊的人,一共十多個,兩輛車,在汪家榮家大門口,把汪綁架。當晚由警察張老大領著兩個哈爾濱市國保的人非法抄家,搶劫真相資料十幾份,神韻光盤十來個,師父法像一張。當晚把汪直接綁架到了依蘭縣看守所,看守所裏非法審訊的有:黑龍江省公安廳幾個人、王慶峰、張英鐸、楊科長、李隊長、徐海波,一進看守所二樓一見面, 汪就舉報那兩個警察在車裏搶去汪三百元錢,身份證和銀行卡,並要求馬上奉還。一個警察一上二樓就搶去汪的手機,汪說;根據通訊法,你們一切都屬違法!國保大隊長張英鐸就指使手下四個惡警把汪扣在刑椅上非法刑訊逼供,有一次將汪打的吐血好幾天!讓汪簽字,汪不簽他們就威脅把師父的法像放腳下讓他踩,警察們給他照相。或把師父法像塞到刑椅下面讓他坐,真是可惡至極。

二、鄰縣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情況

方正縣沙河子村的孫文富在依蘭三道崗鎮三月二十九日被綁架後,方正公安局與國保近二十人,非法抄家,搶走家裏的一萬元準備給女兒結婚的陪嫁錢,並將四月六日就要結婚的女兒孫麗麗和妻子王宏、兒子孫春雷綁架到方正公安局非法審訊後,其女兒和兒子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妻子王宏非法拘留一個多月。

三月二十九日晚10點多鐘,警匪大約6、7個人(其中一名是方正縣大羅密鎮的警察)闖入室內見李香芹不在就逼問家人,惡警還到室外尋找兩個多小時,警匪進屋後搶走師尊法像,兒子的電腦被警匪弄個的亂七八糟,李被迫流離失所半個月之久,在李返回家中時,當地政府的羅紅義也隨即上門逼李簽字,李不簽,孩子怕母親再遭迫害無奈代簽。

三月二十九日晚10點多鐘大約8、9個警痞來到侯慶雲家,進門就逼侯交出MP3、MP5、大法書等,不配合,他們就開始搜查,犄角旮旯全翻遍,最後只找到兩個真相掛墜拿走了,還恐嚇威逼侯說不煉,侯流離失所半個月,回來後政府的羅紅義上門騷擾,讓侯簽字。

三月二十九日孫桂雲被警察多次騷擾,頭幾次警察來見大門鎖著就在門外探視,最後這次來了四個警察,車裏還有一男一女(同修)戴著手銬,進屋兩個警察,因孫不在家,就質問孫的兒媳,孫哪去了,並開始翻東西,看見家具上掛著的師父法像就去拿,孫的小孫子(兩歲)見警匪拿師父的法像就大哭不讓拿,三番五次的欲拿走師父法像,被孫桂雲還不會說話的孫子打了兩個嘴巴,打得警察哭笑不得,很是尷尬,在孫的屋裏沒找到啥又要上孫的兒媳婦屋裏翻,被孫的兒媳婦攔住未能得逞,最後警匪灰溜溜的離去。

三月二十九日晚9點多鐘,方正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警痞翻牆入室,兩人架住王洪珍的胳膊不讓動,進行非法抄家,把師尊法像以及給師尊敬的香、大法書籍、電子書、MP3、兩部手機、現金千元左右等私人財物搶走,這突如其來的恐怖氣氛,把王嚇休克了,惡警企圖綁架,見狀作罷,在精神上給王造成了極大傷害,曾一度精神壓抑,第二天又到王家把收看新唐人的大鍋搶走,由於邪惡對王的迫害及對家人的恐嚇,給不修煉的家人帶來極大的傷害,造成巨大的精神壓力。

三月二十九日,李增雲受到騷擾流離失所,六月下旬的一天,當地警察王洪遠帶領片警侯春陽,假借查戶口的名義上李家騷擾,見到其丈夫說:你家在這住啊(因剛剛搬家)當時李不在家,就向她丈夫要電話號碼,並拉開櫃門,問不修煉的丈夫有沒有師父法像。

三月二十九日晚9點多鐘,大門鎖著, 7、8個警察闖進李紅梅家,丈夫質問你們幹甚麼,他們說找你媳婦,李的丈夫說:不知道,你們誰能找你們找吧,東屋門鎖著,他們讓打開,丈夫說沒鑰匙,其中一警察還拿著一部手機不知是錄像還是在錄音,臨走時丈夫說沒大門鑰匙,我拿大斧把鎖砸開讓你們出去吧,他們說不用,不用,灰溜溜又跳門走了,李流離失所一個月有餘,給家庭生活造成極大困難和經濟損失(當時家裏正擺木耳袋,都是鄰居幫忙幹的)李回家以後當地派出所王洪遠、侯春陽借查戶口名義索要家人手機號碼。

三月二十九日當晚10點多鐘,6、7個警匪闖進翟厚誠屋內,問翟一些還煉不煉之類的話,在屋裏四處看了一番就走了。大約一個多月後,當地派出所警察王洪遠,侯春陽說是查戶口,又到翟家索要電話號碼。五月二十七日,王洪遠、趙德才、劉海軍又開著警車來翟家,王洪遠和趙德才在外面不知說些甚麼,劉海軍一人進屋搶走師尊法像,他還說些恐嚇的話,就揚長而去。翟厚誠在修煉前被白草耙子(帶劇毒的飛蟲,一旦被這種飛蟲叮咬後會斃命)叮咬過,修煉後雖然保住一條命,但是身體處於不正常狀態,行走不便,並且眼睛、面部、頭、四肢和整個身體沒有規律地顫抖、吐字不清,沒有勞動能力。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九點鐘,李偉東帶一幫警察闖到王志民和李冬梅家騷擾,王志民無法正常工作、生活,給他們心裏造成很大壓力,家人和朋友都受到傷害。

四月二日,方正縣國保將曾經修煉法輪功的王子軍綁架、非法拘留,警痞說:你不煉功也得關你半個月。

三•二九綁架案,據不完全統計一共有61人,通河縣7人,方正縣17人,勃利縣2人,依蘭縣35人。在61人中有14人被非法判刑,有15人被非法拘留,有11人被干擾,有10人流離失所,有2人被圍困,有2人拘留後又送到洗腦班,通河縣7人受迫害情況不明。

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團伙對「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法輪功群眾,在全國實行「從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殘暴、兇狠惡毒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依蘭的法輪功學員也無所倖免。小小的依蘭看守所在2000年曾一起關押過109位法輪功學員,當時法輪功學員們受到各種各樣的酷刑折磨,坐刑椅、暴打、野蠻灌食灌濃鹽水、冬天往身上澆水到戶外冷凍、夏天強行趕到外面暴曬、用硬物和小勺刮肋骨、牙籤扎手指、蘇秦背劍、熬鷹、刨錛兒(用皮鞋跟狠砸腿肚子)、用皮帶打手、手指縫夾著筷子然後用力攥四個手指、開飛機, 56歲的張敏被公安局政保科長韓雲傑活活打死,年輕的姑娘們也難逃酷刑的多次折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