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蘭縣法院非法庭審四婦女 費淑芹當庭休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依蘭縣法院繼對莫志奎等五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後,又於八月二十一日對法輪功學員費淑芹、呂鳳雲、陳豔、姜連英進行迫害。其中費淑芹在法庭上休克,被「120」救護車送醫院搶救,搶救過來後又被拉回法庭繼續迫害。當天遭非法庭審的多是六、七十歲的老太太。

當日依蘭縣法院把四位法輪功學員分成兩組非法庭審。費淑芹、呂鳳雲、陳豔三人一組,六十九歲的姜連英單獨一人,兩組非法庭審是從下午一點半開始到下午七點才結束。非法審判到晚上七點左右結束,警察連夜把四人押回哈市第二看守所(鴨子圈)繼續非法關押迫害。

二零一三年三月,哈爾濱市依蘭縣、方正縣、通河縣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從二十九日晚開始的三、四天時間內,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近五十人。其中十四位法輪功學員一直被非法關押。莫志奎、張金庫、徐峰、孫文福、李大朋已被非法判刑三至十二年,八月二十一日被劫持到佳木斯市監獄繼續迫害。費淑芹、呂鳳雲、陳豔、姜連英於八月二十一日遭非法庭審。另有劉鳳成、左振岐、張慧娟、孟凡英、段淑岩等五位法輪功學員仍面臨非法庭審。

以下是費淑芹、呂鳳雲、陳豔、姜連英等法輪功學員遭依蘭縣法院非法庭審的當日情況:

法庭外警車群集

非法庭審前,還有很多哈市牌照的公檢法車和一輛「120」救護車都停在依蘭法院的後院裏待命。一輛白色的麵包車,上面帶有藍白紅標誌的警燈,車裙子和車的前面噴上了紅色油漆,車的前面和車的右側都在紅色油漆上噴有白色「黑龍江消防大隊」的字樣,左側車身噴有「黑龍江省法制培訓中心」的字樣,車的後面噴油白色「119」的字樣。上白下紅的麵包車停在法院門前左側車頭向東,車門、窗都開著,車裏坐著三、四個穿著淺黃色著裝的消防人員,而且都帶有肩章。這輛車從下午一點後就一直停在那裏,車裏的人始終沒下車,晚上七點左右才開走。

停在法院門前道上的可疑車輛和警車
停在法院門前道上的可疑車輛和警車

在安檢門外四處亂竄的便衣
在安檢門外四處亂竄的便衣

斜身靠門站著的法院副院長孫柏慶
斜身靠門站著的法院副院長孫柏慶

粗暴野蠻叉著腰站在右門框邊的封建清
粗暴野蠻叉著腰站在右門框邊的封建清

法院外還有依蘭縣國保大隊的普通警察鄭軍的車,沒有任何標誌、也沒有掛牌照。而且國保大隊的警察手拿著攝像機偷偷的四處錄像、拍照;還有依蘭縣「110」的車。還有一個沒有掛牌照的豐田霸道車居心叵測的圍著法院一圈一圈的監視著;有標誌的警車七、八台、還有多台沒有掛牌子的警車、轎車和麵包車都停在法院門前,把道路都堵上了。

姜連英女兒擔心高齡母親

費淑芹、呂鳳雲、陳豔、姜連英的家屬為她們聘請了三位北京正義律師,姜連英的女兒因沒帶身份證,家離法院60多里地,怎麼懇求安檢門的警察,警察也不讓進,後來就一直站在法院門外流淚,有好心人上前詢問,姜的女兒說:媽媽今年已經69歲了,怕熬不過去,家中姥姥已103歲,爸爸也身體不好,都急需媽媽的照顧。有好心人勸說:你媽媽是好人,修煉法輪功沒有犯罪,吉人天相、自有神助,不用擔心。

法院有目地地安排了各個社區居委會主任來參加旁聽,還有黑龍江省公、檢、法、司、政法委、「610」、省法制培訓中心(黑監獄)的人,依蘭縣公、檢、法、司、政法委、「610」、的人也參加旁聽共有一百多人參加。「610」的頭子徐海波、公安局副局長李柏河、法院副院長孫柏慶親自坐鎮、指揮國保隊長張英鐸和他的屬下鄭軍等帶著很多便衣在法院周圍偷偷巡視、錄像。

李柏河
公安局副局長李柏河

張英鐸
國保隊長張英鐸

惡警發飆刁難律師 一度要退庭

為費淑芹等人辯護的三位律師在法庭安檢門遭到把門的五、六個法警阻攔,有依蘭縣法院法警隊長高振倫、檢察院法警封建清等,他們要非法搜查律師的包,企圖達到刁難、威脅、羞辱律師的目地,因為《律師法》中明確規定:律師和法官享有同等待遇,不允許警察隨意搜查律師的包。

五十多歲的依蘭縣檢察院警察封建清粗暴、蠻橫不講理叉著腰、手指著律師們說:你必須得接受檢查,不接受檢查你出去!

法警隊隊長高振倫誣蔑的對律師說:誰知道你背的是啥?你要背的是炸藥呢?你背炸藥怎麼整?就你這樣我見的多了,我脫下這服裝我打你這個樣的……

在惡警叫嚷不休時,法院副院長孫柏慶和庭長張安克從法庭裏推門而出,張安克聽了一會之後叫律師拿出手機、照相機、錄音器材。這時封建清咬著牙大喊:必須接受檢查!

這時,其中一位律師做出讓步說:張安克庭長說只把手機、照相機、錄音器材拿出來就行了,你們不許翻我的包,拿我的東西。

法院法警隊長高振倫還堅持要求非法搜查律師的背包。律師說:這還有個辯?你們違法這樣搞,口口聲聲說按法律辦事,實際上是按你們內部文件辦事。把你們內部文件拿出來。

高振倫拿不出內部文件,惱羞成怒,對律師大吼大叫說:審判長張安克也管不著我!我要不穿這套衣服我就……還用手惡狠狠的點著律師咬牙切齒的威脅說:就這麼規定的,愛哪告哪告去!你愛進不進,不進就出去!同時高振倫衝出安檢門奔向律師,要對律師大打出手,被周圍的人攔住未能得逞。

律師說:沒有我們辯護,你們就別想開庭!然後就拂袖而去。

開庭時,審判長張安克無奈,只好硬著頭皮出來找到律師,請律師出庭。在此過程中,依蘭縣法院副院長孫柏慶始終在現場,一直漠視手下法警違法行徑、惡言惡語。

高振倫粗暴的用手指點著律師
高振倫粗暴的用手指點著律師

法庭外一男士被綁架

在法警和律師激烈的爭論時,有一年輕人在現場照相,被一警察(警號F23906)發現,一把抓住年輕人的胳膊欲綁架他,被周圍的世人阻止,才使這位年輕人走脫,之後該警察又多次竄出法院門外尋找照相的年輕人,並揚言要對現場的所有人錄像。法院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由一名穿著黑色警裝的警察賊頭賊腦的關上「庭審區」的門,並將電動捲簾門放下來鎖上。折騰一番之後,法庭到下午一點半才開庭。

大約一點五十左右,一名身穿淺藍色半截袖的男士被依蘭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普通警察鄭軍和十來個便衣連拉帶拽、其中一個便衣架著男士的兩個腋窩,接著又上來四五個便衣,把男士仰面朝天的抬起來向停在道北沒有掛車牌子的轎車去走,這時男士一邊抗爭一邊大喊:警察抓人了!警察抓人了!一個便衣上來怕人聽到掐他的脖子不讓他喊,國保大隊的鄭軍指揮便衣,把男士往轎車裏塞,這時一個五大三粗、剃著平頭的便衣一邊攥著兩個拳頭狠命的往車裏塞,一邊嘴裏還說打他!這時國保大隊的鄭軍走到車門前說:關上車門子,把車門子、鎖上、送走,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這位男士無緣無故的就被國保大隊被抓走了。

國保大隊還把一輛停在法院門前一輛麵包車偷到依蘭縣公安局。司機到公安局去要車,司機沒有追究警察的偷盜行為,警察竟倒打一耙,強迫司機把車開到依蘭縣運管站,並讓運管站以沒有營運證拉客為由,企圖達到高額罰款的目地。警察還揚言說:麵包車是法輪功的,要立案調查。

對四位法輪功學員連軸非法庭審至傍晚

四位被非法庭審法的法輪功學員,多是六、七十歲的老年婦女,從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鴨子圈)非法關押處,經過四個小時左右五百多華里的一路顛簸,到法院下車後已是步履蹣跚,特別是費淑芹,在哈市被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出肝炎傳染病、心臟病、子宮肌瘤、高血壓等症狀,身體十分虛弱,非法庭審到兩點半左右,費淑芹在法庭上當場就休克了,被開庭前就準備好的停在法院後院的「120」車送去醫院搶救,非法庭審被迫休庭。

費淑芹的女兒坐在120急救車裏抱著母親去醫院搶救
費淑芹的女兒坐在120急救車裏抱著母親去醫院搶救

接著法庭對姜連英老人一人進行非法庭審。庭審中檢察院公訴人寧岩說:在你家搜出四百多張神韻光盤、三百多個真相資料是宣傳法輪功的。被姜連英老人的代理律師質問的啞口無言。隨後法庭宣布休庭。

費淑芹在醫院被搶救過來後,法院又不顧費淑芹老人的死活,又將她拉回依蘭法庭接著非法庭審,一直到晚上七點左右才結束。

非法庭審結束後,依蘭法院又把四位法輪功學員連夜送回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鴨子圈)繼續非法關押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