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惑在學法中明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日】同修來看我,坐了五分鐘沒有一句客套話,我想同修修的真好呀,可是同修臨走卻問了一句話:「你們單位到底知不知道你是修煉人?」我懂這句話的含意:為甚麼我們都被邪惡迫害過,包括你父母,就你沒有?這個意思直接問的有過,含沙射影的也有過,背後議論傳到我這裏的也有過。為此我鬱悶過:難道不被迫害不好嗎?一定要受到迫害嗎?

三年前我成為這區域唯一沒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來自同修的壓力使我憤懣、迷惘;同修的態度令我痛苦,讓我一度自暴自棄消沉。我知道同修不是懷疑我,只是覺的我修的沒甚麼特別好,不善言辭,性格呆板,為甚麼這樣一個人面對「610」、警察、或者特務時都能化險為夷,特別當我告訴同修在世博會期間,我們單位領導還保護性的在開會時提醒說:上面說有人趁工作之便發小冊子,我們這裏沒有這樣的事吧,令同修不解。其實這是眾生明白真相後,在選擇自己的未來。但是同修的態度也令我長期困惑,並對自己產生不滿,覺的自己可能真的有問題,不能被同修接受。

幾年來,我常會苦惱於同修的問題:我為甚麼沒被迫害過?今天在學《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時看到:「每個修煉人針對別人的態度也是自己修煉的表現」,使我略有所悟,當我繼續學下去讀到:「當然了,甚麼事情哪,說起來簡單,我一參與,這個性質就變了。大家知道,大法弟子是證實法,那師父來幹啥的?師父來正法的。」二次讀到「師父」,我不由的口中喃喃自語:師父,師父,我彷彿成為了師父身體上的一個分子,突然一股熱流由盤著的腿衝向頭頂,我忽然明白了,從第一天修煉大法至今十六、七年,「師父」已經是我在人世間唯一的親人,好像從那天起,我忘卻了我在世間的人情世故,因為我本就是不太懂世故人情的,我得法了,我唯一的意願就是快快修,早日回到師尊身邊。

我想這就是我為甚麼一路穩健的走修煉路,心無雜念,唯有師父,唯有大法。從修煉起,我在世上的一切一切就是為了「修」與「煉」;從正法開始,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做好三件事,在人世間別無它求。大法讓我看清、看淡一切世事,學法讓我不被邪惡舊勢力鑽空子,聽師父的話,救度一切可救的生命。

悟到此,我已經衣衫淋淋。我明白了「師父」一詞意義所在──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一切盡在其中。感謝師父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