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你真實的法輪功(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七日】(接上文

五、和平理性的抗爭

1999年7月20日,神州大地風雲突變。蓄謀已久的江氏集團終於對他們萬般嫉恨的法輪功下手了。

面對突如其來、毫無心理準備的事變,法輪功學員的第一反應幾乎不約而同,大家都以為:「一定是中央搞錯了!一定是國家領導聽信了別有用心者的謠言,才做出了這樣錯誤的決定。」他們清楚的記得,就在不久前的6月14日,中央、國務院「兩辦」負責人還在新華社、中央電視台等權威媒體上,代表政府信誓旦旦的否認了社會上關於迫害法輪功的傳言,並再次確認「對各種正常的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人們既有相信並練習某一種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種功法的自由;有不同的看法、意見都是正常的,可以通過正常的渠道和方式反映。」學員們實在難以相信,政府真的會取締教會了他們做一個好人的法輪功。

7月22日,江氏集團控制下的政府正式取締法輪功的當天,李洪志先生在美國發表了一篇聲明。李先生在聲明中說,「中國法輪功只是個群眾性煉功活動,沒有甚麼組織,更沒有任何政治目的,從來沒有參與過任何反對政府的活動。」「我們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反對政府。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我們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國際機構、善良的人們能給予我們支持和幫助,解決目前在中國發生的危機。」

為了解決眼前的危機,法輪功學員首先想到了上訪,用國家法律賦予公民的這一合法手段,向各級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促使國家領導人儘快改變已經作出的錯誤決定。

在法輪功被非法取締後的10天之內,數10萬學員不顧重重阻撓,冒著被抓被打的危險,想方設法到北京上訪。當時,因為所有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都被封鎖了,他們中許多人是採用了步行、騎自行車的方式,穿山越嶺,走了上千里甚至上萬里路趕赴北京的。

一名吉林白山的婦女,在坐車去北京上訪的途中被警察截在了遼寧,並被沒收了所有的財物。她孤身一人,逃出警察局,從漫天風雪的塞外,沿路要飯,走到了北京。

一位年邁的農民在北京被捕時,他打開自己的包袱,將幾雙穿爛的布鞋送到警察面前,說:「我走了這麼遠才到這兒,就為了說一句心裏話。法輪功好!政府錯了!」

我們無法確切了解當時有多少人來到北京,只知道7月21日一天之內,北京最大的豐台和石景山體育場的草地上擠滿了被抓捕的修煉人。當晚,北京下起瓢潑大雨,學員們紛紛拿出雨具為看守他們的警察擋雨。他們的善良和堅忍甚至感動了最鐵石心腸的警察。

但是,正如歷史反覆證實的那樣,民眾的善良和誠意,從來都改變不了獨裁者的意志。此時的江氏集團,早已鐵了心要把對法輪功的迫害進行到底,不達目的他們是絕不會罷休的。

在他們的操控下,當時的各級信訪部門完全關閉了面對法輪功學員的大門,國家法律賦予公民的上訪權利,此時早已成了一紙空文。國家信訪辦的大門口,戒備森嚴,便衣密布,殺氣騰騰,警察特務們對前來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不但隨意盤問,而且經常大打出手,甚至連孕婦、老人都不放過。法輪功學員要想走進信訪辦的大門口,可以說是難乎其難。僥倖進去的,一待表明身份,說明是來為法輪功上訪的,頃刻即會被強制帶走,押回原籍,遭受各種迫害。

昔日百姓伸冤的莊嚴場所,如今卻成了迫害民眾的變相集中營!

當所有向政府申訴的渠道都被江氏集團蓄意堵死之後,為了打破官方的新聞封鎖,讓被矇蔽的大陸民眾了解真相,廣大法輪功學員被迫走向了社會,以各種方式把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告訴世人;也有一部份學員,走上了天安門廣場,以和平請願的方式,向政府和世人表達他們結束這場迫害的意願;還有一些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被迫拿起了「電視插播」這一特殊時期的工具。

1999年10月28日,迫害開始的3個月之後,約30位法輪功學員冒著被抓捕的危險,繞過嚴密監視,在北京舉行了一次緊急新聞發布會。他們向在場的外國記者講述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情況和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到殘酷迫害的事實,使全世界的人第一次聽到了重重封鎖後面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心聲。而參加新聞發布會的學員當中,絕大多數已經被判刑或勞教,丁延和蔡銘陶已經被迫害致死。

1999年10月,幾百名法輪功修煉者在天安門舉起了寫有「法輪大法」和「真善忍」的橫幅,告訴世人他們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在那之後的幾年中,幾乎每天都有學員用這種最平和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心聲,有時幾個人,有時幾百人甚至上千人……

在中國的大江南北,許多城市鄉村,人們都不時會看到法輪功的標語或橫幅,在自己的信箱或門前收到過真相傳單和光碟,甚至在公共場合看到過散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

2002年3月5日晚8時,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插播了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引起極大震驚。很多長春市民因此明白了自焚的真相,並開始冷靜地思考關於這場迫害的一切。但是,這個讓廣大中國人了解真相的機會卻是以法輪功學員的巨大付出為代價的。插播的成功使江澤民震驚、恐懼和暴怒,他密令對插播的學員「殺無赦」。在隨後對法輪功學員的大搜捕中,至少有5000法輪功學員被關押,15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至少8人被虐致死。其中,參與插播的侯明凱在被抓捕後兩天內即被迫害致死。主要插播者劉成軍,在經受了一年九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於2003年12月26日離開人世,其屍體在7個小時內被警察強行火化。

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冒著危險,面向中國政府和人民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同時,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紛紛投身到這一正義的洪流中,採用各種方式(如辦網站、辦報紙、走訪政府官員、深入社團民間組織、開新聞發布會、派發傳單等等),向海外華人、外國政府和人民揭露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聲援大陸學員的和平抗爭,呼籲各國政府和全世界正義的人士起來共同制止這場迫害。

為了營救國內被迫害的親人和同修,法輪功學員的足跡遍及歐,美,澳,亞四大洲。他們中,有十幾歲的少年,也有七十多歲的老人。烈日,風吹,以及種種的困難,使每一個參加長途跋涉的學員都體會到了艱辛和勞累。可是,他們和每一個遇到的人微笑,交談,和路途中的每一個小鎮的官員交談,他們的信念單純而堅定,那就是把法輪功的真相和緊急救援的消息告訴每一個人!

一個名叫阿戴力的加拿大青年在看到步行的學員後,主動加入,和大家一起走了一個星期。臨別時,他留給學員們一封信,信中說:「當我寫這封信的時候,我感到既傷心又高興。我傷心,是因為我不能再和世界上最好的人在一起;我高興,是因為我知道你們會感動很多人的心,就像感動我一樣。」

從1999年7月20日以來,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停止過呼籲停止迫害的和平努力。在迫害剛剛開始的頭兩個星期裏,在盛夏的酷暑中,學員們就跑遍了世界170多個國家的駐美大使館,各大媒體,和美國國會山莊的幾百個議員辦公室,希望能讓更多的人了解正在中國發生的這場迫害。

為了向可貴的中國人民表達自己的心聲,也有一些西方法輪功學員,不遠萬里來到了中國的政治中心──天安門廣場。

2001年11月20日下午2時許,來自12個國家和地區的36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毅然打出了寫著「真善忍」的橫幅,為法輪功進行和平請願。一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向周圍的遊人高喊到,「法輪大法好,加拿大知道,美國知道,歐洲知道,全世界都知道!」這位青年是加拿大人,名叫澤農。他在去北京請願之前,專門給大陸中國人民寫了一封信,說明自己為甚麼要去天安門。信中說,「法輪大法來自於你們中國那塊土地和中華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沒有他,我不會是今天這樣一個人的。帶著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們的國土,為了你們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純淨的心,能夠喚起你們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

這些西人法輪功學員在他們當天發表的聲明中告訴人們,「我們今天到這裏呼籲,是為了全體中國公民的利益,為了讓他們知道法輪功是好的,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好的。我們還向因上級政府的誤導和強制而對無辜的人民犯下罪行的中國政府成員和警察發出呼籲。我們希望他們也能夠認識到法輪功的和平性,改變他們的心,不再幹出暴虐的行徑。」

2002年2月14日,又有幾十名西人法輪功學員不遠萬里來到天安門廣場請願。他們打開橫幅,大聲告訴圍觀的人們「法輪大法好!」一時間,「法輪大法好!」的喊聲在天安門廣場上此起彼伏。

在中國歷史上,老百姓沒有機會,也沒有地方,甚至想都不敢想要把對人民犯下血腥罪行的當權者們送上法庭。但是,為了使善良的人獲得自由和尊嚴,也為了制止迫害者無度的行惡,經歷無名苦難的法輪功學員克服重重困難,開始了利用法律手段尋求正義的歷程。

繼2000年8月大陸法輪功學員王傑和朱柯明向中國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等人迫害法輪功後,海外法輪功學員也紛紛將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江澤民及其幫兇告上了海外法庭。如今,全球各地要求懲辦江澤民等人的呼聲正日益高漲,勢如風起雲湧。

截至目前為止,法輪功學員已先後在美國、比利時、西班牙、德國、台灣、韓國等地,以「群體滅絕罪」、「濫施酷刑罪」、「反人類罪」、「踐踏人權罪」、「剝奪生存權利罪」、「密謀罪」和「剝奪良知及信仰自由」等罪行起訴了江澤民,控告他命令和授權逮捕、關押、用酷刑折磨並肆意殺害拒絕放棄信仰與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並匯同世界各國正義人士敦促國際法庭審判江澤民。除江澤民外,還有一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國高官,如羅幹、曾慶紅、李嵐清、趙志飛、劉淇、丁關根、夏德仁、周永康、吳官正、孫家正、宋法棠、楊光洪、王東華、唐憲強、徐有芳、聞世震、薄熙來、宋善雲等等,也分別在美國、比利時、法國、冰島、芬蘭、摩爾多瓦、亞美尼亞、西班牙、台灣、韓國、德國等國家和地區被告上法庭,有的被判定罪名成立,有的已進入司法偵訊及調查程序,並發布了相關的追查通告。

2004年2月3日,中國駐加拿大多倫多副總領事潘新春,已經因為誹謗法輪功,不能享有外交豁免權的保護,而被加拿大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判決:對潘新春誹謗的指控成立,當日缺席出庭的潘新春須為誹謗言論造成的損失做出賠償。目前,已經有包括江澤民在內的45名迫害法輪功的中國高官,被列入加拿大皇家騎警的監視名單,他們一旦進入加拿大,就會立即受到調查。結果可導致這些人被拒絕發放簽證、並被禁止入境,甚至會因其犯下的「反人類罪」在加拿大遭到起訴。

自古以來,面對獨裁者的強權和迫害,中國民眾不是逆來順受,就是暴力相抗。今天,江氏集團的殘酷迫害,已使得無數法輪功學員被迫顛沛流離、妻離子散,甚至家破人亡。歷史上像這樣大規模的民間團體被迫害,早就要發生暴力和流血了。但法輪功學員既沒有逆來順受,也沒有採用任何「以牙還牙」的暴力形式進行報復和反抗,更沒有拿起刀槍,而是始終如一的遵循「真善忍」的原則,堅持以和平理性的方式進行抗爭,堅定的維護自己的信仰和合法權利,走一條最純最正的路。無論是上訪、去天安門廣場、還是發傳單、辦網站、搞請願,他們採用的都是擺事實、講道理的方法,而且內涵和形式更純淨。一位女學員在給家人的信中說:「在被關押的日日夜夜裏,我每天面對的不是警察就是犯人。警察憤怒時拍桌子,厲聲大叫不讓我睡覺。犯人們管我叫新來的,整日厲聲惡語,讓我躺在濕淋淋的地上。還讓我在房頂滴漏污水的地方睡了兩天。我一直牢記著師父的教誨:『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 境界)。」可見,李洪志先生所倡導的「真善忍」絕不僅僅是一句口號,他從本質上真正改變了修煉的人,而這種改變又是任何外在力量都無法使他再改變的。

正如一些海外有識之士所評價的那樣,法輪功的和平理性抗爭,將在歷史上樹立一個好的樣板,樹立一個在「真善忍」原則下和平戰勝暴力、善良戰勝強權、正義戰勝邪惡,從而使世界進入美好未來的樣板,永為人類所遵循、為歷史所記載。

六、我們因為愛你而來

歷史常常驚人的相似。

2000年前,當耶穌被迫害的時候,他曾要求他的門徒為他傳播的真理作證。他們沒有辜負耶穌的教誨。

300年間,一代又一代虔誠的基督徒,前赴後繼,不惜流血,以驚人的毅力,走遍山山水水,只為了告訴人們,耶穌教人向善,他講的是真理。正是由於他們的努力,才洗盡了耶穌蒙受的不白之冤。如今,誰都知道,基督教是教人向善的,根本不是當年惡人們所誣陷的所謂邪教。

2000年後的今天,法輪功學員為捍衛自己信仰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在重複當年基督徒可悲可泣的壯舉嗎?!

對此,有人理解,有人敬佩,也有伸手相助、共同吶喊;但也有人不明白,有這樣那樣的誤解。

比如,有的人因為長期受了江氏集團造謠宣傳的矇蔽,把法輪功學員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所做的一切看作是在搞政治。

那麼,法輪功學員真的是在搞政治嗎?非也!

幾年來,江氏集團千方百計把法輪功和政治掛上鉤,處心積慮誣陷法輪功有「政治目的」,並故意把法輪功學員揭露、制止迫害的努力說成是奪權。他們這樣做的目的,無非是為了把法輪功打成所謂「反黨」、「反政府」、「反華」的政治勢力,以騙取中國民眾和幹部的支持,從而給他們的迫害製造藉口和依據,並將人們的視線從其發動的這場迫害的非法性、殘酷性本身移開,以緩解自身因此面臨的方方面面的危機。因為在中國,任何事情只要和政治掛上了鉤,任何人只要被認為有推翻政府的企圖,成了「反黨」、「反政府」、「反華」的政治勢力,掌權者就可以名正言順、無所顧忌和毫不留情的進行迫害了。同時,一件事一旦上綱上線到了「亡黨亡國」的高度,哪怕迫害再血腥再殘酷,死的人再多,也無人敢站出來為它說話,主持正義了。因此,誣陷法輪功搞政治,自然也就成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最有效的藉口之一。

但是,假的終究是假的,謊言重複一萬遍畢竟還是謊言。

江澤民誣陷法輪功搞政治,那麼究竟甚麼才是「搞政治」呢?是不是去政府上訪,向民眾散發傳單,到天安門請願,起訴了江澤民,就一定是在搞政治呢?其實,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做了甚麼,而在於為甚麼要做這些?這樣做的目的究竟又是甚麼?如果江澤民不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能夠自由合法的修煉,他們根本就不會去上訪、發傳單、請願和起訴,正是因為有了這場迫害,再也無法像以前那樣自由合法的修煉,他們才不得不被迫起來揭露、制止這一切。也就是說,是江澤民的迫害發生在前,隨後才有法輪功學員對這場迫害的抵制。而法輪功學員被迫起來揭露、制止迫害的目的,也並非是為了奪取江澤民手中的政治權力,更不是為了改變當下的政治制度,只是為了制止這場災難深重的民族浩劫,重新獲得一個不受干擾的修煉環境。顯然,這與搞政治完全是兩回事。

作為獨裁者,江澤民本人從來都把權看得高於一切,他以為世上的人也都和他一樣。其實,自古以來的修煉者對政權都不感興趣,法輪功也不例外。作為一種精神信仰,法輪功追求的是道德昇華,根本沒有在人間建立政權的願望,也不會對人世間的政治制度和權力較量感興趣。早在法輪功剛剛公開傳出不久的1994年4月,李洪志先生就明確對弟子提出了「不干涉政治」的要求,並指出,法輪功學員「除幹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精進要旨》「修煉不是政治」)為此,李先生還反覆告誡他的弟子,任何對權力的追求和對政治的熱衷都是阻礙修煉者提高從而達到圓滿的嚴重障礙,真正的修煉者絕不能也絕不會執著於此。正是這一點決定了法輪功不可能參與政治。

我們在前面已經分析過,迫害法輪功並非是中國政府領導的集體決定,而是江澤民個人以權代法的一意孤行;在這場迫害中,大陸的整個國家機器其實是被江澤民挾持、脅迫和利用了,迫害並非他們的本意。常言道,「冤有頭、債有主」,法輪功抗議和要求懲辦的從來都只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以及追隨江澤民直接迫害法輪功的罪犯。江澤民雖然佔據著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的位置,但他草菅人命、殘害人民的所作所為早已表明,他代表不了政府,更代表不了中華民族。就如同希特勒代表不了德國,代表不了德意志民族一樣。他對信仰「真善忍」的普通民眾的迫害,不僅是中華民族的恥辱,也是對中國的國際形像的玷污。江澤民想混淆視聽,把政府作為掩飾他迫害法輪功的「擋箭牌」是徒勞的。

說到底,無論上訪、上天安門廣場、還是發傳單、辦網站、搞請願,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其出發點和目的始終如一,而且從來都沒有也不會改變,就是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清除謊言,讓人們明白真相,恢復合法煉功的權利,而不是為了奪取政權和改變政治制度。

摒棄江氏惡政,和所有的人一起制止這場反人類、反社會的迫害運動。

除了上面分析的這種誤解之外,還有些人認為,法輪功學員冒著危險向政府和世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是在拿雞蛋碰石頭,不值得;或者認為是多此一舉,沒必要。有的好心人還勸身邊的法輪功學員,「你覺得好,你在家煉就是了,幹嘛冒那麼大的風險到外面去跟別人去說呀?你知道江澤民在造謠,你自己明白就行了,管別人知道不知道呢?他受騙是他自己的事,與你又不相關。」

但法輪功學員卻不這樣想。

我們在前面已經做過分析,從表面上看,在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受害的只是法輪功學員,其他人好像都不在其中,其實不然。生活在今天這個社會中的人,儘管對許多事情的看法都不相同,但大家卻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那就是當今社會的道德正在一日千里的向下滑著,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已變得相當可怕。恰恰正是在這樣一個社會和時代裏,許多人都在隨波逐流法輪功學員卻反其道而行之,發自真心的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在做一個好人,他們一心向善的言行,帶動了人心的明顯回升,強有力的穩定著社會。如果連這樣的好人都要迫害,如果連「真善忍」都不准人相信,那麼,誰還願意真心向善,誰還願意做一個好人呢?如果這個社會再沒有人願意真心向善,再沒有人願意做一個好人,那麼這個社會的道德良知還怎麼維持?如果連道德良知都無法維持,人人只顧自己,假話張口就來,昧著良心做人也不覺得有愧,那麼這個社會還有何安全感可言?還有何幸福可言?所以,迫害法輪功,受害的絕不僅僅只是法輪功學員,而是全體中國人,最終也將包括迫害者自己;毀掉的是整個民族,傷害的是整個人類,而絕不只是一些人。作為一個信仰「真善忍」、一心向善的人,法輪功學員怎能只顧自己個人的安危,明知可能發生這場危害卻置身局外、袖手不管呢?法輪功學員之所以要冒著危險去向政府和世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正是為了通過自己的努力制止這一切。

從另一個角度講,病魔不會無故纏身,災禍也不會無因而降,惡有惡報,善有善報,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不管你信也罷,不信也罷,客觀上它都在起著作用。當今世界,不管人們對法輪功持何種態度,絕大多數人都認同「真善忍」是好的,是傳統文化的精髓,是人類心中最美好的一面的體現,而法輪功學員信仰的正是「真善忍」,他們的目標也正是要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好人。那麼大家想一想,反對「真善忍」,不就是認可和提倡「假惡暴」嗎?如果你聽信了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誣陷,跟著他們一起仇恨和迫害對「真善忍」的信仰,一起仇恨和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那你是在幹好事還是在幹壞事呢?如果是在做壞事,那麼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又將會給你帶來甚麼呢?即便你不認同「真善忍」,也不認同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人,但憲法既然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別人是不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去信仰「真善忍」,做一個符合這個標準的好人呢?那麼如果你否定、踐踏別人的這種自由和權利,是不是同樣是在做壞事呢?那麼做了壞事等待你的又將是甚麼呢?顯然,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既然如此,那麼作為一個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又怎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胞、親人受騙上當,無知的被獨裁者所利用,做著有害自己有害家人的事,卻不去盡一切可能讓他們明白真相,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呢?

歷史上,羅馬帝國的當權者曾多次對善良的基督徒進行迫害,因此招致了接連不斷的大瘟疫,最後整個強大的羅馬帝國也被大瘟疫所毀。

據歷史學家記載,公元54年至68年間,古羅馬皇帝尼祿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基督徒。為了煽動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尼祿指使一些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徒的謠言,諸如基督徒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還說基督徒狂飲、等等,把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強加在基督徒身上。尼祿還命令將不少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活生生地撕裂咬死。此後,幾任當權者步尼祿的後塵,又繼續迫害基督徒。而每次迫害發生後,都會招來一場可怕的大瘟疫,迫害者和因受謠言矇蔽跟著他們犯罪的人,無一不紛紛遭到報應,在瘟疫中慘死。最後一次大瘟疫波及了整個歐洲大陸,死的人實在太多了,結果強大的羅馬帝國也因此走到了盡頭。而在每次大瘟疫中,那些沒有迫害基督徒的好人卻倖存了下來。

歷史的規律是相同的。1999年7月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國大陸天災人禍接連不斷,日盛一日,你不妨想想,這是不是當年羅馬帝國大瘟疫的慘劇在今天中國的重演呢?是不是上蒼在警示人?其實,這5年中,已有不少仇恨、迫害法輪功的兇手和協同他們犯罪的人遭到了這樣那樣的報應,這方面的事例在海外媒體上已有大量報導,只是由於官方嚴密的新聞封鎖,而不為大陸民眾所知罷了。正因為不忍心再看到更多的人遭到這樣的報應,被歷史淘汰,法輪功學員才要挺身而出,不惜冒著極大的風險去喚醒人們心底的良知和正念。

誰沒有自己的夫妻兒女、父母兄弟?誰不懂得自由的可貴?誰又不嚮往幸福安定的生活?法輪功學員當然明白,去向政府和世人講清真相將冒怎樣的風險,這樣的風險又會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甚麼,如果只考慮自己的安逸,他們完全可以不這樣做。誰也沒有強迫他們,他們之所以甘願去冒這樣的風險,那完全是因為,李洪志老師一直教導他們要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人」,所以他們才把別人的未來和幸福看的比自己的安危更重。如果能用自己的受難換來同胞的覺醒,讓他們擁有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他們寧願把風險擔在自己身上,寧願拿雞蛋去撞石頭。這樣的風險冒的再大,他們認為也值!

讓全中國人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讓全世界人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就是所有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最大心願。

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給政府的公開信中寫道:「我們多希望在這片土地上,正氣回升,人人善待,帶給國家真正的希望。古往今來,多少忠義之士精忠報國,冒死進諫,丹心照千古。今天,為了國家的長遠未來,請給真善忍應有的位置。我們不想太多說我們受到的不公對待,如果因此能喚起人們更多的正念和良知,我們無怨無悔。」

可貴的中國同胞,這就是廣大法輪功學員共同的心聲。

結束語:衷心的祝願你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世上的人,誰不渴望幸福?

為了得到幸福,人們一代一代的,苦苦尋覓,歷盡艱辛。可究竟甚麼才是真正的幸福?

當今世界,科技發達,物質昌盛,但道德離析,人心荒蕪,物質慾望的極大滿足卻填補不了人們精神上的極度空虛。許多人不明白,人是甚麼?究竟為甚麼來到這個世上?到底又為甚麼活著?

古往今來,一代一代的人,都在苦苦思索一個共同的問題:人生的謎底究竟是甚麼?

法輪大法為此打開了一扇嶄新的窗戶,提供了一個全新的答案。

朋友,你想過嗎,為甚麼從文革中後期到九十年代初,在中國出現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氣功熱?法輪功又為甚麼能從當時的上千門氣功中脫穎而出,很快傳遍整個中國大陸,傳向世界,吸引了上億的人修煉?為甚麼江氏集團使盡了一切手段,仍消滅不了修煉者對「真善忍」的信仰?這一切難道都是偶然的嗎?

江氏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前,北京豐台75號院的法輪功煉功點有位名叫李其華的老紅軍。老人1928年投身革命,1931年參加紅軍,離休前曾歷任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校長、總後衛生部政委、解放軍總醫院院長等,立過大功,多次受獎。老人的老伴患重病幾十年,他身為解放軍總醫院院長和著名的醫學專家,給予了她最好的治療,但仍無濟於事。不料,老伴自從煉了法輪功後,很快沉痾全消。李其華老人為法輪功強身健體的神奇效果所驚嘆,1993年也煉起了法輪功,從此,他自己的一身病也都不治而癒,不但身體越來越好,思想境界也有了明顯的昇華。親身經歷的這一切使他深感法輪功是真正的、更高的科學。為了向別人介紹自己的感受和心得,他曾寫過一篇題為《原則不是科學研究的出發點,科學更需要探索和實踐》的文章,在社會上一度廣為流傳。

在這篇文章中,老人誠懇的告訴大家,「我苦苦追求、探索、思考一生中的許多重大問題,人生觀、世界觀的問題,醫學中生命科學的問題,社會科學的問題,都在《轉法輪》一書中迎刃而解了,而且從我得法以後,再也沒有動搖過。因為我的思想境界可以說來了一個昇華和提高。其實還不只是我一個人這樣,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學法組,人均年齡70多歲,80歲以上者就有好幾位,其黨齡都有幾十年了,許多是被稱之為「老革命」、「老幹部」、「老科學家」、「老教授」的高領導和高知識階層,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頭腦簡單的,而是經過認真思考後,走進修煉法輪功隊伍裏的。他們也是和我一樣,在古稀之年才得到李洪志老師的大法,都感到太幸運、太有緣、太珍貴了。同時大家也都有個心願,願我們的老戰友、老同事、老領導;願我們的中年一代、年輕一代,少年一代,也都能放下常人中『僵化了的觀念』、『固有觀念』,排除各種障礙,細心靜氣地讀一讀《轉法輪》,煉一煉法輪功,然後自己再想一想,我們這些老者說的是否有那麼一點兒道理;想一想,大法對我們的精神文明建設到底是有益還是有害。」

這是一個80多歲耄耋老人的心裏話。

轉眼間,人類已經進入了二十一世紀。在這個競爭越來越激烈的時代裏,人們終日奔波,無暇靜思。可朋友,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你不妨排除雜念,靜下心來,試著把「法輪大法」、「真善忍」這幾個字在心裏默默的念一念,也許你也與這幾個字有緣,也許他正是埋在你心底被遺忘許久的東西,也許他就是你冥冥中一直在等待的。

當年,江澤民曾狂妄的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如今10多年過去了,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消滅,反而在全世界得到了越來越多的理解和支持,越來越多的有緣人正源源不斷的走入到修煉的行列中來。

「善惡有報終有時,只爭來早與來遲。」歷史一次又一次的反覆證明,殘害人民的罪人,不論當時是多麼飛揚跋扈不可一世,最終都逃脫不了正義的審判。今天,在全球範圍內,一場對迫害「真善忍」的罪人的審判已經拉開了莊嚴的序幕。

2003年1月20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海外宣布成立,並鄭重聲明:「本組織邀請全球社會正義力量在國際範圍內廣泛、深入、系統地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及相關的個人、機構和組織。無論天涯海角,不論時間長短,必將追查到底,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上將罪犯送上法庭,嚴懲兇手,伸張正義,警醒世人。」自成立以來,該組織已發表相關通告,計有「關於調查天安門自焚事件」、「追查虐殺罪行及成立專項調查委員會」、「成立追查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罪行委員會」、「成立追查中國610辦公室迫害法輪功罪行委員會」等,現正在追查之中,已獲得一批犯罪人名單,內含犯罪人相關的犯罪事實及證據。目前,聯合國已接受了這份迫害責任人名單。

2003年3月20日「聯合國人權秘密監察機構」在日內瓦召開會議。會上,一個關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監察組織「法網恢恢」,遞交了兩份有關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報告,共計4000頁。包括11000多名610官員、警察及其他涉及迫害法輪功者的名字和所犯具體罪行細節,一個約有20000名受迫害者的名單及具體迫害事件列表。截至2003年11月21日,「法網恢恢」萬維網站已收錄了近25000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單位和個人的詳細資料,很多迫害法輪功的人已經上了「惡人榜」。如今,這些人出國訪問都將面臨法律起訴。如不懸崖勒馬、立功贖罪,必將法網難逃。

2003年11月26日,一個由全球100多個機構組成的「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向海牙國際法庭首席法官遞交了世界各國起訴江澤民的書面材料,提出了審判江澤民的要求。此後,作為發起對法輪功殘酷迫害的元凶,江澤民先後在全球30多個國家,被以「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等多項罪名,在50多個刑事和民事訴訟案中被起訴。這堪稱是二十一世紀人類最大的訴訟案。

2009年11月19日,西班牙國家法庭在經過兩年多的調查後,決定按照國際法「普世司法管轄權原則」的法條裁決,對江澤民、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5名中共官員發出傳訊令,要求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行為進行解釋。此舉被國際社會稱為「大勇之舉」。

緊接著,更令迫害法輪功的惡人膽寒的是,2009年12月17日,阿根廷聯邦法院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法官拉馬德裏德下令,在全球範圍內,逮捕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前政法委書記羅幹,押到法庭接受被控犯下「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的審判。如今這兩人一旦出國,就會被國際刑警抓捕。

除了公審江澤民外,「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還對積極參與迫害的中共各級官員發起了訴訟追查,目前已有30多名中共高官被起訴。如2007年前時任中共商務部部長的薄熙來已被澳洲法院宣判酷刑罪成立,這是目前被宣判有罪的中共最高級官員。前北京市長劉淇、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趙志飛、中科院六一零主任郭傳傑也被美國法庭判處有罪,而中共駐加拿大前副總領事潘新春在被法庭判決誹謗罪後,已從加拿大驚慌的潛逃回中國。

2004年12月17日美國總統布什在華盛頓簽署了「禁止酷刑犯入境美國法案」,授權司法部追蹤那些犯有戰爭罪、酷刑、群體滅絕罪、迫害宗教信仰,以及侵犯人權的外國人,限制其入境或將其驅除出境。另外,美國移民歸化法第212(a)(2)(G)條規定,外國政府官員在過去的兩年中從事參與嚴重違反宗教自由的行為,他們以及他們的家屬和子女不得進入美國。由此可見,因在大陸迫害法輪功而在國外被起訴的30多名中共官員一旦出國,就可能被法庭繩之以法或被驅除出境,甚至包括他們的家屬也會成為不受歡迎的人。

近年來,有關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在國外被紛紛起訴的消息已在中國各級官員中廣泛流傳。他們中有些人已開始「留後路」,並私下整理收集文件,以證明自己無辜。有的警察說:口頭傳的,沒有文件依據,到了平反的時候,江澤民不承認,倒霉的不還是咱們嗎?

在大陸,越來越多善良的人正在從江氏集團散布的謊言中覺醒,越來越多覺醒了的人正在加入到揭露和制止迫害的洪流中來。一些地方幹部主動保護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一些警察和610工作人員不再參與對法輪功的行惡;一些被利用來做打手的監獄犯人,修煉起了法輪功------

其實,在善與惡、正與邪之間,今天的每個人都面臨著同樣嚴峻的選擇。何去何從?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朋友,我們衷心的祝願你能分清正邪,明辨善惡,廣傳真相,善待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最後,請讓我們把下面這首歌送給有緣的你,作為告別。

跨越千山萬水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同胞啊
請靜心傾聽我的心聲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謊言

面對暴力危險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同胞啊
你可知道全世界都說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