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你真實的法輪功(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三、民族的浩劫,人類的巨難

1999年7月之前,在遼寧省綏中縣前所鎮古城有一家美容店,店主是位40多歲的普通婦女,名叫蘇菊珍。許多年來,蘇菊珍一直患有嚴重的心臟病、胃病、膽道蛔蟲、胰腺炎等多種疾病,小腿經常浮腫,然而,自從1996年煉法輪功後不久,她的這些疾病全都奇蹟般的消失了,連皮膚也變得光滑潤澤。

不僅如此,煉了法輪功的蘇菊珍還成了當地遠近聞名的好人,事事為別人著想。她自己非常樸素,但幫助人卻毫不吝惜。對到她店裏來的貧苦人,她不但免費服務,還常常給他們錢,就連精神病人到店裏她也毫不嫌棄地給他們洗臉、梳頭、換衣服。因此,她多次被當地政府評為「先進個體戶」。蘇菊珍還常常資助貧困學生,帶著生活用品和米麵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自己掏錢修補當地的西河橋。因為她的無私奉獻,她家被葫蘆島市評為「十大先進家庭」。當地電視台曾要求採訪她,被她婉言謝絕了,她告訴別人,「我是因為修煉法輪功才會這樣做的。」

就是這樣一個一心只為別人好的善良人,如今卻僅僅因為不肯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了。

據知情者披露,1999年7月20日以後,由於始終堅持為法輪功伸冤,蘇菊珍多次被警方劫持迫害。在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等處期間,更因堅持信仰遭受了非人的殘酷折磨。一次,蘇菊珍被獄警王豔平叫到禁閉室。在那,王豔平強迫蘇菊珍脫光衣服,用電棍電遍了她的全身,電了整整一夜。蘇菊珍臉上被電的全是大水泡,嘴上也是,眼睛臉部全都腫了,青一塊紫一塊的,慘不忍睹。還有一次,獄警邱萍和幾個暴徒把蘇菊珍拉到瀋陽一家醫院的精神病治療處,開了好幾瓶治療精神病的藥,天天派專人逼蘇菊珍吃……

當被馬三家惡人迫害成植物人的蘇菊珍被帶回家時,人們發現昔日漂亮能幹的她已傷痕累累,目光呆滯,不會說話,沒有記憶,不能走路、吃飯、大小便都要別人照料。老父親終於活著見到女兒走出高牆,但女兒已經不認識他了。後來,家人在無意中發現,她的小便處仍有未癒合的傷口,身上有針眼。現在,蘇菊珍仍不能正常思維、講話。蘇父由於傷心過度雙眼接連失明,蘇母每日傷心嘆息,二位老人在無望的期盼與悲傷中苦度終日。

1999年7月20日以來,江澤民操縱他控制下的國家機器,置憲法規定的信仰自由等公民權利於不顧,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和「打死算自殺」等群體滅絕政策,喪心病狂、慘無人道地迫害堅持信仰,冒著危險向領導人和人民反映事實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所採用的迫害手段形形色色,集古今中外邪惡殘暴之大成,不僅有肉體酷刑,還包括了強行洗腦、仇恨宣傳等精神折磨,以及為消除法輪功學員在家庭、社會、工作單位的立足之地而實行的各種連坐制度等。其中僅肉體酷刑就達百餘種。最常見的如連續多日剝奪睡眠;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其中包括放在嘴裏放電,電擊胸部、腋下、乳房、陰部等等);形形色色的手銬、腳鐐、「煙桿銬」、「狼牙銬」、背銬;橡膠棍、狼牙棒、地牢、水牢、死人床、坐板;抽人的鞭子有皮的、銅絲擰成的、鋼筋條、荊條、全竹竿(帶刺)、上繩、鐵釘釘指甲縫、鐵鉗子擰肉、用鉗子拔指甲、蹲小號、坐鐵椅子、懲罰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辣椒水、灌濃鹽水、灌大糞水,冬天往頭上澆涼水、脫衣服在外面凍,數伏炎夏在太陽下暴曬;不讓大小便;連續半月不讓睡覺;對女法輪功學員進行性騷擾甚至強姦;注射和強迫大劑量服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潑洒汽油放火活活燒死;超級限強度的電針摧殘等。而且,在這些酷刑的施暴對像中,婦女和老人佔了相當比例。由於受到這些酷刑的殘酷折磨,有的法輪功學員在被公安拘押一小時內便死亡;有的在經歷數月生不如死的痛苦之後死去;還有的則被浸泡在水牢的污水中達數月之久後死亡。

如果不身臨其境,生活在今天和平環境下的人們,是根本無法想像這場迫害究竟血腥殘暴到何等地步的。類似蘇菊珍那樣的遭遇,在大陸法輪功學員中絕非個別,而是舉不勝舉,許多人的遭遇遠比她還要悲慘;類似摧殘蘇菊珍那樣的行為、事例,絕非個別獄警和執法人員所為,也絕非只存在於個別勞教、監獄場所和個別地區,而是眾多獄警和執法人員共有的惡行,普遍存在於大陸的各個勞教、監獄場所和各個地區。

儘管如此,在中共鐵網般的新聞封鎖下,這場空前血腥殘暴的迫害彷彿根本就不曾發生過一般。但無情的歷史卻忠實並且毫無遺漏地見證了一切,見證了在今日的中國大陸,千千萬萬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付出了怎樣的勇氣和代價,經歷了多少暗無天日的日子。

招遠市是山東省東北部的一座小城。北宋的時候,政府為了招集流亡者,使他們回鄉安心農耕,就把這個地方取名叫「招遠縣」。這個名字被沿用了近一千年。一千年後的一天,一個招遠的農婦在田裏幹農活時卻被警察抓走,並被活活打死了。

她的名字叫趙金華,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1999年9月27日被抓走,10月7日被打死。警察們一邊打一邊問趙金華還煉不煉了,她至死都說「煉」。就這樣,當局開始全面迫害的兩個月後,第一起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修煉而被打死的事件,就在山東這個寧靜的小城裏隨隨便便地發生了。從這以後,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就沒斷過。

2000年2月,一位山東濰坊的59歲退休工人在街上行走時,被街道辦事處抓走,因為她不願意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活活打死。她的名字叫陳子秀。根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從濰坊發來的消息,暴怒的地方幹部用高壓電棍和警棍毆打她,電擊她,還讓她赤腳在雪地裏跑。據目擊這一事件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瘀傷,她的短短的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於2000年2月21日去世。而將陳子秀活活打死的兇手們不但沒有得到任何懲罰,反而因此而很快得到獎勵和升遷。

曾被非法勞教過的法輪功學員曾錚在接受採訪時回憶說:「所有的人一進勞教所,到調遣處,一進門聽到的頭兩個字就是:低頭。然後第二個聲音就是電棍啪啦啪啦放電的聲音。電刑就是說,成了家常便飯了。我看到的,(有,就是說)未婚的女法輪功學員,被綁在椅子上,而且是用4~5個彪形大漢,電她的陰部,電她的頭部。電到她大小便失禁,人昏迷過去了,很長時間醒不過來。還有老太太,五十多歲的學員了,來了以後就強迫你寫保證,不寫是吧,(不寫)4~5個警察把她的衣服脫光了,把她踩在地上。夾著4~5根電棍電她。電的那個電流太大了,她不由自主地就往起蹦。他們4~5個警察拿腳踩著她,她都往起蹦。電完了前面電後面,就像烙燒餅一樣。渾身都是一個一個圓的,黑的,焦的。五十多歲的老太太了,也是這樣電,沒有人能倖免。」

法輪功學員陳剛在講述自己的親身經歷時說:「曾經有一次就是打我嘛,先是打,打得渾身都傷了,然後再把人綁起來,腿腳綁在一起,手綁在後面。再把脖子和腿折起來,綁在一起,塞在床底下再往下壓。那個時候我根本就是喘氣都喘不過來,幾乎就是窒息而死。而且腰幾乎就斷了,另外一個法輪功學員就被這樣……他之後就變得殘廢了。」

據明慧網消息,經民間渠道核實,截止到2004年4月11日,中國大陸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已達939人,其中有27人死於當年1月1日至4月10日3個多月的時間裏。而被迫害致死的實際人數還遠大於此。根據中國官方內部統計,早在2001年底,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實際死亡人數就已高達1600餘人。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血腥的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摧殘了多少好人的身心,踐踏了多少煉功人最起碼的人權和自由。

種種事實表明,江氏集團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建立起了一個精密、完整和龐大的殺人武器,這個武器具有一整套系統的運行機制。憑藉著它,江澤民的一句話就可以迅速的把這場迫害推上一個更殘酷的等級;憑藉著它,詆毀法輪功的一個謊言就可以在第一時間裏在所有國內和部份國外的華人媒體中播出;憑藉著它,一個新出爐的迫害政策就可以迅速的從上到下貫徹到全國各地的每一個勞教所和監獄。只要這個殺人機器在,就會不斷地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有些不明真相的人對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抱旁觀態度,他們以為,在這場迫害中受害的只是法輪功學員,並不包括其他人。從表面上看,事情好像是這麼回事,但透過現象看本質,從更大的範圍來審視,其實每個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在這場迫害中受害的絕不只是法輪功學員,而是我們整個國家和民族,甚至是整個人類。

從經濟上看,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耗費了國家的巨額財力、物力和人力。你想,無論是在全國各地抓捕法輪功學員,還是擴建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和建立洗腦中心及基地;無論是利用整個媒體詆毀法輪功、發動造假宣傳和進行全國範圍的信息封鎖,還是用金錢來刺激和鼓勵大批的人參與迫害法輪功;無論是把大量特工派往海外,用來監控,干擾,詆毀海外法輪功學員,收集黑名單,買通一些海外中文媒體對法輪功進行攻擊,還是慷慨地對第三世界國家提供無償援助,以換得他們在聯合國人權會議等場合投票反對針對中國人權記錄的批評,哪一件事少得了錢呀!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調查,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最猖狂的那幾年,中國近四分之一的財力都被耗費在這場迫害中了。僅2001年2月27日,江氏集團就一次性撥款40億元人民幣,用於在建築物上安裝大型監視儀器監控法輪功學員。2001年12月,又一次性投入42億元建立「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洗腦中心或基地。僅遼寧省馬三家勞教院就花了5億元蓋新監獄樓。另外,單天安門一地搜捕法輪功學員,每天開銷就達170萬到250萬元,每年約6億2千萬到9億1千萬。江氏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至少雇佣了數百萬人為其效力,這些人的工資,獎金,加班費及補貼等每年可達上千億元。

近年來,大陸國民的總體收入雖然在上升,但貧富差距急劇擴大,已名列世界前茅。在少數人暴富的同時,廣大的城市下崗工人和落後地區的農民,生活仍十分貧苦。耗費於迫害法輪功的巨額國民收入,本可以用來改善這部份人民的生活,現在卻被浪費來迫害一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不僅讓他們在生活上陷入困境,而且也嚴重阻礙了廣大城市下崗工人和落後地區農民生活的改善,給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造成了巨大壓力和不良後果。受害的都有誰,還不清楚嗎?!

從政治上講,對法輪功的迫害則使江氏集團的專制獨裁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憑藉著在這場迫害中急劇膨脹起來的個人權力,一向無德無能的江澤民,肆無忌憚地將自己的個人意志凌駕於憲法和國家法律法規之上,凌駕於中共和國家的意志之上,將整個中共和國家完全當成了他個人和其小集團的掌上玩物,為非作歹,無所顧忌,以至中共十六大後,江從總書記的位置上明退暗不退,至今仍操縱著中國政壇,這不能不使本來就步履艱難的中國民主化進程再一次嚴重受阻,也不能不使一向滯後的大陸法制建設發生嚴重倒退。迫害法輪功的這幾年間,在江的專制高壓和縱容推動下,人治取代了法治,自由與人權橫遭踐踏,貪官污吏、惡警壞人愈加張牙舞爪,橫行霸道,冤假錯案層出不窮,有法不依、無法可依、無法無天的現象在大陸更加泛濫成災。

再從國際影響來看,文革後,大陸的經濟雖然獲得了較快的發展,但中國在國際上的人權形像一直不佳,始終是全球少數幾個人權記錄最差的國家之一。而對法輪功的迫害,則使中國本來就不佳的人權形像變得更差。幾年來,眾多國家、國際組織和社會團體紛紛譴責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踐踏大陸人民人權和自由的暴行。2001年5月30日,國際特赦組織公布了2000年的5個「人權惡棍」,江澤民名列其中。國際特赦組織美國分部執行長舒茲在記者會上表示:我們將江澤民列入名單,因為他迫害弱勢團體,壓制言論、結社和宗教自由,以此鞏固中國共產黨的權力。他特別提到中國政府非法取締法輪功。國家元首被國際組織列為「人權惡棍」,這在中國的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可見,讓我們的國家和民族在國際上蒙羞的不是教人一心向善的法輪功,而恰恰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暴行。

光是以上這些事實,已足以充份說明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給我們國家、民族所造成的災難性影響。但是,這場迫害給中國人民帶來的最嚴重的危害還不止這些,而是它對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道德良知的徹底毀滅,是它對社會穩定和安全的根本保障的徹底摧毀,是它對人性根基的徹底顛覆,這種危害甚至波及了整個人類,其損失是無法用金錢和數字來計量的。只不過由於它的影響首先是在無形的精神領域顯現出來的,所以至今未能被更多的人所認識。

自從1999年那個夏天以來,江氏集團不僅自己瘋狂迫害法輪功,還千方百計把所有的中國人都往他們的戰車上綁,逼迫每個人出賣背叛自己的良知,成為受他們操縱的迫害法輪功的兇手,協同他們一起犯罪。為此,他們一方面開動宣傳機器,拼命向所有人灌輸他們製造的謊言,實行全民洗腦,以欺騙民眾,煽動仇恨;另一方面,又通過各種系統的連坐制度將每個人的經濟利益(包括公職、考核、孩子入托、入學、就業等等)都和迫害法輪功直接掛上鉤,對全體國民進行威逼和利誘。如2002年5月,江氏集團曾下發內部指示,要求用金錢來刺激保安人員抓捕法輪功學員。在廣東省,保安抓一個「還在煉法輪功的」就可獎勵3000元。不僅如此,迫害法輪功學員積極的各級官員還被加官晉爵,勞教所的獄警、派出所的警察被當作「英雄」受到表彰和獎勵,就連勞教所中被利用折磨法輪功學員的犯人也都紛紛被減期。與此同時,同情和支持法輪功的人,輕者將面臨失業、失學,重者將被抓捕、關押。

在江氏集團的這種專制高壓和利益誘惑下,人性中善的一面被無情踐踏,惡的一面則受到無所顧忌的縱容與鼓勵;有良心敢講真話的人坐牢送命,昧著良心迫害講真話者的人卻升官發財。一時間,神州大地,假話泛濫,誠信掃地,良心泯滅,看風使舵、投機取巧、隨波逐流和明哲保身成為社會流行的趨勢,人們在「集體無道德」的大潮中變得越來越自私和冷漠。難怪有人說,這場迫害的實質就是要把好人變成惡人,把惡人變成更惡的人。

幾年來,江氏集團還將他們迫害法輪功的黑手伸到了國外,千方百計把其他國家和海外華人一起拉下水,跟著他們共同對法輪功犯罪。為了達到目的,他們使盡了一切手段,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如以經濟利益甚至以出賣領土,與一些外國政府進行交換,使這些國家背叛自己的良知和所恪守的西方價值觀(尊重天賦人權及信仰自由),對中國正在發生的群體滅絕罪行保持沉默,甚至個別國家還協從犯罪。在江氏集團的脅迫下,個別外國公司甚至也讓自己的員工簽署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保證書」,否則即遭解雇。江氏集團還通過邀請總編輯、編輯和記者到中國參觀,對對方進行投資等手段來拉攏海外媒體,使得這些媒體對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惡行保持沉默。而對海外華人媒體,江氏集團則採用收購、投資或派駐相關人員到媒體工作的方式,使這些媒體逐漸變成他們在海外的代言人。對一些敢於發表迫害真相的媒體,江氏集團則採用封網,或揚言停止他們在中國發行刊物等威脅手段使其噤聲。江氏集團還通過中國領使館,以到中國投資的優惠條件,贊助社區、校園活動的方式,拉攏收買海外某些華人社團僑領、學生組織領袖,致使有些人出賣良知,對法輪功學員參加社區、校園活動橫加阻攔,甚至個別地區還大打出手。可見,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中,被毀掉的不僅是中國人的道德,整個人類的良心都受到了致命的一擊。

文明的大廈向來都是以道德良知為基石的。一個「集體無道德」的社會,也是一個生活在其中的人甚麼都不怕、甚麼都敢幹的社會,人們為所欲為,無惡不作,撒謊成性,心裏裝滿私慾和仇恨,傷害他人從不感到羞恥。在這樣一個畸形變異的社會裏,人們的生活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誰都無法獲得他們所祈望的安全和幸福,受害的最終將不只是某一部份人,而是所有的人,整個民族、國家以至人類的未來都將因此被葬送。

種種事實表明,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犯下的罪行,無論是其迫害手段之多之邪惡,還是迫害範圍之廣之系統;無論是迫害中所散布的謊言之大之深,還是迫害扭曲人的精神良知之邪惡之嚴重,以及迫害所帶來的危害所波及的方面之多,都堪稱是人類歷史上對信仰的一次最系統、最卑劣和最邪惡的迫害,也堪稱是中華民族歷史上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

四、「天安門自焚」:徹頭徹尾的大騙局

中共奪權後,其政治運動不斷。每次運動中,當權者為了製造打倒政敵的合法理由和依據,取得民眾的支持,毫無例外地都要利用他們所控制的宣傳機器,歪曲事實,顛倒黑白,連篇累牘地拋出大量讓不明真情者覺得言之鑿鑿的所謂「罪證」,以此將對手置於死地。今天,上了年紀的人都還記得,當年劉少奇就是這樣在一夜之間變成了罪大惡極的「叛徒、內奸、工賊」;中共的總書記也是這樣一轉眼成了第二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類似的例子簡直不勝枚舉。

由於缺乏真正意義上的知情權,善良的群眾幾乎每一次都對中共媒體告訴他們的這些有鼻子有眼、有根有據的事信以為真,直到當年的冤案被平反之後,他們才又被告之,這些宣傳竟沒有一樣是真的。這時,他們才恍然大悟,自己被騙了。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人,誰沒有這種上當受騙的經歷呀?經歷得多了,許多人也就慢慢明白了一個道理:為了達到借運動整人的政治目的,獨裁者、弄權者是甚麼罪證都敢捏造,甚麼彌天大謊也都能造的出來的,在他們控制下的官方宣傳機器,根本就無任何誠信可言。

本來,文革過後,國家政治生活中這種極不正常的現象早該徹底結束了,豈知多年來,它卻始終陰魂不散,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中,更是藉機還魂,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迫害者最害怕世人知道真相。為了欺騙民眾、煽動群眾、製造仇恨,挑動群眾鬥群眾,五年來,江澤民一夥動用各種宣傳工具,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進行了鋪天蓋地的栽贓、誣陷、抹黑。造假宣傳中,謊言一個比一個大……致使許多善良的人上當受騙。這之中他們用來欺騙民眾的一個最大的謊言,就是所謂「天安門自焚」。

李洪志先生曾明確強調:「自殺是有罪的」(《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轉法輪》)。因此,真心修煉法輪功的人怎麼可能去自殺呢?這不與法輪功背道而馳了嗎?如果事情真象中共媒體報導中所說的那樣,「自焚」是法輪功學員為了追求「圓滿升天」而為,那麼,在1999年7月20日之前,全國有上億人煉法輪功,為甚麼沒人「自焚」呢?還有,現在國外有那麼多人煉法輪功,怎麼也沒「自焚」的呢?為甚麼恰恰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一年半之後,才出現「自焚」呢?顯然,只要你肯動腦筋認真想一想,就不難看出,中共媒體的報導是完全站不住腳的。

那麼,「天安門自焚」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你能對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播出的節目進行一番仔細分析,你就會發現,所謂的「自焚」,實際上不過是由江澤民一夥導演的一場拙劣的漏洞百出的鬧劇。下面所舉的只是幾個最明顯的漏洞:

1.天安門廣場並沒有滅火器,警察也從不背著滅火器巡邏,怎麼可能在火點起來一分鐘之內備齊幾十個滅火器及滅火毯?

2.「自焚」的畫面遠、中、近景俱全,多部攝影機多角度同時拍攝,最近的拍攝距離「自焚」現場不到二十米。若非事先安排,豈能如此完備?

3.新華社對於敏感新聞的發稿向來需要經過多次審稿,但這次兩小時內就發了英文稿,動作快得令人起疑;

4.「自焚」的「王進東」全身燒得漆黑,卻能聲如洪鐘地坐在地上喊口號;

5.夾在「自焚」的「王進東」兩腿間裝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卻完好無損;

6.「自焚」中嚴重燒傷的12歲的小女孩劉思影氣管割開後四天就能清脆地說話和唱歌,完全不合醫學常理,一些西方醫學專家不禁驚呼中國創造了「醫學
奇蹟」;

7. 如果把中央台「自焚」錄像的鏡頭慢放,人們還可以發現:「自焚」發生的時候,劉春玲的頭部被重物擊打,然後她才應聲倒地……與其說她是被燒死的,不如說她是被打死的!

因此,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會議上發表聲明稱:「中共當局並企圖以今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自焚事件為證據來誣陷法輪功。然而,我們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錄像分析卻表明,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我們現有該錄像的拷貝,有興趣者可來領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也於2003年5月14日向全世界公布:大量證據顯示,「天安門自焚案」是一件性質嚴重的重大陰謀案,並涉及惡性謀殺和栽贓陷害。

面對上述事實,就連中央電視台製作「天安門自焚案」節目的女記者李玉強也不得不承認「自焚」有假。2002年初,李玉強曾在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和那裏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座談」,當時有法輪功學員問她「自焚」鏡頭的種種疑點和漏洞(尤其是已燒得黑焦的王進東,兩腿間夾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卻完好無損),面對大家有理有據的分析,李玉強不得不公開承認:廣場上的「王進東」腿中間的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此鏡頭是他們「補拍」的。她還狡辯說,這是為了讓人相信是法輪功在自焚,早知道會被識破就不拍了。

「天安門自焚案」決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造謠栽贓,從1999年7月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直到今天,拙劣的謊言被一個又一個拋出……

為了在李洪志先生的「生日問題」上做文章,《人民日報》1999年7月29日頭版報導,現年80歲的老人潘玉芳聲稱1952年為李洪志先生接生,當時使用了「催產素」。文中還說她對這件47~48年前的往事「記憶猶新」。然而根據《哥倫比亞百科全書》,催產素的分子結構是1953年才被發現的!應用於臨床,是1953年以後的事了。不知那位老人當年用的是哪家藥廠生產的「催產素」?

1999年7月22日以來,中共媒體一直宣稱煉法輪功死了1400人,後來又升級為1700人。且不說這些說法不敢接受任何第三方的獨立調查,就算是真有這1700例,就算是煉法輪功的人數真的只有1999年7月22日以來中共媒體宣稱的200多萬,那麼法輪功修煉者的年平均死亡率也不到萬分之三,遠遠低於中國人口萬分之六十五的年平均死亡率。這種宣傳恰恰反映了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異功效。

中共媒體指控李洪志先生靠賣書斂財,其實李先生作為法輪大法著作的作者,通過國家的合法出版機構出版發行,得到收入,是理所當然。從1996年以來,任何人都可以從互聯網免費下載所有法輪功的書籍和音象資料。如果李先生真的想賣書斂財,怎麼會這樣做呢?

江澤民集團用來迫害法輪功的另一個藉口是所謂法輪功不讓人看病。中央電視台斷章取義的引用李洪志先生在大連講課中的片斷作為證據。可是,李洪志先生講的是在修煉過程中不要用氣功給別人看病,以免傷害煉功人的身體,中央台刪去上下文,把他歪曲成不讓人去醫院看病。

中央電視台在2001年12月16日晚的《新聞聯播》和接下來的《焦點訪談》節目中報導了北京傅怡彬殺父母殺妻子的消息,把傅怡彬殺親人歸罪於法輪功。可是,細心的觀眾會發覺這個傅怡彬的神態不正常,他說的話總是前後矛盾。

像這樣一個一會兒說可以亂砍動物,一會兒又說朋友手上扎根刺心裏都非常難受,一會兒說妻子是行屍走肉,一會兒又說和妻子甜甜美美非常美滿的人,他的思想能是正常的嗎?

事實上,根據知情人提供的情況,可以知道傅怡彬這個人其實至少在1993年就已經精神不正常了。據知情人原北京居民馬瑞金說,「他(指傅怡彬)有一個親戚在黃寺大街附近住,和我曾經是同事。大概是在93年的時候,他的這個親戚就和我們說過,說他經常就是不穿衣服,一絲不掛的就到處亂跑,家裏人怎麼管都管不住。」

傅怡彬還在電視上說,因為他一直在修「善」,「善」心有了以後,最後就要有一個殺心,他必須得起殺心。如此荒謬絕倫的瘋話,居然被中央電視台用來在全國播放,是中央電視台瘋得更厲害哪,還是他們已經習慣了肆無忌憚的欺騙觀眾?

因為篇幅有限,我們無法在這裏將中共媒體這些年來炮製的種種謊言一一予以曝光。但任何一個有頭腦的人都可以想知,連「天安門自焚案」這樣的彌天大謊都敢捏造的人,還有甚麼謊言製造不出來呢?!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