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居京城救人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算是一名老弟子了。十多年在修煉的道路上跌跌撞撞,但是在師父的呵護和同修的幫助下,我沒有迷失方向,以法為師在正法的道路上走過來了。下面我就把最近在修煉上如何擺脫失去丈夫的痛苦和如何在北京救度眾生的體會同大家交流一下

一、同化大法 從痛苦中走出來

二零一一年,和我朝夕相伴、相濡以沫的丈夫因突發腦溢血離我而去。丈夫的突然離去,使我飽嘗了甚麼是禍從天降,淚水伴我度過了每一個漫長的日日夜夜,我幾乎失去了獨立生活下去的勇氣。我的丈夫是個很有責任感、愛家、顧家的男人,於我而言,他猶如一棵參天大樹,給我遮風、擋雨,家裏家外凡事都不用我操心,大事小事都是他一個人去辦,丈夫對於我而言就是不能離開的靠山,然而他卻離我而去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是大法給了我生存的勇氣,我想到了師父說的「苦其心志」[1]。我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學法、煉功、發正念,以此來充實頭腦想擺脫痛苦忘記過去。但是這一切做起來很難,腦中幾乎都是丈夫的身影,處於要崩潰的邊緣,經常是煉著功、學著法就會哭得不能自控。晚上睡覺整夜開空調、喝的水全是冰鎮的。這種狀態持續了半年多,整個人瘦了許多。

同修、親人、朋友很為我著急。在這期間幾個同修輪流陪我,放下家裏的活陪我學法,幫助我在法上提高。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2]

漸漸的,我體悟了許多,有的人一生苦楚,都是被情所擾,愛情、親情、友情等,讓我們一生身陷其中。只有放下情才能擺脫苦海,解脫自己疲倦的靈魂。在這之前我沒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更沒有用法來衡量自己,學法只是當作任務完成,每天看一講《轉法輪》並沒在心性上有所提升,因而才導致我無法承受突然來的打擊。

二、初到北京

女兒怕我在家孤單,執意讓我去北京呆一段時間。我心裏很矛盾,不去吧,怕女兒不高興,去吧,怕做不了三件事。因為本地的環境相對來說比北京寬鬆,另外北京也沒有認識的同修,心中感到無助,這種糾結困擾了我很久,最終我還是去了北京。

初到北京,女兒女婿白天上班,只有我一人在家。人生地不熟的我也很少下樓,只是在家大量學法,到整點就發正念。大約半個多月。後來熟悉周圍環境之後,我便走出家門貼真相傳單。這些傳單是我從老家帶去的。因為女兒不支持我出去貼傳單、講真相,我就等他們上班後,發完中午的正念就出去貼真相。先在我們家小區,開始有些害怕,每次出去心都提到嗓子眼,但慢慢的正念強起來。

大約出去貼了四、五天,被女兒察覺了,她很嚴肅的問我:媽媽出去貼傳單了?這裏可不像老家呀。我笑了笑說:沒事,你放心吧,媽媽會注意安全的。女兒一看也真的沒甚麼事,再加上她知道大法好,從這以後就不太干涉我做救人的事了。

再之後,我就到附近小區去,那裏的小區和本地的環境不太一樣,每逢節假日小區單元門上都插著邪旗,小區的保安都戴著紅袖章,就是平時大街口上都停著警車還有便衣四處巡視。我在出去貼傳單前都發正念解體邪惡,果然甚麼事都沒有。從這以後我注重了發正念。

遠遠近近小區我都走遍了,傳單很快就沒了。這怎麼辦?又沒有傳單的來源。一次我上網偶然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也是一個外地同修來到北京,又見不到北京的同修,當時也很無助,但最終走出了自己的修煉之路。我一下子被點醒了。這時師父的法出現在我的腦中:「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從新給你安排的。」[2]師父這不是說我嗎?就是安排我到北京來救人,我一下茅塞頓開,從此不再迷茫了。我開始自己製作真相傳單,晚上寫白天出去貼。日子久了,女兒看我寫的太辛苦,就幫我寫。再後來,女婿到單位裏幫我打印傳單,慢慢的,他們由原來的不支持,到沒辦法,後來成為主動支持。

三、身居北京救人忙

一個週末,女兒陪我到附近的一座商廈購物,在同營業員的交談中,了解到她是河南人,我心中萌生救她的念頭,但顧慮到女兒說:北京不像別處,這裏的人很敏感,也很危險,你不能講。我也不想讓女兒擔心,所以當時沒講。第二天,我發完中午正念後,就直奔商廈,上二樓找到那個女孩子,先從關心她的角度拉起話題,然後進入正題,結果她欣然接受退出團隊組織。接下來,我把隔壁賣衣服的女孩子和門口搞清潔的人都成功做了三退。離開時,看到她們得救後的笑容,我非常欣慰,同時也不斷提醒自己不要有歡喜心,要平穩救人。

我每天上午學法,發完十二點正念後出去救人。我首先破除語言障礙,因為北京外地人很多,有山東、山西的、湖南、湖北的等等,哪個省的都有,開始時聽不懂他們講話,我就用筆往手上寫字交流,後來時間長了熟悉了各地的口音,漸漸可以正常交流了。

有一次遇到一位外國黑人小伙子,我瞅瞅他樂,他和我說話我聽不懂,我就對他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報。他聽懂了,向我直點頭,樂顛顛的走了。

就這樣風雨無阻,每天都能救十幾個甚至更多的人。被我救的人各行各業都有,如大學生、教師、退休書記、保安、廚師、自行車修理工、中學生、小學生、司機、清潔工、營業員還有小商小販農民工等。

四、面對多個民工講真相

在救人的過程中,我了解很多外地民工還在迷中不知真相,於是我去工地救人了。每次我去工地都需要走很遠的路,還得穿過火車道才能到達工地。雖然路途很遠,但一想到有很多人要救就不覺得累了。這時的我已經成熟了許多,心想有師父的法身還有護法神為我護法就甚麼都不怕了,救人的正念開始堅實起來。

有一次一下火車道有二十多個民工在忙著幹活有砌牆的,有搬磚的有拌水泥的,運沙子的,我心想:這麼多人該如何救?於是穩住了心上前去和大家打招呼。先是和一位拌沙子民工交談,交談中故意把聲音放大點目地是想讓周圍的人都聽到,講大法的美好以及現在的天災人禍和貴州省的「藏字石」等。他認同我說的,罵中共邪黨……。這一番交談,周圍幹活的二十餘民工都聽到了,紛紛湊上前向我詢問,就這樣二十多人一下都退了。看出了他們是發自內心的感激我,在離開時他們都向我揮手致謝。

回到家我馬上到衛生間沖洗一遍 。因為工地環境很不好灰大,去一次工地頭髮身上腳面全是土面子,再加上北京的天氣悶熱的沒辦法,但這些和那些個寶貴的生命得救比起來又算的了甚麼,身雖苦心都甜。

在北京短短幾個月的三退救人中,我提高了心性,魔煉了意志,思念丈夫的情已經很淡了,這是一個大法弟子同化了大法,按照師父要求做的結果。在今後的修煉中,我會更加勇猛精進,凡事用大法衡量自己不斷修去人心提高心性,達到師父的要求跟師父回家。

以上是我修煉當中一部份體會在這裏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