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打語音電話與面對面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今年六十歲了,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得法前一身病,得法後無病一身輕,我從內心感恩師尊,從那時起無論在任何形勢下,對師父、對大法從沒動搖過,一直堅信師父走到今天,雖說沒有同修修心修的好,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多年來我一直秉持這個原則,面對面的講真相救人的。

多年來我體會著救人的幸福美妙,甚至有時救人還能達到忘我的狀態!自從師父講做好三件事,講真相我幾乎都是每天上午學法,下午出去救人。算而今我講真相退出邪黨的,也有成千上萬不止了,有時一次能達到三退十數人,偶爾也有很少的時候,救人不在數量,不在多少,都能體會到救人是件幸福快樂的事情,是世上任何事情都不能比擬的。

希望大法弟子都能抓緊走出來救人,時間不多了,那樣的話就不會留下太多的遺憾。下面,我把親身經歷的幾件事寫出來,和同修交流一下,有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批評指正。

今年春天,當地有不少同修購置了講真相語音電話,看到救人的方式這麼好,我也購置了一部,從那時起每天上午堅持學法,下午和同修配合,到附近的山上打語音電話救人。這樣,一時間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相對就少了,慢慢的安逸心出現了。我心裏知道打語音電話不如面對面講真相來的紮實,但心裏還固守著:反正一天也打電話了,同修不也這樣做嗎?

安於現狀的心態出現後,在與一位同修交流,同修問我:「你現在很少面對面講真相了吧!師父賦予你用嘴講,那是你自己發的願。」向內找,同修說的是,這樣會少救眾生的。就這樣我找到了自己的安逸心、懶惰心、省事心、完成任務心,還有很多很不好的心。我心想:不行,我得改變這種狀態,還得善用自己面對面講真相的方式,救人急啊!主要面對面的講,有時見縫插針的打真相語音電話。

有一天早上我到學法點去學法,順路到移動交電話費,看見一個保安大哥正在值班,交完費後,我就沒話找話的與其嘮起來。我說:倒班呢!叫您大哥行嗎?他說:你不叫大哥,難道你比我還大怎的?我回答說:我也六十多歲了!他不相信,他說:看你,多說也不到五十歲。藉著這個由頭,就跟他講學大法的好處,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真心修煉還能達到百分之百的祛病健身,講按真善忍做人做事,又告訴他退出邪黨組織是事關身家性命的大事,告訴他退出邪黨組織才能保命,明白真相的他很高興的退出了邪黨組織,還一再說「謝謝大妹子」,我走了很遠還看見他站在台階上目送我。

今年冬天我地雪下的很大,最低溫度甚至還達到了零下三十度,室外雖然冷得很,但未能影響我們每週例行到市區黑窩近距離發正念救人的事,在完成近距離發正念的事情後,與同修一同到超市裏,看一看找機會救人,我們來到賣棉褲攤位上,買棉褲救人,當時有兩位買貨的,就先向歲數大的勸三退,她很快就三退了。

同修給另一個小姑娘講,我就默默的發正念加持同修,小姑娘不相信,還說我們反共,同修動心了,還賭氣說了大淘汰之類的話,過了一會我們到了另一邊,當時我心裏真想救了這個小姑娘,這時看到小姑娘身邊來了一個小伙,就過去說:「小伙、姑娘都長得這麼好看,白白淨淨的。」看到他們沒有了心裏的芥蒂後,我就開始向小伙子講真相勸三退,告訴小伙:共產邪黨腐敗,天要滅它,三退保平安的利害關係,小伙子聽明白後,我問:小伙子姓啥?小伙子說:姓王。我挺高興的告訴他:「咱們是一家子。」當時的氣氛真是很祥和。小伙子同意退出。這時我又笑著面向小姑娘說:「姑娘,你們倆都退了多好!他平安,你不平安,不行。」小姑娘微微泛紅的臉說:「行。」我說那就叫你「某某」行嗎?小姑娘高興的同意退掉了獸記。

說完了今年,再講一講去年冬季我家買煤做三退的事。賣煤車主姓杜,兄弟倆在給我家卸煤時,我順勢給他們講真相,講起邪黨腐敗、迫害法輪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的事,他們說電視說的和我說的不一樣。我說:活生生的我站在你們面前,騙你們幹啥!又深入細緻的說了很多,他們明白了,接受了真相護身符。打那以後,他們見著我非常客氣的大姐長大姐短。一次在超市門口,杜姓小兄弟看見我,張開雙手說:「大姐,我很想抱抱你!你真的是我親姐啊!」最近他搬到了市區,我到市區講真相看到他,他問我:「大姐,還有光碟嗎?」我說有。他拿到神韻光碟後,非常高興,一個勁的叫我去他家吃飯。

最後再講一講我用手機直接三退的事。一開始撥通電話真的很緊張,不敢開口說話,但心裏想:救人怕甚麼呢!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打了一個通話後,就聽見對方說忙開會呢,語氣還行。又打通一個,是一個女孩子聲音,我說:佔用你兩分鐘時間,講腐敗她認同,貴州藏字石的事,告訴她三退保平安的事,她不搭話,靜靜的聽,我又問:你在聽嗎?她說:阿姨你說。我就告訴她三退。她說行。我還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問了她的名字三退,原來她是大二學生。

一天,撥通電話,電話裏傳來一個年輕人的聲音,我說:小伙子,你好!對方說:神了!你咋知道我是小伙子?我說:我會聽!不但能聽出你是小伙子,還能聽出你是個很善良的、能明辨是非、正直的小伙子。對嗎?他說:太對了!我問他:你相信我說的嗎?他說:相信。您多大了?我說:六十歲了。我跟他講邪黨竊政以來的所作所為,三退保平安,請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他很認同,很高興的退出了團隊,還告訴他的名字,最後他感慨的大聲喊:你就是我媽!這回找著媽了!

又一次,打電話一個男人的聲音,問我是誰?我就講勸三退保平安,抹去獸記,邪黨暴政,他很認同,也做了三退。他說相信法輪大法好,但沒錢買車。我說:三退了,天天誠念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你保命了,身體健康了,多掙錢,不就可以買車了嗎?不退出,命都沒了,還買甚麼車?他停頓了片刻,說:「有道理!聽你的!」還說謝謝!

師父要求做的,自己親身經歷的還有很多很多,與師父的要求比起來、與修得好的同修比起來真的不算甚麼,本來認為:講真相救人是每位大法弟子的份內責任,沒有甚麼可講的,在與同修交流時,同修認為這些救人事例透過明慧大法網站,給同修提供講真相的素材,給未來留下一段師父賦予的神筆、神念凝成的神傳文化。說是說,動筆寫交流文章,也是修心去執的機會,雖然講真相勸三退,還會遭遇不聽、不退、甚至還有白眼,但是憑著對師父的堅信,始終堅持不動心,就能在講真相救人中提高上來,救得多不歡喜,救得少不氣餒,放下自我,明白我們是為他的生命,只要為他就能多救人,願我們在正法的路上不留遺憾,精進再精進!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